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吴光辉:让梦想一飞冲天

2017-06-21 14:53:39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吴光辉简介

  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工学博士。曾任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998型号总设计师、ARJ21型号总设计师、“998工程”现场指挥部总指挥、大型运输机研制现场总指挥。曾获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高新工程重大贡献奖”并颁发金质奖章;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个人排名第一。

彩C2017-06-20zx801_P_1_566_856_1209_1507

  一步一脚印,吴光辉的“总设计师”之路没有一丝懈怠和侥幸,正如一架飞机从设计到完成的步步为营、精益求精。

  5月4日晚上睡前,吴光辉还在想,C919首飞会有什么问题,1点多入眠,一觉睡到早上6点多。不仅没有预想中的失眠,甚至比此前一段时间都睡得更多一些,“前期滑行阶段每天倒是4点多就起了。”

  本来是定在5月5日上午的C919首飞,因为前一天的气象分析会结论,定在了下午。吴光辉的等待,又加长了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仿佛也并不比之前10年的准备与等待更短。

  下午13时42分,首飞C919的发动机启动。13时50分,C919开上跑道。13时58分,飞机滑向第四跑道南端,等待起飞。14时,国产大型客机C919振翅高飞……

  沿着既定的航线,C919微仰着头,耐心而平稳地滑行、起飞、上升、下降、着陆……从始至终,吴光辉的目光都锁定在飞机上,就好像看着幼鸟第一次飞行那样。目不转睛,是此时的他唯一可以对C919做的事。

  吴光辉心里知道,3月底以来,飞机的状态已经到位,然而在万众注目下,第一次完整地展示自己,还是有太多的“生怕”。这种矛盾,在飞机安全着陆的那一刻,终于消散。

  吴光辉与走出驾驶舱门的机长蔡骏,紧紧抱在了一起。

  兴奋之外,更多是释然、轻松,是“石头落地”。吴光辉和整个研发飞行团队,终于在10年爬坡后,看见了梦想在现实着陆的样子。

  “从地面到空中,是质的飞跃”

  2007年,对吴光辉而言,有些不同寻常。

  那一年,国务院批复大型飞机研制重大科技专项正式立项。此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成立,C919项目正式启动。吴光辉从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调任新岗位,担任中国商飞副总经理和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开启了推动C919从零开始、精密至飞天的征程。

  2007年,我国首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喷气式民用客机———ARJ21支线飞机总装下线。当时作为ARJ21总设计师的吴光辉,在接受采访时,既愿意说起飞机的每一个技术设计细节,也不吝表达对这架“每一个细胞都属于中国”的飞机的感情,“这架飞机是我们这些团队,我们这些航空人一笔一画地把它设计出来的,一钉一铆地把它做出来的。”

  正如他现在谈起C919。

  在吴光辉位于上海中国商飞的办公室桌面上,红色ARJ21模型的旁边,就是“新鲜出炉”的C919。他说话时,目光常常会停留在模型上,手也会向模型的方向摆动。“为了这次首飞,我们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对吴光辉和整个研发队伍而言,在一个从零开始的过程中,每一步都是突破,每一步都有困难,每一步都面临艰难选择。

  今天看来,C919中有太多值得中国骄傲的部分:第一次自主设计超临界机翼,就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首次成功应用3D打印钛合金零件,建立了钛合金3D打印专用原材料及产品规范;经过了10年的探索,大规模使用铝锂合金材料……

  “大家看到飞机现在这个样子,是由贯穿全程的决策演变而来的,不仅是技术层面的。还比如,当初是选择单通道飞机还是双通道飞机?150座还是200座?选择哪一个供应商?机翼我们是选择金属还是复合材料?”

  每一个选择都不仅仅是一个选择那么简单。“这是个艰难的过程。比如每一个技术决策,都是决定民机以后往哪个方向走,关系我们未来相当一段时间的发展。几乎每一个关口,都要做技术、经济、进度平衡的决断。”

  作为总设计师,吴光辉在每一个决策面前都要承担“重要责任”。这需要他的丰富经验,还需要他和商飞团队的客观远见和正确判断,需要面面俱到、缜密思考,还需要他们对所有环节的了然于胸。

  为此,他甚至还决定去拿飞行执照,真正能从飞行员的角度体验大飞机的细节。2013年,吴光辉挤出时间,去湖北襄阳学习飞行。在那两三年间的周末和节假日,年轻的学员们时常会在航院看到一个明显年长的学员和他们一起,从最基础的技术学习飞机驾驶。

  如今,吴光辉提起“早上七点背个包,和年轻人一起站队”的生活,还颇带几分骄傲的喜悦。而当地航院不少见过吴光辉的人,也在C919首飞之后,才知道那个“开着一辆有些年头的车,来学开飞机的普通‘老头’,竟然是吴光辉”。在当地论坛里,众人惊讶赞叹。

  真正让C919飞起来,不仅是解决地上的问题,更要解决天上的问题。比如冬天遇到的各种结冰状况?比如侧风试验?比如鸟撞?到了空中飞行,每一个状况都是高风险,要周密考虑每一点风险。吴光辉总结说,“为了保证全面性能,是要花时间,苦苦追求每一个极端状况。从地上到天上,是质的飞跃。”

  走过这个探索、突破、决策、平衡的过程,不仅飞机的每一个系统接口都印在了吴光辉头脑中,每一份酸甜苦辣也都变成了他珍贵的回忆。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专题报道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2000多位政协委员深入协商议政,认真履行职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