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毕飞宇给你上小说课:短篇小说要这样写才精彩

2018-01-11 10:42:06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0

  戏剧性在小促织的这五个动作中体现

  毕飞宇认为,有一句话虽有些无情,但很紧要,就是成名“不复以儿为念”。苛政“猛于虎”就猛在这里,孩子都没了,也还要去捉促织。这句很无情的话其实就是所谓的现实性。

  如果第一次阅读这个作品,是不会想到成名后来捉到的促织是自己儿子变的。但是,蒲松龄一口气写了小促织的五个动作——

  第一个动作,小促织“一鸣辄跃去,行且速”;第二个动作是它被捉住了之后,“超忽而跃。急趋之”;第三个动作呢?“折过墙隅,迷其所在”,看,捉迷藏了;第四个则干脆跳到了墙上,“伏壁上”。这只小促织是多么顽皮,多么可爱,这哪里还是在写促织,完全是写孩子,完全符合一个小男孩刁蛮活泼的习性。

  从第五个动作当中,读者一下子就看出来了。看着成名不喜欢自己,“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这太吓人了,只有天才的小说家才能写得出。常识告诉我们,无论是小鸟还是小虫子,都是害怕人的,你去捉它,它只会逃避。但是,这只小促织特殊了,当它发现成名对自己没兴趣的时候,它急了。它做出了反常识的事情来了。

  读到这里所有的读者都知道了,促织是孩子变的,唯一不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成名。因为他“不复以儿为念”。这就是戏剧性。

责任编辑:潘兴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