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全国政协委员范树奎:骐骥一跃倏忽廿载

2018-12-04 12:43:08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考不了大学,我现在可能在家务农;如果没有改革深入推进,毅然下海,我可能还在做公务员;如果没有评估行业的蓬勃发展,与评估结缘,我还真不知道从事什么行业了。”范树奎深情地回味着个人成长的每个节点,每一个,都能在时代发展中找到大背景。

 

  ◆范树奎简介: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统战部党外知识分子“建言献策”小组经济组成员。现任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资产评估协会副会长、惩戒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资产评估协会资深会员、常务理事、申诉与维权委员会主任委员。曾任中国证监会第四届、第五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委员会委员、召集人。

  立命

  为绿水青山估值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北宋李之仪以一首《卜算子》留名词坛,也将华夏儿女对爱情的美好想象,投射到一江碧水。

  回顾人类文明史,逐水而居的不同部落、族群因水而产生的纠葛、怨恨,远没有词人那么浪漫。

  如今,我国为解决水资源分配不均衡问题,也采取了很多措施。2016年6月,我国正式成立水权交易所,通过公开交易和协议转让形式,实现水资源使用权有序流转。如今,我国水权交易正从个别省区试点迈向全面推行阶段。

  不过,迄今为止,水权交易所促成的交易不足百单。其中,水权定价机制不完善,是交易不活跃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8年5月25日至31日,全国政协委员、中联资产评估集团董事长范树奎随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委员考察团赴安徽,就“推进乡村绿色发展情况”进行考察。

  期间,当地政府官员提出的问题,就与水权交易有关。他们希望政协委员能呼吁一下,下游地区提高对新安江流域水权的补偿。

  新安江,发源于安徽黄山市境内的休宁县,后流入浙江淳安县,东经桐庐、富阳,形成富春江;再往东,到了萧山区的闻家堰,就是钱塘江了。

  如今,新安江两岸的居民受惠于它的厚赐,物丰人和;游人们欣喜于钱塘江大潮的壮观,安然享受自然的馈赠。

  它的背后,却有很多烦恼。范树奎深知完善市场定价机制的症结在哪里。“核心是建立水流域补偿价值评估机制。有了它,供需双方才有谈判交易基础。”

  作为北京资产评估协会副会长,今年,范树奎在协会确定年度科研课题时,提出做水流域补偿机制专项研究。第一次过会时被拿掉了。他再次与协会沟通,终于通过、立项。

  他之所以如此执着,因为“这个问题极其重要”。“表面上看,这是水域保护、治理、使用的保障机制问题,实质是资源如何转化为资产的问题。”

  范树奎曾现场聆听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这是一句具有哲理的判断。从青山到金山,是资源到资产的飞跃——自然资源顺利转化为资产,实现市场惊险一跃。迈过这个大门,市场机制才能真正发挥作用;站在门外,“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根本无法发挥,“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也缺少必要依托。

  自然是有价值的。保护自然,就是增值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过程,就是保护和发展生产力,理应得到合理的报酬和经济补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党的十九大提出建立市场化、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就是要探索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方式,探索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具体路径。

  打通这个路径,实现这个转换,范树奎从事的资产评估行业,正是关键基础。

  他的工作,其中有一部分与此有交集。比如矿业权、林权评估,使矿产、森林资源从确权、办证、定价到最后产品交易或股份转移,实现了青山变金山的宗旨。范树奎经手的案例就有上百个,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其实,资产评估行业出现在公众视野,最多的是房产估价。

  每个二手房消费者都有这样的经历:他们即使认真翻看,那份由复杂假设、标准、前提、数据等抽象词汇组成的文件,也会让人感觉头大。最终的印象,也多停留在“价格好像比市场价要低一些”之类的直观感受。

  这只是这个行业价值的一小部分。

  资产评估从事的是典型B2B(对公司、单位)业务。它的价值,小到商品定价、金融衍生品交易、公司股权流转,大到一个经济体系的运行安全、有序,或者一个国家的战略落地质量,都与之息息相关。

  比如,三大攻坚战。

  蓝天保卫战中,碳交易、生态补偿离不开它;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离不开它的风险评估与监控;精准脱贫中,贫困户认定、脱贫标准制定、贫困县摘帽评价,还是需要资产评估的技术体系。

  印记

  40年30年20年

  电视剧《大宅门》里有一段商业交易经典片段:少年白景琦与伙计去药材市场进货。买卖双方把手握在一起,外用长袖掩盖,暗中叫价还价。周边商户看到白家少掌柜来采购,围拢过来,想打听出价,结果一无所获。

  商业史上,这种方法叫一掌金或袖里吞金。

  如今,除了特殊的交易场所,如赌石、古董交易市场偶尔有这种讲价方式外,绝大多数市场交易已难觅其踪影。

  究其原因,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自然经济过渡到商品经济后,产品大型化、专业化、标准化程度提高,市场对商品公允价值的需求愈发强烈,资产评估行业应运而生。

  40年前,我国改革开放大幕正式开启,无论是企业、市场还是政府监管部门,逐渐开始对资产评估有了需求。

  30年前的1988年9月,财政部成立了国有资产专门管理机构即国有资产管理局,行使国有资产所有者代表权、监督管理权、国家投资和收益权以及资产处置权。“要实现这些职能,首先要摸清家底。”范树奎介绍说,第二年,国有资产管理局资产评估中心就正式成立了。

  那一年,范树奎刚从省级重点中学考上大学,学习建筑与环境专业。期间,所学多为工程类科目,对评估没有一点概念。

  1992年,他大学毕业后,顺理成章拿着学校的派遣证,到建委当起了公务员。

  巧合的是,上班后的第二年,范树奎正式与评估行业结缘。

  1994年,财政部主导了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全国规模的清产核资。当时,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全国企业清产核资,第二种是全国金融保险企业清产核资,第三种是行政事业单位财产清查登记。

  其中,国有企业涵盖了工、交、商、贸、农、林、水、文教、卫生等类型。

  为完成上级交办的资产清查任务,范树奎被单位派去学习一个月的清产核资,其中涉及不少资产评估业务。回来后,他陆续参与了一些局属企业合资、破产、合作等资产评估专项工作。

  20年前,即1998年,范树奎决定停薪留职,下海了!

  此前,他仔细思考过一个核心问题,改革会不会继续深入、开放的大门会不会关上。“建委的工作毕竟是铁饭碗,公务员的社会地位还是很高的。出去闯,首先要生存,其次能不能持久?国家改革政策会不会走回头路?都是需要考虑的。”范树奎说。

  最终,他还是决定辞去公职。范树奎有一个朴素的理念:“如果每个人的日子都在变好,这样的改革应该不会往回走了。”

  结果,不仅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他也顺应这股改革历史大潮,历时20年,从一名基层公务员,成长为中国资产评估行业标杆企业的董事长,成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一位新时代优秀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

  成长

  反复淬炼终成钢

  百炼成钢。

  那些表面看起来的一帆风顺,背后都是无数的汗水与坚忍。

  1998年,资产评估行业进入脱钩改制变革期,市场化机制激发了从业人员的创业激情,对人才的需求也变得比较强烈。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评估企业作为独立市场主体的地位渐显。

  那一年,经济领域的重头戏是国有企业改革,中国石化、中国铝业、中国电信、中银香港等中字头巨型国有企业开始改制,资产评估行业因此获得了快速发展的机遇,也为范树奎提供了机会。

  此前,他曾考取了注册造价工程师资质,为转行预备了敲门砖。

  1998年3月,范树奎正式离开政府机关,加入国有大正资产评估公司。

  回忆起那段时光,范树奎记忆犹新。“那时做评估,工具就是笔和老工程师、财务人员用的复写纸,一式三份。后来才有了台式电脑。”范树奎说,那时的工作环境只能叫有限的电子化,远远称不上信息化。“网络更是紧缺资源!”

  入职后,他从专项、也就是自己熟悉的房屋建筑物评估开始。此后,慢慢扩展到其他领域。他也从评估师、项目经理,最后成长为项目总负责人。这个五年,他打下了深厚的业务基础。

  2002年,他正式入职中联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这一次,他依然从基层项目经理做起。同年,他开始攻读首都经贸大学会计学专业在职研究生课程。10年后,他继续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深造,取得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这15年,是我国资产评估行业快速发展的15年,是中联资产评估有限公司逐渐成长为专业化、集团化、国际化领头机构的15年,也是范树奎从一名评估专业人士逐渐成长为复合型管理者的15年。

  他面临的机遇,不仅在中联资产评估集团。

  随着我国行政管理体制的专业化、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专业价值得到不断认可,职业共同体的理念也逐渐深入人心。就如我们经常在香港律政剧中看到的那样,律师经常会被委任为检控官或者法官。范树奎也有机会以专业人士身份,参与行政管理,从而极大地扩展了视野、提升了责任感与使命感。

  2005年,他被国资委产权局借调近一年,主要协助负责国有资产评估报告审核备案。在国资委历经了从春到冬的季节变换,范树奎的思维、格局也从公司层面上升到国有资产证券化、资源配置市场化层面。

  这也让他非常感激中联资产评估集团创始人王子林博士。因为那一年,范树奎到公司才3年,正要出业绩的时候,却要拿出一年时间为国有资产管理服务。这种思维格局,深深地影响了范树奎。

  另一个机遇是他从2012年至2016年,连续担任第四、五届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会委员、召集人。期间,他参与、召集审核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共计121项。

  那4年,证监会重组审核简化流程、推动产业重组并购,促进上市公司产业升级加速,成为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的一个亮点。

  奋进

  为改革建言为发展助力

  经济改革,最终都要在企业身上有所体现。

  20年来,范树奎参与了许许多多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公司重组、中概股回归和企业国际化重大项目。

  他的业务名单上,有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国有企业。范树奎在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中信集团、中国光大、中国信达、中国长城等近半中央金融大型、特大型企业改制、改革与改组中体现了巨大的专业价值。

  民营企业。中概股回归第一股分众传媒完成国内上市,近几年最有影响力的中概股回归案例奇虎360国内借壳重组上市,都有他和中联资产评估集团的专业贡献。

  海外并购。其中,中国化工所属的沙隆达收购全球农化巨头安道麦(ADAMA)项目、风神轮胎收购全球轮胎生产商倍耐力项目、天华院收购德国KR项目,都曾引发海内外投资并购界高度关注,在媒体上也广为流传。

  “每个项目都是独特的,也有一些共同规律。比如,为国有资产提供服务,要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资产市场服务,要体现丰富的专业经验与创新能力;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要具备国际化、全球性视野与海外执业能力。但本质上,我们专业聚焦点还是估值的客观性、公允性以及可辩护性。”范树奎总结说。

  丰富的从业经历,让范树奎对行业的价值、发展趋势有了更清晰的判断。

  他现在关注行业、经济发展的两个重点是人才培养和智能化升级。

  2016年底,资产评估法生效,拓宽了人才进入行业的门槛。不过,相比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业务需求,行业人才供给依然捉襟见肘。“每年公司都要招收二三十名硕士毕业生,生产力供给不足的矛盾仍然比较突出。”范树奎介绍说,中联资产评估集团国际估值部现在成了最忙的部门,美洲、欧洲、非洲的业务发展势头都比较好。“但懂业务、外语好的复合型人才,要慢慢培养,这需要时间。”

  智能化改造升级是一个更为迫切的问题。一方面,行业智能化水平与经济发展需求不适应;另一方面,智能化带来的生产结构、产品结构深刻变化,也给行业提出了挑战。“我们要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改造财经专业领域服务生态,打造财经4.0升级版,实现资产评估专业生产方式重大变革。”范树奎说。

  他以现在社会普遍关注的地方债风险为例。“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讨论这个问题时,出现了两种不同声音。一种声音说,依据地方政府资产负债率总体水平,现在地方债风险总体可控;另一种观点说,这个数据有口径上的问题,不确定性因素较多,存在敞口风险。”范树奎分析说,从专业角度判断,这两种声音说明了一个突出问题:数据不能及时汇总,也没有动态监测体系支撑判断和决策。

  为此,范树奎在今年全国政协大会期间提交了资产评估领域建立大数据国家实验室的提案,得到了财政部等部委的积极回应。

  他分析,国家行政、事业、企业单位资产海量信息,缺乏统一识别、归集、评估标准,资产管理信息化成为价值和财会领域现代化的最薄弱、最重要环节;地方政府资产与负债双膨胀,公共财政债务安全评估成为当务之急;企业事业单位资产信息孤岛,极大制约着资产优化配置效率。

  “资产评估大数据国家实验室可以运用大数据预测、监控、分析,规范国家财政科学运行,防范国家债务危机发生,发挥财政调节功能,推动资产评估领域供给侧改革向纵深发展。”范树奎说。

  正值知天命之年,范树奎感慨良多。“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考不了大学,我现在可能在家务农;如果没有改革深入推进,毅然下海,我可能还在做公务员;如果没有评估行业的蓬勃发展,与评估结缘,我还真不知道从事什么行业了。”范树奎深情地回味着个人成长的每个节点,每一个,都能在时代发展中找到大背景。

  这可能正是我们的幸运——只要努力就有机会,就会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本报记者 杨朝英)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