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严歌苓谈《芳华》:美的东西都有一点哀愁

2017-08-23 13:51:30 来源:新华网 我有话说
0

  著名作家严歌苓。新华网 李晓丹摄

  近日,著名作家严歌苓携新书《芳华》亮相上海书展。她打扮入时,说话慢条斯理,曾做过战地记者的她,身上依然透露一股军人的爽利劲。在她看来,《芳华》虽是虚构的故事,却是最贴近亲身经历的一部小说。

  谈《芳华》:“最贴近亲身经历的小说”

  严歌苓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从1971年12岁入伍一直到25岁部队裁军退伍,从军经历伴随了严歌苓整个的青春年华。部队经历成为她后来很多作品的创作源泉。与之前的创作不同,严歌苓这部最新长篇小说《芳华》是以第一人称描写她当年亲历的部队文工团生活。严歌苓化身为书中的女兵萧穗子,以她的视角回忆、讲述。

  “虽是虚构的故事,书中的人物大多是战友们的影子,也许我再把这些细节告诉我战友,他们都已经认不出来了,已经记不得了。”严歌苓在接受采访时说。

  《芳华》被导演冯小刚拍成电影,将于今年9月30日上映。问及小说和电影的不同点。严歌苓称,“电影中的故事基本上沿着小说线路在走。其实这是我听到的导演异议最少的一个剧本,他大部分都是肯定的。”

  “任何情感、任何美的东西都是有一点哀愁,被禁锢才更美。”谈到对电影的评价,严歌苓说她被这部电影深深打动,喜爱青春爱情类型片的观众一定会满足。他们那个年代的爱情是被禁锢的,男女之间的触碰也是禁锢的,由于禁锢而产生的这种美是真的非常美。

  谈创作:“很想探索新的叙事手法和新的小说结构”

  《芳华》写作手法上,除了正叙、倒叙等,严歌苓还增加了第一人称的画外音。

  “我是一个很想探索新的叙事手法和新的小说结构的人。”严歌苓坦言,她在美国读艺术硕士的时候,世界上不同形式的小说都学过,觉得形式很美。她认为,形式独特可为小说添彩,所以她对形式的探索是非常在意的。

  “我已经写了很多书,也没有什么非常重要的原因,一定要再多一本。如果这本书一定要有一个诞生的理由,叙述方式的创新就是。”严歌苓坦言,若老是第三人称这样的写法,会感到很疲惫。

  谈到如何保持如此“高产”时,她说:“初到美国留学时,经历了每天打数份工的艰难,以及与此相关的整个艰难的生活,都成了今后可以汲取的营养。”严歌苓轻描淡写地说,她经历的丰富人生经历带给她灵感,她还做过服务员、做过保姆,生活所带给她的微小失意或者快乐,都让她的作品迸发出全新的深度。

  “我最快乐的时候,永远是在书桌前。”严歌苓说,每一部作品,都像她怀胎十月的孩子。写《金陵十三钗》,她把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仔细研究了一遍,走访了许多人,收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写《妈阁是座城》,她就在赌场里混了好些个日子,“万幸我没有这么强的赌性,所以没有掉进去,写完这本书,我就跟澳门赌场断绝关系了。”

  谈到喜欢的书,她表示,“《红楼梦》,我总是在看。这本书太丰富了,层面太多,似乎每个年龄阅读都有不同的体验,总有更进一步了解、理解的空间。”

  谈女性:“非常想写真正的大女人”

  她的小说《少女小渔》《扶桑》《妈阁是座城》《芳华》里的女性,身上都承受了很多的苦难、委屈和挫折,但同时她们也非常坚韧宽容。《芳华》中的萧穗子有严歌苓的影子,但不完全是严歌苓。从严歌苓切换到故事里的萧穗子,你会发现她们都是善解人意的,愿意为别人着想的。

  严歌苓称,发现现在城市里的女性已经逐渐变了,“已经不是特别坚强了。”在写《第九个寡妇》的时候,她曾到河南农村住过两次,那里很多女人具备传统文化中的美德:具有包容性。宠辱不惊,肩负起家里很重的担子,却能够漫不经意,让她感受到了这种女人的坚韧。

  “她们从灾难中走来,在灾难中活下来又活下去,她们丝毫没有抱怨,她们把灾难或者艰辛的生活看成她们生活的一部分。”严歌苓坦言非常想写出这样的女性来,她认为这样的女性才是真正的大女人。(李晓丹)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专题报道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2000多位政协委员深入协商议政,认真履行职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