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刘乐:论恐怖主义的社会解构

2019-08-01 10:28:54 来源: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学部 我有话说
0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刘乐

  提要: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力量进行社会解构的行为策略可以分为以动摇当代领土政治、颠覆主流生命伦理和创设替代政治秩序为主要构成的重释再造,以动员恐怖袭击、滋长恐怖气氛和催生仇恨敌对为主要构成的“木马”植入,以黑色经济、黑色宣传和黑色技术为主要构成的反向利用。对此,国际社会可以综合采取加强反恐实践中的逆向战略、修正反恐叙事中的敌意话语和联通反恐治理中的不同系统等多种举措予以应对。

  对于国际社会来说,恐怖主义威胁所造成的冲击与挑战、动荡与失序不仅表现为其在物理层面所输出的袭击与暴力,更来自于其在心理层面所进行的侵蚀和消解。对此,国际社会有必要将评估和应对恐怖主义的社会解构纳入反恐治理的基本范畴。

  一、 恐怖主义的重释再造

  重释再造是一种典型的价值竞争策略,它将已经被习得和内化的观念推翻重构,从而将既有的意义联结进行去合法化,并寻求树立自身意义联结的合理性。具体来说,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对于社会意义的重释再造主要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动摇当代边界政治。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中确立的领土主权原则毫不为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力量所认可和依循。在其看来,所谓的边界概念只是在地域上对已经征服与还未征服地域的临时性划分,而非国际社会中的主权国家就领土范围达成的永久性安排。据此,它们一方面彻底否定既有的领土边界,另一方面积极进行对外渗透扩张。

  第二,颠覆主流生命伦理。主流社会赖以维系的观念基石是尊重人的意义与存在价值。因此,一个健康成熟的主流社会定然不会弘扬自杀与杀他行为。但是,恐怖组织动员恐怖分子进行的自杀式恐怖袭击以及对暴力行为伦理底线的突破却在很大程度上侵蚀和消解着这一主流社会的生命伦理。

  第三,创设替代政治秩序。与单纯发泄报复式的反社会行为不同,恐怖主义行为在其恐怖活动背后还有一套由特定的价值诉求和政治目标所构成的行为逻辑。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例,它一方面大肆挞伐并极力破坏当前的国际秩序,另一方面却对能够建立一个在其治下的替代性政治秩序极尽渴慕,因而在其政治实践中寻求恢复“哈里发”政治制度和推行伊斯兰教法统治。

  二、恐怖主义的“木马”植入

  从“木马”的隐喻来看,它主要暗含了“伪装”(不易甄别)、“潜入”(难以阻绝)和“破坏”(负面影响)三个循次步骤和构成要件。对于恐怖组织来说,其所进行的“木马”植入主要是向主流社会植入“恐怖袭击”、“恐怖气氛”和“仇恨敌对”三种“木马”病毒,以破坏社会秩序、恶化社会环境和制造社会割裂。

  第一,动员恐怖袭击。作为一种极端的反动力量,恐怖主义要想“打入”主流社会就必须借助具体的人及其实践的极端行为。为此,恐怖主义“制造”了恐怖分子这种“人肉木马”,并通过动员恐怖袭击的方式寻求实现对于社会秩序的破坏和解构。具体地,这种木马植入主要分为诱发内部病变(发展“独狼”分子)和进行外部移植(培训输出暴力)两种方式。

  第二,滋长恐怖气氛。安全状态由安全环境和安全感知两个部分构成和形塑,前者主要指客观上没有实际威胁,后者主要指主观上无威胁感。恐怖主义对于国际安全所造成的冲击和挑战就源于其在国际社会滋长了一种复合了客观实际与主观认知的恐怖气氛,具体则主要包括加剧安全威胁与激发不安全感两个方面。

  第三,催生仇恨敌对。恐怖主义的身份政治主要分为两种交错递进的演进逻辑:(1)去身份化与认同解构;(2)再身份化与认同重构。在两者的交互作用下,恐怖组织一方面不断强化自身的认同边界,另一方面则不断侵蚀和消解目标对象的认同边界。在此基础上,恐怖组织通过进行鼓动排他敌对与煽动仇恨暴力的“解构-重构”复合实践,旨在制造主体区隔和引致冲突关系。

  三、恐怖主义的反向利用

  在人类的社会活动中,同一价值目标可以通过不同的工具手段实现,同一工具方式的意义也可以映射不同的存在价值。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例,其对于主流社会所熟知工具手段的反向利用就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黑色经济。恐怖组织进行“经济活动”的主要目的是筹措恐怖经费、服务暴力输出。例如,“伊斯兰国”组织就通过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个层面的经济动员实现了“造血式”的经济自足,而其在经济系统中的反向利用又以黑色生产和黑色交换最为典型。

  第二,黑色宣传。恐怖组织进行“宣传活动”的主要目的是传播恐怖暴力和动员极端分子来扩大组织影响和威慑主流社会。具体来说,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力量对于主流社会宣传工具的反向利用主要包括在新媒体的复合宣传和与传统媒体的“利益共谋”。

  第三,黑色技术。技术因素本身也存在技术异化和黑色技术两重负面影响:前者是指技术对人的物化和反噬,后者是指技术沦为犯罪作恶的工具和手段。恐怖组织通过反向利用既有的技术成果,往往会对主流社会的发展与安全造成巨大的威胁和破坏,其中又以核生化恐怖主义和网络恐怖主义最为典型。

  四、应对恐怖主义的社会解构

  当前,国际社会对于恐怖主义威胁的应对主要表现为螺旋交错的双重逻辑。其中,内向的防御逻辑突出预防恐怖主义,意在增强国际社会对于恐怖主义渗透的抵御能力;外向的进攻逻辑强调打击恐怖主义,旨在削弱恐怖主义活动对国际社会的破坏能力。在这种双重逻辑的交互作用下,国际社会逐渐摸索出一条强盾战略与利矛战略相互结合的反恐路径。沿此思路,国际社会对于恐怖主义社会解构的应对举措在宏观上可以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加强反恐实践中的逆向战略。恐怖主义的本质在于通过近乎狂热的极端思想以及在此怂恿下的无差别暴力行为来制造恐慌,并以此来实现自身特定的政治目标。对此,国际社会首先要与恐怖主义的政治主张展开绩效竞争,促使恐怖组织的政治主张失去观念市场;其次,要对恐怖主义的意识形态加强反向叙事,并将此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最后,还要锐意革除反恐政治中的沉疴积弊,寻求建立国际反恐统一战线。

  第二,修正反恐叙事中的敌意话语。主流社会始终面临恐怖主义木马植入危险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一方面无法化解来自外部的敌对,另一方面难以阻绝来自内部的分化。因此,为了消弭恐怖主义所带来的原生危害(如恐惧)和衍生问题(如仇恨),国际社会既要对外化敌为友、进行广泛争取,也要对内深化团结、加强有机联系。

  第三,联通反恐治理中的不同系统。为了制止恐怖主义的反向利用,国际社会需要在反恐治理中加强不同功能系统之间的串联相通。具体来说,在反恐治理的实践进程中,需要在不同的社会系统中重建和强化既有的规范预设,继而为系统内部的媒介和符码辅之以价值向度,从而将恐怖主义欲图解构的意义附着悉数锚定,最终以系统内部自我约束的自律沟通以及系统之间相互制衡的他律沟通来防止出现各种“恐怖互利”的系统结果。

  五、结语

  当前,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力量对于主流社会的意义体系进行着侵蚀消解和冲击动摇,导致国际社会面临着既有国际秩序出现价值失重的风险挑战。作为对于恐怖主义社会解构的战略因应,未来世界秩序的构建将是一种在本质上的意义重塑。在这一次秩序重建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直面和正视那些原先在我们的意义体系中价值孤悬的政治信念,并进一步引导和激励其支持者以主流社会所能接受的方式进行诉求表达。

  (摘自《国际安全研究》2019年第4期)

[责任编辑:孔繁鑫]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