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柏林影帝王景春:相貌平平,大器晚成

2019-03-25 09:34:2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我有话说
0

  看过他表演的人都承认,他浑身都是戏

  2月16日,《地久天长》男主角王景春和女主角咏梅在德国柏林出席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图/受访者提供

  景春“有戏”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那是一张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面孔。随便放在人堆里,就很难辨认出来。你可能在一群工人或者民工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长相,沉默或是木讷。他很可能像某个人的父亲,也可以是某个不记得名字的亲戚。

  但是,单拎出来,那又是一张很特别的脸,眉头紧皱,有点严肃,有时,还会展现些幽默,也有些狡黠。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导演王小帅也有些犹豫。那是在2010年,王小帅计划拍《我11》,制片人兼美术指导吕东给他介绍了这位上海戏剧学院的师弟,表演系毕业,叫王景春。其实王小帅对这位演员的脸有些印象,可是一直对不上名字。

  故事主人公的父亲应该有点知识分子的气质,但坦白说,眼前的这张面孔看起来不是那么严肃,八字的眉毛甚至有点喜感。然而,经过造型的简单修饰之后,王景春蓄上了胡子,王小帅发现,那种感觉立刻就出来了,既有那个时代的特定气质,又脱离了常规的知识分子造型。八字眉也生动起来,甚至让王小帅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到了2017年,王小帅开始拍摄《地久天长》,辗转之下,又找到王景春,这次是男一号,跟咏梅搭档,扮演下岗工人刘耀军。王景春一看剧本,就感觉这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2月,柏林电影节上,他凭借《地久天长》中的表演,拿下影帝,和咏梅一起,捧回了两座银熊奖杯。

  王景春喜欢喝酒,来柏林的时候,还带了两瓶茅台。出发前,好友给他送行,都觉得景春这次有戏。等到真正宣布他成为影帝的时候,王景春还是楞了一下,而后才起身上前。从嘉宾席走到领奖台,他花了五年时间。2014年的时候,《白日焰火》让好友廖凡加封柏林影帝,当时王景春就坐在台下。在那部影片中,王景春扮演一名干洗店老板,戏份不多,但给很多观众留下了印象。

  合作之前,咏梅看过这位搭档的戏,不多,但觉得惊艳。“景春的表演很高级,有节奏,设计也好,仅仅几次出场,就把那种感觉展现出来了。没有痕迹,又浑身都是戏。”咏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警察

  刚在阳台上坐下来,王景春就听到楼下有争吵的声音,他几乎是本能地站起来,走到阳台边,看下面什么情况,有些警觉。直到确认争吵的双方很快散去,才重新坐下来,开始接受采访。

  这让人想起他演过的许多警察形象,他也因此获得了“警察专业户”的名号。之所以对警察的身份如此看重,一定程度上跟王景春的家庭背景有关。父亲生前是军人,王景春从小就是在阿勒泰的军区部队大院长大的。

  本来父亲在自治区人民政府工作,当时边防情况紧张,父亲主动申请去一线,在阿勒泰的红山嘴边防站待了十七年,那里经常大雪封山。王景春生活的地方,有很多哈萨克人,蒙古族也不少。

  后来上了大学,走上了演艺道路,警察一直是王景春最看重的一种职业。侯煜是王景春在上海戏剧学院的同学,也是舍友。记得大二的时候,侯煜跟王景春搭档演对手戏,一个小品。剧本是王景春自己写的,叫《太阳·戈壁·水》。侯煜演逃犯,王景春演警察。逃犯想去看女儿,得不到允许,于是决定越狱。小品参加了比赛,获得了第二名,当时首奖空缺,其实就是冠军。

  导演周伟跟王景春合作了不下十次。聊起这位好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电话的那头,周伟喝多了酒,但依然记得当年跟王景春拍戏的很多趣事。

  2009年的时候,周伟拍《疯狂的玫瑰》,王景春扮演一名刑警队长,叫宁五原。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周伟第一次去王景春的房间,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里面的墙上,挂满了各种案件照片,碎尸案,盗窃案,血淋淋的,都是剧组从北京市刑警队要来的真实资料,除此之外,还有指纹和线索。

  你晚上不会做噩梦的吗?周伟问王景春。“一般人都是脱了服装,演完了就完了,他不一样。”周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电影完成之后,王景春凭借这个刑警队长的角色,获得了第10届电视电影百合奖优秀男演员奖。

  2013年的时候,王景春在《警察日记》中再次“本色”出演,最终获得了第2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老鹰

  王景春决定扮演一只老鹰,是在上海戏剧学院的考场上。那是1995年,他和同伴坐了三天三夜的绿皮火车,从乌鲁木齐赶到位于济南的上戏考点。填写信息单的时候,负责招生的姚老师看到他的年龄,直摇头,说是年龄超了。旁边的一位老师说,昨天打电话的时候还看到这小子了,大老远从新疆来,灰头土脸的,就让他报了吧。

  一试考声台形表,老师问他会不会唱《打靶归来》,这个他熟,边唱边做动作,过了。二试考动物模拟,假设现场是个动物园,大家都往舞台中央去,快挤疯了。这时候,王景春却直接跑到了后面。后面是排练场,凳子桌子一大堆。

  王景春往上爬,爬到最高的地方,蹲着,一动不动,眼睛有神。这时候,面试的老师喊了停,让大家都回头,看看王景春在干什么。王景春心里美了一下,觉得有戏,考官能在那么多考生中一下子记住自己的名字,这是一个信号。

  考试结束后,王景春回到了乌鲁木齐。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立刻将消息告知了朋友朗辰。朗辰比他年长四岁,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教了王景春两年的表演。老鹰能从偏远的西北飞出来,跟这位朋友的帮助脱不开关系。

  刚认识的时候,王景春在乌鲁木齐的百货大厦工作,在童鞋专柜站了一个月的台。几个部门争着要他,去卖鞋也只是临时的锻炼。但王景春还是想上大学。他想着,文化课不行,或许艺术院校还有机会。

  当时,港台影视剧和音乐也传到了新疆。朗辰后来回忆,新疆和内地之间的文化时差在迅速减小,到了90年代初的时候,有些东西基本可以同步了。王景春年轻,有一个文艺青年的圈子,平时很喜欢香港电影,经常看,内地也有明星,比如姜文和葛优。

  朗辰毕业后回到新疆,经常给艺术团排戏,王景春经常跟朋友们一起去看。朗辰的名片上写着“职业演员”,“职业”这两个字好像有一种魔力,经常让王景春羡慕得不行。老实说,王景春的长相不是俊男靓女的那种类型,舞台戏剧或许是一条更适合他的路,朗辰建议他考上海戏剧学院。

  王景春拉了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学,朗辰要求严格,王景春每天上完课,就排小品。除了朗辰去内地拍戏的时候,平时风雨无阻,赶都赶不走。两年时间里,朗辰结合了一些导演方面的知识,给王景春教了很多表演方面的理念和技巧。

  “就是希望他们能更容易理解一些导演的方式,看这个角色的时候能够更全面一点。接到一个角色,呈现节奏和层次的时候,就不要只围着自己的部分来,不要只看到一个结果,而是要更宏观地看待。当然,主要还是他们用功,也聪明,老天爷赏饭吃。”朗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大舅哥

  借着《地久天长》路演的机会,王景春又回到了上海戏剧学院的礼堂。对他而言,这几乎是一块圣地,当年演毕业大戏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在上戏的时候,王景春是班上年龄最大的,长得也有点着急,但特别能张罗事儿,当了班长。表演系的前两年,早上一般都要出晨课,练台词,训练基本功。演员王一楠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她清楚地记得,班上所有人都出了两年晨课,被评为模范班级,而王景春出了整整四年。

  上学的时候,一些老先生还在给本科生教课。王景春和他的同学都觉得幸运。毕业的时候,已经是1999年了。王景春被分配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王一楠也是,两个人住上下楼。跟制片厂里的几位老前辈一起搭戏,对王景春影响也挺大。

  不过,他也有苦恼。在上海,他拍了一些都市题材的电视剧,后来决定北上,到北京发展。因为一次机会,王景春认识了导演周伟。

  周伟印象特别深的一次,是2009年拍《不许抢劫》的那次。这是一部讲民工讨债故事的电影,王景春在里面扮演大舅哥,也就是主人公老婆的哥哥。剧组里除了王景春,全部都是非职业演员。

  这一次,王景春需要忘记自己的职业身份。其中有一场洗头的戏,周伟提了一个要求,所有的人二十天内不能洗头。结果,王景春不仅那么长时间没洗头,也没洗澡,牙也没刷,完全就是泥土里的真实状态。

  “真正的民工可能不会那样,景春是为了体验那种状态,需要迅速地找到那种感觉。”周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还有一次,王景春跟一位女演员搭档,拍哭戏,镜头对准另一个女演员的时候,王景春的脸处于画面之外,只露了身体的一部分。但他在给那位女演员搭戏的时候,自己也真的在哭,带动女演员的情绪。

  这是王景春在拍戏时的状态。而不拍戏的时候,他也常常展现出一种生活的能力。平时他喜欢做饭,大盘鸡,手抓饭,都不在话下。后来拍《地久天长》,剧情里那些电焊的活儿,其实王景春本来就会做。

  周伟跟王景春同岁,合作了很多年。许多上戏的老同学也开始跟周伟合作,这都是老班长王景春带动的。

  王景春讲义气,戏路也广,跟各种类型的演员都可以搭,既能跟廖凡那样的实力演员演文艺片,一起办春凡艺术电影中心,也能跟一些偶像明星合作,演盗墓剧。生活的表情有很多种,他的面孔也是如此。老同学王一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其实景春在喜剧方面也有非常大的潜力,目前还没发挥出来。”

  刘耀军

  成为《地久天长》里的刘耀军,也是机缘巧合的事。本来这个角色定的是另外一位演员,但因为一些原因,合作没有谈成。当时景都快搭好了,美术指导吕东跟王小帅说,赶紧找王景春啊,他绝对适合这角色。

  接到剧本之后,王景春立刻答应了。由于电影的时间跨度特别大,刘耀军经历了三十年的变化,王景春在前期先迅速减肥,扮演刘耀军年轻时的样子,此后又再次增肥,扮演老年时的状态。

  这还不是最辛苦的。福建的一场戏,刘耀军晚上起来喝水,发现妻子王丽云自杀昏迷,他抱起她就往医院跑。这场戏拍了整整五个晚上,王景春也抱着咏梅,在崎岖的路上跑了五个晚上。毕竟抱的是成年人,他跟旁边的美术指导吕东说,胳膊都快废了,很久之后才缓过来。

  这次吕东对王景春的表演印象更深了。从第一场戏开始,王景春往那儿一蹲,感觉就出来了。即使是不拍正面的时候,摄影机在他的背后,身体的那种动作传递也很准确,而且有节奏。

  “拍《我11》的时候,景春的完成度就比较好,这次就更加是爆发式的了。那种小的节奏,还有内在的那种感觉,以及把握的深刻程度,都比《我11》的时候增加了一大截。所以我就跟小帅讲,这次景春肯定有戏。”吕东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演员赵燕国彰印象很深的一场,也是王景春提供了灵感。赵燕国彰扮演的时髦青年新建因为参加“黑灯舞会”,在“严打”时被捕入狱,刘耀军和王丽云等好朋友去探监,本来的设定是大家表现得同情一些。当时赵燕国彰的短发造型一出来,王景春忍不住就调侃他,说你这样比较像一个好人,比之前那长头发正经多了。

  这句台词直接用到了电影里,导演王小帅觉得特别好,自然。王景春提出来,几个角色关系那么好,探监的时候不会都苦哈哈的,本来就很难过了,这时候应该表现得轻松一点。最终的版本,也是按照这样的方式定的。刘耀军语气轻快,要新建在里面好好改造,然后带其他人离开,给新建和女友独处的机会。

  “剧本只是一个大致的骨架。演员的表演就是要给它添肉添血,让它活起来,流动起来。角色好像长在身上,就像是从树干里生出枝叶那样,不需要演,生活中也是那种状态。”王景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从柏林回来之后,王景春举办了一场聚会,邀请朋友们过来,也邀请了朗辰。快开到二环的时候,朗辰才发现进不去,他的车是天津牌照。因为身体原因,也不方便下车打的,便调头离开了。王景春问他怎么没来,朗辰简单说了说情况,最后回了一句,柏林只是个开始,还没拿完呢,以后有的是机会。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责任编辑:丛芳瑶]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