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用影像记录历史,让相机具有生命

2019-01-31 10:25:45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用影像记录历史,让相机具有生命

  ——专访著名摄影家解海龙

  本报记者 范雪娇

  走进位于北京国际摄影文化科技苑的龙影廊,一幅幅为人熟知的摄影作品扑面而来, “大眼睛”苏明娟、“大鼻涕”胡善辉、“小光头”张天翼……还有许许多多老师和孩子的影像,从1987年拍摄的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县安太乡寨怀村小学的戴红英老师背着不满五个月的小女儿上课的情景,到1991年拍摄的家喻户晓的安徽省金寨县三合乡中心小学苏明娟渴望上学的“大眼睛” ,再到一所所希望小学的建成、孩子们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场景,每一幅作品都令人动容。捕捉下这些瞬间的正是我国著名摄影家解海龙。

  为了学摄影,他“忽悠”家人买了第一台相机;为了支持公益事业,他带头捐款;为了心中的信念,他坚持拍摄教育专题30多年。在采访中,解海龙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他有太多关于摄影的经历,有太多对于中国教育的关注,有太多关于公益事业的参与,还有太多关于这些方面的思考。

  一、摄影是拍今天给明天看

  解海龙常说,只有介入到历史档案的记录中去时,相机才有真正的生命。如今,已经退休多年的解海龙在更加广阔的天地里,一直尽着一位摄影人的责任,进行摄影创作,为摄影事业的发展和公益事业奉献。

  ○中国艺术报:您现在的创作、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解海龙:我从中国摄影家协会工作岗位退休已经7年了。说一千道一万,摄影人不拍照就等于离开了自己的本职。我现在是走到哪儿拍到哪儿,我接触的事情也挺多,哪儿有摄影活动我也愿意参加。比如2018年秋天以来我参加了十几个全国各地的大型活动,我都带着一种思考:现在中国的摄影是什么状态?它以后发展的趋势是什么?摄影人关注的是什么?如何引领年轻人?

  但我离不开的就是我拍摄了30多年的教育专题,走到哪儿我还是想看一看当地的教育、学校、老师的状态。更扩散一点说就是我拍片子离不开老百姓,包括他们现在的所思所想,他们最关注什么。纪实摄影用一句时兴的话说就是要心疼百姓,拿出相机反映他们的甜酸苦辣,把老百姓的故事讲好,这就是我的常态工作。

  我2018年秋天到现在去了一些地方,他们都搞摄影节,但是总感觉心踏实不下来。摄影本身就是一个要静下心来做的事,不是赶庙会。但是想静下心来办事,真的就得有思想上的准备:我到底要干什么?我用多长时间把这件事做到什么程度?我们摄影人不是到处去解决问题,而是用我们的相机去观察、去发现问题,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让社会去分析、去思考、去关注。

  ○中国艺术报:我在您的微头条里看到一句话,“只有介入到历史档案的记录中去,手中的相机才算是有了真正的生命” 。

  ●解海龙:我们经常说,只有介入到历史档案的记录中去时,相机才有真正的生命。现在几千万人拿着相机,那是快乐摄影,但也不能说大家都要拿着相机做什么大事,记录老百姓生活就是大事。我学摄影整整40年了, 40年前拍的片子很自然地记录了那个时候的老百姓的生活,再过多少年,人们看的时候是一种回忆、一种亲切感。我们就是拍今天给明天看的。

  前不久我去了吉林几个县,我还是关注当地老百姓的一些故事。比如我去了一个地方,他们丰收了。当地人跟我谈以前生活多困难,后来有了一个领头人带着他们致富,他们从内心发出的满意的感叹,我觉得我的镜头应该记录。可他们听说我要去,肯定也有点准备,这个准备也是我能看得出来的,他们请来了演出队伍,让老百姓高兴。但是当他们在一起庆祝丰收、庆祝欢乐的时候,我没有更多地去深入拍这个专题。当我听说下面八九十里地的地方还有一个村子,还有个孩子因为身体有病,家庭情况很不好,需要帮助,我就静静地离开坐车赶到那儿采访这个家庭。当他们感觉对生活很忧虑的时候,我作为一个摄影人到他们家里,不仅仅是拍照,给他们一些安慰也是应该的,我带头拿出一些钱来,和我一块儿去的几个摄影师也觉得应该帮助他们,很快我们就凑了几千块钱,那个家庭特别感动。我告诉他们我们都是摄影人,有什么苦衷、困难,我们都可以帮助。回来之后我们再用影像把他们的故事讲出来,很快有很多人都参与到这个爱心团队里帮助他们,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状态。

  ○中国艺术报:您身边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解海龙:我快70岁了,还有点精神头,还可以做下去,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带领我身边一些人,愿意跟我一块走这条路。我身边有很多博士生、硕士生,还有一些不拿相机的,但是他们觉得愿意跟我们组成团队,一说到哪儿献爱心,他们都特别积极,所以我会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经常碰一碰,碰出点火花,也成立了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解海龙青年摄影师扶持计划” 。因为如果我们不这么引导,很多孩子一拿起相机就追逐功利、奖项,每天琢磨的就是我能得一个什么奖?我能不能加入摄影家协会?我的片子刚拍完能不能就卖钱?这样能让孩子们有一种责任心,让他们手中的相机有一些温度。这些就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又发现一些新的题材,再把我关于教育方面的专题延续下去。进入新时代也有新的思路和想法,比如留守儿童问题、城市和农村的教育公平问题等,拿着相机把这些问题反映出来给有关方面,让他们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艺术报:今天我们的采访地点是您创办的龙影廊,请您简单介绍一下龙影廊的定位、工作的内容和创办初衷。

  ●解海龙:我是2011年离开工作岗位的,因为我在中国摄协的主要工作是联络、协调、服务和维权。不是说我不在那个岗位上我就不去做工作了,我现在的天地更广阔,我办了龙影廊,出发点就是能弄个“俱乐部” ,能让更多人到这儿来拍拍片子、歇歇脚、喝喝茶、聊聊天,互相传递一些信息,找到自己的方向,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向,请一些成功的人来讲讲课,组织大家一块儿出去创作,为大家办办展览。

  比如外地人到北京办展览,不花几万块钱办不了展览,但北京又是大家向往的。这几年当中龙影廊组织了几十个这样的展览,比如贵州的一位山村教师,她生病以后,自己拿着照相机每天带着一些孩子拍照片,把这些孩子的照片组织起来到北京办展览;还有淮北矿上一位女摄影师,她过去不搞摄影,但是她生病之后退休了,拿起相机,我们鼓励她拍矿工家庭,始终拍的是安全、家庭和幸福,所以她每张照片里面都有一个安全帽,这个专题影响很大。这也是一种公益的延续。

  怎么能够把作品拍完之后让人收藏,这样还能够支持将来的创作,我们也做这方面的桥梁。另外,现在大家还不是特别注重对自己的摄影著作权的保护,我们也会给大家讲著作权保护,帮助他们维权,推荐加入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让他们好的片子获得认证。这才是我们做摄影文化工作应该承担的一种责任。

  二、咬定青山不放松,寻找一双双“大眼睛”

  1978年,解海龙拿起相机开始拍摄,从头10年追逐奖项和荣誉,到此后坚持用相机对准“那一双双渴望读书的大眼睛” ,在此过程中,他获得了无数感动、激励,也受到了质疑,他将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写在笔记本中,鼓励自己,这条路一走就是30多年。

  ○中国艺术报:您是怎么走上摄影之路的?

  ●解海龙:这个话题恰恰契合了改革开放40年,因为40年前我还是一个工人。那个时候我是二十六七岁的年龄,但是由于我们那时没有更多的上学机会,脑子里是空的,都不知道明天该干什么,所以总想学一点知识。1978年改革开放后,就有一股春风刮来,大家觉得我们要补这个课、我们要学东西,所以那时我们白天工作,下班后骑自行车去补课,大家选学什么知识的都有。

  但是选什么?很多东西都是一个童子功,十岁八岁就开始学,二十六七岁还能学什么?别人就跟我说摄影容易、好学。我就买几十块钱的、特别简易的相机开始学习摄影,但是我们那时候并没有把相机当做一种拍出好照片的工具,而是拿着相机把身边的生活记录下来。改革开放那年,我开始学摄影。

  1978年也正是我小孩出生的年份,我又怕家里不同意我花几十块钱买相机,就编了一个理由,我说“孩子现在几个月,将来要上学,然后一直发展,以后长大结婚,我如果不给他拍照片,这很遗憾,所以从孩子几个月开始就给他拍” 。家里人一听我这样说,自然特别高兴,一拍即合。当时我爱人还开玩笑说:“就给孩子拍,不给我拍吗? ”我说:“拍,你现在才20多岁,把你年轻时的样子也记录下来,慢慢地到我们老了,这些照片也很有意义。 ”这么就把我爱人“糊弄”了,她特别同意买个照相机。一开始拍了两三个月孩子,后来把心思全放到得奖上了,因为各种活动多了你就得参加,一参加完,得奖多了,奖杯、奖牌就可以炫耀,拿着这些奖杯、奖牌、获奖证书就可以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你就有名了。

  ○中国艺术报:您此后的摄影之路有没有特别难忘的经历?

  ●解海龙:前10年光景,我追求的那个方向在今天看来,只是做了一个基本功、一个练习,我选择的方向并不见得对。到了1988年,我就认识到了我应该拿相机拍一个跟我们国家命运契合得比较好的专题。1986年,我们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 1987年,我就开始拍中国山区的教师艰辛地哺育那些学生、背着孩子还要给学生们上课的情景。大家认为我的路子变了,我觉得我的路子变了得到了认可,就沿这条道路开始在大山里拍摄。我选择了沂蒙山、太行山、大别山、乌蒙山、大巴山、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我就是拍老师、拍孩子,拍出了一个专题。

  其间也有一些人说你这么拍很冒风险,谁知道将来你这个片子会不会得到认可,你拍摄的全是苦的内容。我当时还是有了一份决心,认定我做的事是对的,我就要坚持。我也曾经焦虑过,但还是一咬牙坚持了,我就把郑板桥的诗写在我的本子里—— “咬定青山不放松” 。今天大家都说我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这就是一个最大的褒奖。

  也有人说,“你不就拍了一张《大眼睛》吗?你要吃一辈子? ”一开始我听了很不舒服,我就想干脆我不拍这个专题,我也拍名山大川,但是好像马上有人又说我了,“你将要走向何方? ”后来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我说风景也是一种记录,但是你要有你自己的风格。

[责任编辑:丛芳瑶]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