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李家祥:人生之路 大道相通

2017-12-12 09:24:11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人生就像奔涌河流中的一滴水,你不知哪朵浪花会把你推到什么位置。”李家祥笃信的是,人生无论被推到什么位置,都是靠脚踏实地走出来的。

彩C2017-12-12zx801_P_1_549_564_1576_1173

  ◆李家祥简介

  现任全国政协委员、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空军中将军衔。曾历任中国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兼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党组书记,交通运输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

  李家祥应该就是你我他眼中,公认的经历不寻常之人。

  数十年间,三次转型,通行军、商、政三界。经受军队熔炉锻造,亲历商海波诡莫测,掌控民航行政大权,涉足协商民主舞台,丰厚的阅历和自如的角色切换,没有几人可与李家祥并论。

  背负着这样人生际遇的李家祥,眼下,正安坐在茶室内,端起茶壶,按先人后己的茶道之序,为面前两个杯子,一一注水。

  说起人生,亲历几次大转型的李家祥不太认同“人生设计”这个理念——“人生就像奔涌河流中的一滴水,你不知哪朵浪花会把你推到什么位置。”他笃信的是,人生无论被推到什么位置,都是靠脚踏实地走出来的。

  空降奇兵

  2000年11月10日傍晚,兰州军区空军驻西安某部少将政委李家祥接到一项紧急调令,要他连夜赶赴北京。

  次日清早,在国航数百名高管参加的干部大会上,一身戎装的李家祥被宣布出任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党委书记。

  “空降”,对空军出身的李家祥来说并不新鲜,但此次大跨度的“空降”任务,对服役30年的李家祥来说尚属首次。这一次,改变了李家祥51岁后的职业轨迹。

  企业党委书记与“受党指挥”的军队政委不同。在本世纪初有个著名例子:一个工厂里,党委书记和厂长发生矛盾,厂长要开除书记的厂籍;而书记要开除厂长的党籍。当时,这种情势并不鲜见。

  已就任国航党委书记的李家祥开始思考两者的关系。“在企业里,总经理是头,我做的是魂的工作,头魂得合一,头没了魂,是昏头;魂没有头,是游魂。”简单言语里,蕴含着他凝练的智慧。

  他对一同搭班的总经理阐述完“头”“魂”论后,又说:“我从军队调来国航,是要对你的工作做好保障,一是保障你全面地履行职权,二是保障你顺利地履行职权,三是保障你正确地履行职权。”这话一说,既消解疑虑,又准确界定了两人的工作关系。

  难题还在后头。有人说,“当得了将军,未必管得了企业;能打仗,未必会赚钱。”彼时国航情况尤为复杂,从1998年到2000年,国航连续3年亏损,每年多达6亿多元,公司负债率一度高达95%以上,其间还发生过几起违法案件。

  商场如战场,“调我来,就是打硬仗的。”到了市场,李家祥就研究市场。他依据军事思维作出判断:企业亏损相当于部队打了败仗。打了败仗不能接着打,先要收拢,整编,重新定位。

  企业是做什么的?企业领导者要做什么?校准定位,势必回到“是什么”这个简单根本上来。

  想明白了才能干明白。李家祥琢磨,“企业最基本的功能是创造财富。”企业就要在核心业务内,研究市场发展方向,这个方向也是企业资源配置和投资的主方向。

  开局不久,李家祥就想通了带兵打仗和企业经营的相通之道。“人民解放军一条重要作战原则,是在作战之前做好充分准备,集中优势兵力把仗打好,战略上以一当十,战术上以十打一。”李家祥认定,商场如战场,道理相通。亏损,对企业是天大的事。扭亏,先要找到“出血点”;赢利,就要摸准赢利点。

  当时,国航有100多个二级公司和机构,在清理整顿工作开展的每一天,牢骚、歧见、矛盾、冲突不断上演。

  一个投资1000万元建立的水产副食基地居然多年没有任何收益。却有二级公司领导来说情:“留着吧,我们还等着分鱼吃呢。”

  “赔进去的钱不知能买多少鱼了!”在风雷般的作风下,国航二级公司和机构的整顿成效十分显著:到2003年,100多个缩减至27个。“止血”成功!

  企业经营是系统工程,于是李家祥和国航领导班子坐下来慢慢捋,从企业生产经营的每个环节入手,调整机队结构,控制投入收益比,抓市场营销。到2001年,国航实现赢利3400万元,减亏增利共6.81亿元。

  久违了的赢利,让国航上下兴奋了一把。相比较来自外部的生存压力,内部危机更令管理者头疼。李家祥喜欢辩证地看“危机”,危机相连,两字拆开看,有“危”的一面,就有“机”的一面。把握得当,危机就能变成转机。

  2002年的一天,国航机关食堂被一个下属公司的100多名员工“占领”了,他们指名要见李家祥。

  李家祥进去后,缓慢扫视一圈后,开口问:“谁是头儿?”

  循着大家不约而同的目光所指,他走到一位师傅面前:“师傅你贵姓?”

  “我姓张,但我不是头儿。”

  “你就是头儿。是头儿,也不是不好的事情,说明大家对你的信任。”

  对方不语。

  “说吧,这次来,有什么需求?”

  张师傅边说,李家祥边听,等他说完了一二三四,李家祥手一挥,说解决了。

  大家面面相觑,问:“得多长时间解决?”

  “张师傅,你说多长时间解决?”

  “两个月?要不一个月吧。”

  “一个月太长,半个月。”

  有人说:“李总,说话要算数。”李家祥马上回答:“请大家查一查,我来到国航,哪一个问题说了没算数!”接着,他不失时机地说:“我听了大家的,大家也要听我的。公司反映问题的渠道是畅通的,今后不要用这种方式反映问题。请回吧。”人们纷纷离去。

  当天下午,李家祥就召开会议重组这个子公司的领导班子,解决反映最为激烈的第一个问题。随后8天内,其他问题也全部得到解决。

  这次食堂事件中,李家祥的直面问题、敢于亮剑,在国航内部引起不小震动。“一个企业,有好的战略不难,但要确保战略和思路得以贯彻、执行,必须上下默契,达成共识。”做过多年政委的李家祥深知,观念转变的关键,在人心。

  徜徉商海

  一次聊天,龙永图对李家祥笑说:“你在世界上的经营知名度,可比民航局长高多了。”这话,不完全是对转任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李家祥的溢美之词。

  2007年12月,李家祥离开国航时,国航实现赢利40亿元。当时,全国民航总赢利20亿元。

  李家祥是如何带领国航,从连年亏损一跃成为中国赢利能力最强的航空公司,海外关注度更高。根据2012年《哈佛商业评论》的“中国上市公司卓越50人”评选结果,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前董事长李家祥。

  根据对国航的评估指标,“在超过4年的董事长任期里,股东的总回报是1022%,年度的复合增长超过129%,市值增长在过去评估的周期里,超过2370亿元人民币。”据《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主编何刚介绍,国航在2004年上市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全球市值规模最大的航空公司。

  第二年,2013年全球最佳CEO排行榜出炉:在全球100位长期表现最佳的企业领导人中,中国有三人上榜,排名最靠前的是中国国航前CEO李家祥,名列第17位。这一榜单是根据1995年以来获得任命的首席执行官在任期间实现的股东回报及市值增幅来排名的。

  “挣钱一听很神秘,很不容易。摸到门道,其实也简单。”李家祥出生在山东枣庄,但祖籍是山西榆次,那是个晋商辈出的地方。李家祥又说,企业盈利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但从一些做法中,或可窥探到他经营思维的独到。

  集中优势。为了将全国最盈利的28个航线方向集中在国航手里,李家祥费心组合,曾经拿一条航线去换别人的一个航班。“就跟下棋一样,把局布好,才能把组合优势发挥出来。”

  构建运营枢纽,打通国内外航空市场。当时,某航空公司一条北京飞朝鲜的航线常年亏损,因一年亏损3000万元而停飞了这条航线。李家祥听闻,立即让国航主动接收了这条航线。有人不明白。他自信地说,“他们飞是亏的,国航飞就不亏。”原因在于,朝鲜在国外有80多个大使馆,而国航有国际网络,利用国际网络中转对接优势,这一个小时被纳入到十几个小时的国际飞行中,不仅打开了朝鲜的市场,还实现了赢利。果然,运营一年,赢利1亿多元。

  随着全球化的加剧,世界已是一个大市场。徜徉商海的李家祥有一个中国“超级承运人”的梦想。竞合,而不是竞争,很早就存于李家祥的头脑中。

  2002年,国务院批准《民航体制改革方案》,机遇来了!国航、中国航空总公司、中国西南航空公司宣告合并重组。最初,重组并不被看好。李家祥全力推进重组进程,尽快实现国内民航资源的优化整合。直到今天,很多人提到国航业绩良好的成因,还并不清楚要归功于这手先人一步的重组。

  到2004年,国航经过良好经营,品牌价值进一步提升。已经到了转换经营机制的好时机,这年,国航筹划海外上市。中介机构分析认定,“国航卖不上大价钱。”上市计划书递到了李家祥手里,被他退了3次,原因就一个:“没突出国航的卖点。”

  对方急了:“你当过将军但没玩过股票,你懂上市吗?”

  李家祥正色道:“我没卖过股票,但我卖过黄瓜。部队带兵与管理企业是相通的。黄瓜的卖点一是鲜,二是嫩,标志就是头顶黄花、身长绿刺。那你知道国航的卖点在哪里吗?”

  对方一下子被问住了。李家祥又说:“好马不能卖个驴价钱。”他3次组织有关人员修改方案,上调股价,突出国航“潜在价值”的主打卖点。一上市,国航H股就募集资金102亿元,比原来预计的多出32亿元。

  卖黄瓜时,李家祥才十二三岁。家里种着自留地,吃不了的菜就拿去卖。作为家里的老大,母亲派他去。也因此,李家祥最早的商业经验是从集市叫卖蔬菜而来。谁能想到,当年在山东一个县城集市上,一个脸盘圆圆、眼睛大大的乖巧孩子,日后竟把生意做到了国际市场上?!

  励志故事听起来虽然提神,但核心往往在故事之外的思维机巧——在生活深处思考生活,运用生活常识进行形象思维,从中悟出带有普遍性的道理,用以指导工作、学习和生活。李家祥说,这就是思维相通的力量。

  更迭视野

  从20岁到51岁,空军军人是李家祥最大的标签。他承袭了母亲90岁仍能穿针引线的优良基因,眼睛明亮,至今眼睛不花。从51岁到58岁,军人标签换成了商人,良好的视力也随之搭乘上一个新维度,转为广阔的视野。

  一直以来,外界认为民航是国家行政色彩浓厚、垄断经营的行业。其实不然。在中国广阔领空里,上百家中外航空公司竞逐于此,中国民航市场与国际接轨,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国民经济领域之一。这就要求领航人必须具备全球化视野。

  2006年这一年,世界石油价格一路走高,但从8月下旬开始,价格逐渐下降。“10月31日石油价格从每桶最高点70多美元降至56美元。”今天再提到这个日期和价格,记性好的李家祥一下子脱口而出。

  他在见到管金融的副总时说:“现在一桶石油56美元,是套期建仓的好时机。我判断也就是个把星期,11月7日后,油价就要上涨。”果然,20多天后,世界石油价格攀升到每桶64美元多。

  可对于这一个月来石油价格下降的原因,大家纷纷不明就里。李家祥在公司管理层大会上“揭秘”:“这和美国有关。11月7日是美国参议院、众议院的中期选举,此前各大财团为了使共和党在参众议院获得更多支持,可能运用财力在油价上做了配合。”

  当时,李家祥盯石油价格已经盯了半年多,反复进行因素排除,比对分析,才作出精准研判。国际化视野的逐渐养成,就在这样桩桩件件中反复磨炼,点滴积累。

  有了国际化的视野,还有国际化的交流。曾在李家祥身边工作过的人记得,2002年当李家祥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自主交谈时,他们大吃一惊,还半开玩笑说:“李总,您别再学外语了,再学我们都失业了。”李家祥与欧元之父蒙代尔也相熟已久。但蒙代尔不知道,与自己用英语谈笑风生的这个长相敦厚的中国人,起身草根,经历丰富,不仅上过山,下过乡,还挖过煤,扛过枪,甚至卖过黄瓜。“光经历不读书,没有视野;光读书没有经历,没有经验。”

  李家祥对学习“动心”早,“感情”持久。入伍不久他就报名本科自考。一块报考的人都说:“自考挺难的,不要报那么多吧。”李家祥想了想:“我试试,分不高,60分就能过关。”结果,他每季度都按着报考科目的上限来,一次4门,连续4次。5点,李家祥准时起床读书。一年多后,16门全部过关,顺利拿到大学本科文凭。为什么总立功?“哈,我那时是山西省表彰的自学成才标兵。”

  改行管理后,李家祥的案头、床头和车内,总有看不完的经济管理类图书、报刊。书读得多,知识储量就会加大,各种知识又在不同经历中融会贯通,慢慢形成自己独特的思想和语言。

  有意思的是,李家祥惯用的语言,常常是既融会中央精神,又顺口溜式地好记好用———“单位好不好,关键在领导;领导行不行,关键前两名”;“没想到和想不到。没想,反而到了;老想,却总是不到”;“把市场摸得透透的,把路子理得清清的,把成本降得小小的,把收益搞得大大的”……

  如今,他还为读书获得的共鸣感兴奋不已:“读历史是在和古人打交道,读哲学是在跟哲人打交道。你跟高人打交道,会累吗?只能激发你奋力前行。”

  探索和求知带来的头脑清醒,让李家祥看起来更年轻、更富活力。

  智解困局

  多年学思践悟的不断循环,锻炼着李家祥的思维模式,他尤其善于把大道理讲小,小中见大;把深道理讲浅,深入浅出;把虚道理讲实,以实见真;把歪道理讲正,以正祛邪。这样的本事运用到商务谈判中,往往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2003年,国航曾经因为一架飞机的改装价格,跟波音公司谈判半年未果。矛盾集中在价格上,波音报价4500万美元,国航只能出到1500万美元,差价3000万美元,当时约合2.5亿元人民币。

  波音民机总裁邀请李家祥去美国总部面谈。临行前,对方给了他500万美元的“面子”,言下之意明显:改装费不能少于4000万美元。

  这个局,怎么解?

  李家祥准备了个腹稿便直奔波音总部。总裁副手出面接待,李家祥直率地对他说:“我知道美国朋友喜欢听实话。这次,我来就先向波音的朋友讲几句你们不知道的实话,如果你们认为是善意的,我们再谈。如果认为我讲得不是善意,下午我便回中国了。”

  对方请他继续,李家祥正色道:“第一句实话是,国航对这架飞机1500万美元的改装费用是不能变更的。第二句实话是,某飞机制造公司找到国航,愿意以国航的出价进行改装,条件是国航今后不要再买波音的飞机。我们考虑到我们两家的历史关系暂时没有答应。第三句实话是,我来前做了统计,自1972年波音首家飞机进入中国以来,中国共采购波音飞机达4600多架,加上预定的总数有6000多架,而使用波音飞机最多的中国航空公司是国航。30多年来,波音从中国市场的获得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最后,他望着对方的蓝眼睛说:“我想,波音的朋友会从历史和未来的角度对待这次飞机改装问题的。”

  总裁副手听罢马上报告总裁。20分钟后,这个外国人满面春风地回来:“非常感谢你的友好和善意,就按你说的办。”随后,两人愉快地完成了签字仪式。

  李家祥陈述的都是摆在桌面上的事实,他运用自己的思维将事实之间的关系组合起来,形成了对方便于接受的逻辑。不可能完成的谈判,成功了。

  “学过数学吧,计算方法错了,结果就会错。思维也是一样。”在中国,能解决问题的人,是稀缺人才。能解决问题的思维,是科学思维。

  “都是在碰到困难、遇到问题时,被派过去。”正如李家祥所说,他的好几个岗位都是临危受命。1991年,李家祥被任命为某一个飞行师政委。这个飞行师的问题在于,三年出了四次事故。李家祥到任着手分析研判,认定主要是基础训练不过硬造成的,“仪表、起落、航行”三大基础飞行科目是绕不过去的技能关,此后全力以赴打基础,抓安全,着手培养技术骨干……第二年,这个师没有发生安全事故,其后十几年也没有。这比李家祥离开时预测的五年无事故还要长。

  时光再往前回溯,困难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换了个模样。刚入伍的李家祥主动申请到中蒙边界一个戈壁滩的雷达站当名边防战士。戈壁滩上了无人烟,水是又碱又腥臊的地表水,蔬菜和水果更是奢侈品。他望着荒草不服气地脱口而出:“能长草的地方为什么不能长蔬菜?”第二年,他的菜苗结出了黄瓜、甜瓜……

  也许是当年戈壁滩上开垦出来的那片绿,给了李家祥日后克艰破难的勇气。就像他鼓舞别人时,常引用毛主席的那句话:“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见证初心

  李家祥入伍在内蒙古,最难忘一种生在干旱里不起眼的植物———沙葱。年轻的战士曾扒开浮沙,看到一幕令他难忘的生命力景象:沙葱的根牢牢抓着土壤,难以拔起。被这种弱小的坚韧力量震动到的李家祥,写了一首小诗:

  灼热烘干了无数不知名的小花,

  你却用碧绿点缀着草原之夏,

  在你身旁我扒着滚灼的沙粒把哲理寻求,

  你启示我:生命坚强在于根系发达!

  这种启示总在无声提醒着李家祥:“根劲”大,生命力才能长久。受党教育多年的李家祥深深体悟到:人的生长也要“墩墩苗”,这样人才能由低到高走,往高走后,又不脱离根基。

  跟李家祥一起调研的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留意到,每次他们乘坐的飞机落地后,李家祥总会主动去跟空乘人员握手感谢,遇到落地特别平稳的机长,他总不忘夸赞一句:“这次落得好!”对他人的尊重和理解既是高情商体现,也是根性使然。

  相比较掌舵国际大公司的惊心动魄,回归到体制内进行行政管理,李家祥后来的经历似乎略显平淡。他自己却在想,“民航局掌管着国内民用航空系统的运营,其管理理念关系到跟飞行有关的每一个生命,这副担子更重。”

  因为延误问题,民航一度被国人诟病,李家祥也多有无奈,“航路少、飞机多,就像堵车是因为路少车多的道理一样。”2015年两会期间,在与全国政协香港界委员讨论时,同为委员的李家祥,曾就航班延误问题做出耐心解释。“飞机正点要服从安全性,起落飞机程序也是以安全为前提。”言谈中不难看出他高度的安全理念。

  本着对生命负责,李家祥的管理蓝图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安全。“哪怕有一分危险,也不能飞。”他在任民航局长期间,提出的持续安全理念,针对的就是以往安全日、安全月、安全年式的突击安全理念和声势浩大见效甚微的形式主义的现象。

  民航是国际性很强的运输行业,国际性大事也常离不开民航。2011年利比亚发生内战,为了把利比亚华侨华人等安全带回祖国,受党和国家委托,中国民航派出91班包机,把在利的26240名中国同胞运回中国。这些飞机是由正常航班运营上撤下来的。期间,1800多个航班受到直接影响,近万个班机受到间接影响。整个过程中,未出现一起与此相关的投诉。李家祥的部署指导很成功!在2011年3月6日全国政协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李家祥兴奋地向委员介绍情况时,委员们报以掌声支持。

  每次经过国务院北门的那条路,坐在车里的李家祥都会挺直身子,兴致勃勃地望向靠西边的窗外,看那一排生机勃勃的槐树。从头数到尾,30棵。

  这30棵树冠丰茂的槐树,还是当年来京参加受阅训练的李家祥,带领班里的战士亲手栽种的。经过近半个世纪的风雨检验,30棵树挺拔茁壮。这让李家祥总忍不住感叹光阴的流逝,又在感叹中回味着欣慰:这30个草木“守卫”身上,有着他投军报国的初心,也见证着他脚踏实地走来的每一步。(韩雪)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