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见证了祖国“站起来”

2019-08-26 16:58:37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河边的一粒沙子,在风平浪静的时候,没有任何机会引人注目。但如果幸运的话,当洪流到来的时候,它有可能被洪流裏挟,以至于参与到洪流中去,与历史的洪流一起拥有势不可挡的力量,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就是一粒幸运的沙子。

    1949年9月21日,我作为台盟六位代表之一,参加了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亲耳聆听到了毛主席开幕式上的那句著名的话:“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直到今天,我还记得怀仁堂里,穿长袍的、穿西装的、穿军装的、穿中山装的……说汉语的、说英语的、说客家话的、说蒙语的、说藏语的……大家的掌声没有停下来的意识。我的手掌都拍红了,回到住处才感觉很痛。

    但心里很激动。

    “站起来了!”毛主席的湖南话虽然不好懂,但这句话我听懂了,从心里听懂了。

    我流泪了。小时候,台湾还在日本占领下,我们高山族连取个中文名字都不能,我就被强行取了个日本名字:富田达夫。从事的是最低级的工作,住的是边远地区的高山上,生活在社会最低层。1945年光复时,我的父母都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没人为我和两个年幼的弟弟取高山族名字了。当时征兵的人来村里,就按日本名字给我改了一个中文名字:田富达。

    随后,被投到大陆战场上。就像一粒连名字都没有的沙子一样,找不到方向。直到参加了解放军,到了华北军政大学台湾队学习,才打开了点眼界,才知道国家意味着什么,一个强大的国家对于个人来说有多么重要!才知道我参加政协会不是代表我个人,而是代表全体台湾同胞,代表全台湾的高山族同胞参与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一个为了人民“站起来”而奋斗的国家。

    9月25日的下午,组织会议的同志告诉我:27日临时增加一次你的发言,你准备一下。

    尽管大会发言是事先就规定好的,每一个代表团只有一个发言的,但那时候,大会发言并不像现在这么“严肃”,那几天大家发言的速度相当快,每天都会超出事先的安排。到了25日,大会发言的时间就空出来好多,临时决定每个代表团可以再讲一位,需要临时补充一些同志发言。

    我发现,剩下的、补充发言的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因为很多少数民族同志文化都不高,发音也不准确,话也说不好,而且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下发言。我们台湾高山族有语言没有文字,加上我出生在日据时代,在台湾与人交流很多场合都说日语不说汉语,所以我的汉语一直说不好。

    在这么一个庄严的场合,怎么能用外人的语言发言呢?

    发言稿也写不出来。小时候家里温饱都做不到,更不用提读书了。光复后,为了吃饱肚子,才当了兵。直到到了华北大学台湾队,才学了一点点文化。但发言已经定下来了,台盟只有6个人参加,也绝不能放弃这次宝贵的发言机会。

    说当时“很紧张”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吓坏了”。

    25日到27日只有两天。台盟总部的杨秘书长赶来帮忙,我说需要讲什么内容,他帮我记下来什么内容,然后再整理顺序。大致就是希望能早日解放台湾,希望帮助台湾人民发展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能让广大高山族同胞都有饭吃、有工作、有学上,过上“人的日子”。

    除了汉语不行,心理素质也不行。在那样一个隆重的全国的政治舞台上要讲话,提心吊胆,直担心说不好。而且只有两天的时间,根本没有练习的时间。

    发言的时候,自我感觉很顺利,发挥出了“我最高的汉语水平”,但是据熟悉的同志评价是“结结巴巴”。

    我最高兴的是发完言以后。当时会场不大,发言席离主席台不远,下台正好要路过主席台,我路过毛主席的跟前时,不由自主地、激动地握住了毛主席的手。

    会前已经说了会场纪律,不允许随便跟领导握手,但当时我完全忘记了。毛主席当时握着我的手,说了好几句话。可惜,我当时太激动,大脑一片空白,只讲了一句“毛主席好!”就不知道下面要讲些什么了。毛主席倒是说了好几句话,但我一句也没回答,只顾着点头,紧紧地握着毛主席宽大、柔软的大手,他讲的什么内容,问了什么话,一句也没记住。这是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倒是毛主席记住我了。此后有一天,在政协会的食堂,我又一次遇到了毛主席,他主动地跟我握手跟我打招呼,而且还对我说:我记住你了,你是台湾高山族青年。

    当时我20岁,是会议代表中年纪最小的。开会时,左边是毛主席,右边坐着朱德总司令,握完毛主席的手,我也握住了朱总司令的手。他是我们党小组的组长。

    我们党小组有20多个人,都是军队的。当时有人对政协会邀请那么多的民主人士参会不满意,还有人说怪话:早革命不如晚革命,晚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党小组开会的时候,朱德就做我们的工作。他教导我们,来参加政协会议的民主党派都是属于进步的,他们是国民党的“左”派,可能个别同志犯过错误,但是贡献也很大,为革命做贡献的方式不同。统一战线工作解决了很多要靠打仗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要真打起仗来,可能要有更大的损失。

    后来我才明白这叫“统一战线”,是三大法宝之一。

    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于1949年9月30日闭幕,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我当时作为政协第一次会议的代表在观礼台上观看了开国大典和后面的阅兵式,当我们华北军政大学台湾队的队伍走过的时候,我又一次流泪了,我要告诉他们:我代表你们发言了,在这个全新的国家里,我们高山族有地方发言了,我们全体台湾人有代表发言了,在以后的世界上,我们中国人也要发言,因为,“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

    参加政协一次全体会议的时候,我20岁。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是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我也90岁了,年纪大了,眼睛越来越不好了,但回顾我这一生,我很庆幸,我是一粒幸运的沙子,伴随着历史的洪流,看到了祖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