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他是音乐的“公仆” ——音乐界缅怀老一辈指挥大师韩中杰

2018-04-11 10:40:37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指挥大师韩中杰 罗维 摄

  “韩中杰先生是音乐的公仆,他把毕生心血都倾注在中国音乐事业上。 ”中国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李心草说。

  4月3日,中国著名老一辈指挥大师,原中央乐团常任指挥、中国交响乐团艺术顾问韩中杰在京病逝,享年98岁。

  还记得两年前的“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建团60周年庆典音乐会”和一年前的“纪念李德伦指挥大师诞辰100周年音乐会”上,李心草两度推着轮椅中的韩中杰登台,曾给观众留下眼眶发烫的一幕幕。

  音乐的“公仆”

  李心草对这两次演出也记忆犹新。“纪念建团60周年那场音乐会,韩先生指挥了《春节序曲》,此前排练我一直在他身边,他总是乐呵呵的,特别开心,握着我的手,问我好不好,言语非常简单,但非常关切。去年,纪念李德伦大师百年诞辰演出前,我在后台对韩先生说,要为他举办百岁音乐会,也就是2020年,我说,到时候您一定要登台指挥。韩先生中气十足地说,好,我没问题!当时大家都非常高兴。 ”李心草不无遗憾地回忆,韩先生的腿受过伤,当时除了腿脚不太方便,戴上了老花镜,精神依然十分矍铄,说话清晰、思维敏捷,一点不像90多岁的老人,“我们真的很盼望为他举办百岁音乐会。 ”

  问起先生对李心草艺术上的启发,李心草连说了几个“有” 。“韩先生对我艺术事业上的影响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认真。他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有些人说他较真,可是指挥这个行业,不较真不行。 ”李心草回忆,韩中杰会对很小的细节抓住不放,直到演奏得非常完美,假如有一点点不完美,他绝对不会放过,“我听别人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他就是这样,后来我跟他接触,他在音乐、生活中都非常严谨,所有事情必须做到位,但他不是刻板的人,熟悉了会发现,老先生很幽默。 ”

  李心草回忆, 1996年,中央乐团改组为中国交响乐团,招聘考试期间,韩中杰、陈佐湟、他的恩师徐新和他作为评委,曾经朝夕相处两三个月,“我忽然发现,韩先生还有特别幽默的一面,是那种冷幽默,非常耐人寻味” 。那一次招聘考试还请了一些外国评委,此前李心草只知道,先生的俄语很棒,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英语那么流利。“我当时英语不行,是他鼓舞了我,我想自己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外语,后来我特别喜欢学外语,到现在为止,我可以无障碍对外交流的外语有五门,最初就是受韩先生的影响。 ”

  李心草上大学期间,韩中杰在他的母校中央音乐学院兼任教授。“我的第一份勤工俭学机会是他给我的。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韩中杰受西班牙歌剧院的请托,交给李心草的任务是帮他们改编乐谱,把管弦乐队的交响乐总谱缩编成钢琴谱,以便于排练,李心草顺利完成了改编,挣到了一份美金作为报酬。“我后来继续做这项工作,缩编了五六部芭蕾舞剧新作的总谱。 ”李心草说,韩先生不仅信任他的专业水平,也关心他的生活,为他解决了经济上的困难。

  李心草说,对于没有机会欣赏到韩中杰指挥的交响乐的后辈,还有很多精神遗产值得继承,“不妨读一读他的人生经历还有他在音乐事业上的成长经历,特别是他在遭遇了特殊时期的磨难之后,还能对事业百分之百地尽心,这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

  演奏家·指挥·教授

  冯琬珍今年86岁了,她1954年大学毕业,考取中央乐团的前身——中央歌舞团合唱队,是优秀的合唱专家,也是乐团的笔杆子,撰写过中央乐团团史。她的家里珍藏着一份珍贵的节目单,那是1955年她第一次跟随“中国青年艺术团”参加在波兰华沙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时留下的,其中,管弦乐演出的指挥就是韩中杰。演出曲目有《秧歌舞曲》(春节序曲) 、 《瑶族舞曲》 《貔貅舞曲》 《山林之歌》 (第一乐章) ,莫纽什科的《哈尔卡序曲》 、韦伯的《奥伯龙序曲》、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乐》 ,那是中国管弦乐第一次在世界舞台上奏响。

  据冯琬珍回忆,那时全国各地上百名文工团青年聚在一起,临时成立中国青年艺术团,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这就是中央歌舞团的雏形,这个团体由多个部分组成,包括管弦乐队、合唱队、舞蹈队、民乐队和独唱独奏音乐家的小组。后来中西分开,管弦乐队、合唱队和西洋唱法、西洋乐器的音乐家组成中央乐团,韩中杰是奠基者之一。

  “韩中杰先生是长笛演奏家,又是指挥家,还是教授。三种工作都做得很好。 ”冯琬珍说,中央乐团从建立之初到登上世界各国舞台,李德伦、韩中杰、严良堃等几位指挥家功不可没。“他们将中国的交响乐、合唱艺术从文工团样式、群众文艺水平,提升到国家级音乐团体、世界级专业水平,为中国音乐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冯琬珍说,群众文艺作品和世界级的高难度作品在创作手法、专业技巧上有巨大区别,很多人一起演奏(演唱)和交响(合唱)的艺术标准截然不同,打比方来说,从前者提升为后者,演奏员、合唱员在知识、技术、理念方面的提高是从小学生到研究生的飞跃。

  “指挥家处理一部音乐作品,关键在于提炼乐队的技术精华去表现作品的精华,他不仅要了解所有的演奏家,还要了解什么样的声音是最好听的、高水平的演奏是什么样的。指挥的耳朵不断提高、音乐意识不断提高,才能不断发现排练中的不足,带领演奏家克服缺点、提高技巧,从而提升整个团体的专业水平。 ”冯琬珍说,这个角色其实有一点像导演。

  冯琬珍的爱人、女儿都是演奏员,都曾在韩中杰的指挥下演出。“他和演奏员的关系,又像是老师和学生,又像是默契的搭档。 ”冯琬珍说,韩中杰在工作中相当严格,有时候很严厉,让准备不充分的人有一点怕。严格是为了准确,声音、力度、节奏都要准确,只要有一个人不准确,就谈不上“合” ,谈不上“交响” 。

  不遗余力支持青年作曲家

  韩中杰, 1920年11月29日出生于上海。1942年毕业于上海音乐专科学校管弦系长笛专业。曾任原中央乐团常任指挥、中国交响乐团艺术顾问、中国音协第三届理事和第四届常务理事。

  他经历了新中国交响乐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他的故事就是中国交响乐奠基与发展的故事。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还没有一支正规的交响乐队,想在交响乐基础薄弱的北京建团,实属白手起家。但韩中杰毅然放弃上海的优厚生活,带着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奔赴首都。从“中央歌舞团乐队”到“中央乐团” ,再到“中国交响乐团” ,他不仅参与了这支乐团的组建工作,还为它奉献了一生。

  韩中杰是在国际舞台上指挥中国交响乐队演奏交响乐的第一人。他指挥过大量西方交响乐经典作品,极力扶持首演了许多中国交响乐新作品,如马思聪的《山林之歌》《第二交响曲》 ,李焕之的《春节序曲》,盛礼洪的第一、第二交响曲,王西麟的《云南音诗》等。他还经常把我国作曲家创作的具有民族风格特色的管弦乐作品如《春江花月夜》《江河水》《二泉映月》 《黄鹤楼》《梁祝》等推向世界。他不遗余力地支持青年作曲家,首演了叶小钢、谭盾、郭文景,瞿小松、周龙等人的许多新作,这些作曲家后来都成为蜚声国际乐坛的佼佼者。

  作为教育家和音乐活动家,他被许多年轻音乐人深深镌刻在心里。他的学生中不仅有活跃于国内大型演出团体、高等艺术院校的优秀人才,而且有载入《世界名人录》、获得美国音乐博士学位的指挥家陈佐湟,以及多次获得国际比赛大奖的指挥家邵恩。作为中国音协常务理事和交响乐爱好者学会副会长,他曾在北京指挥过两届《交响乐之春》大型音乐会,赴上海、杭州、武汉、西安、福州、南宁、太原等地与当地乐队合作演出和讲学,为交响乐的普及和大众欣赏水平的提高做出了孜孜不倦的努力。

  韩中杰去世当天,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作曲家郭文景满怀深情地写下了这样的文字——31年前我还是青年作曲家时,他指挥过我用“十二音序列”手法写的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在上世纪80年代,他这样的老一辈指挥大师首演这种离经叛道的“新潮音乐” ,是非常罕见的。因此,我对他一直心怀感激之情。我现在眼睛花了,看手写谱子很费劲。31年前韩中杰先生67岁,眼睛应该也花了,可他竟然在我的手稿总谱里发现了我的笔误!他准备得非常仔细,我在排练中感觉得到,这是他第一次指挥无调性音乐,这部作品对当时的中央乐团也是陌生的,但排练进行得很顺利。

  “他的离去令我们痛心和悲伤。 ”中国交响乐团团长关峡这样写道,“我们要继承和学习他诠释交响乐精湛的技艺、崇高的艺德、对晚辈的无私提携和对中国交响乐新作品的有力推动,他的音乐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 ”(怡梦)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