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紫禁城:宫门大开

2017-05-23 10:54: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当故宫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推开小格窗,听鹊上枝头欢叫,看古代匠人巧手造大殿;在紫禁城里刷展览、赏宫花,逗御猫,吟诗作赋,记录点滴,与朋友分享……

  想在紫禁城里有一处自己的宅子吗?

  5月18日———第41个“国际博物馆日”当晚,故宫博物院以“当故宫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为主题发布了“故宫社区”。

  “我在紫禁城里有家,府名‘小故宫’,位置堪比北京二环。”这是首批在故宫社区盖房入住的居民发布的社区文章。作为“故宫出品”APP系列的第9部作品,《故宫社区》是一个比实体故宫更为庞大的全新形态的数字博物馆,故宫资讯、导览、建筑、藏品、展览、学术、文创在内的10余类故宫文化资源与服务形态被一网打尽。

  至此,以官方网站群、“故宫出品”数字文创产品、“微故宫”官方社交媒体以及丰富的数字文化展示与体验项目串联起来的数字故宫社区已初具规模。

  也就在这一两年间,普通公众突然发现,不用去故宫,我们也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它。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故宫的消息总是那么打眼,春花冬雪的故宫美景,或者某个院藏作品酷炫的APP,故宫独有的古典韵味通过新媒体的展示愈显醇厚。一时间,人们开始惊艳于这座古老博物院那些微妙的转变。

  “用户可以在这座模拟的紫禁城里建造府邸,说不定你的邻居就是我们单霁翔院长呢。”80后女孩庄颖,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APP项目负责人,她向记者介绍,《故宫社区》APP改变了以往数字产品单向传播的模式,在提供官方资讯的同时,邀请用户从消极被动的文化消费者转变为积极的文化参与者甚至创造者,围绕博物馆资讯创造、分享内容,与故宫博物院共同构建更具人气、活力和创新性的故宫文化。

  赏心悦目、美轮美奂,这是近年很多用户对“故宫出品”的第一印象。无论哪一款新媒体产品,每一个页面、每一张图片,都烙有鲜明的故宫印记。

  “‘故宫出品’最基本的要求,就是美和享受。”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新媒体负责人于壮告诉记者,这几年故宫博物院每一款APP的设计,每一条相关微博、微信内容的推送,从前期的选题、立意,到整个创作的过程,都是为了更好地对外讲述这座宫殿古老的故事。

  “它可能来源于故宫某一件器物上的小纹饰,或者某一处陈设里的元素。甚至一个简单的侍女表情,都能在某一幅著名书画作品中找到对应的出处。”为了保证准确性,于壮和团队成员们需要与相关领域的专家保持密切沟通。

  从清晨5点起床穿衣开始,读书、骑射、上朝、用膳……想象中万人之上、随心所欲的皇帝,原来有那么多必须遵守的条条框框。

  APP《皇帝的一天》是故宫博物院专门为9至11岁孩子设计的一款游戏。考虑到用户都是识字不多、充满好奇的孩子,庄颖及设计团队先请专家把所有的清代宫廷礼节、服装和文化知识,改成适合小孩子理解的表达,在此基础上又修改了两版,最后还邀请儿童文学和儿童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作了整体把握,多方合力,才把这个文案改得通俗有趣,最终“萌”化用户。

  “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让故宫文化‘活起来’,并不断被赋予更多价值。”这是这个年轻团队的心声。

  走出京城

  清光绪三十年(1904)前后,光绪帝常头疼头晕,御医为此多方治疗,既配了内服药,又用了洗药,甚至连膏药都贴到了皇帝的太阳穴上。看到此情形,袁世凯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找到了一款美国治疗头疼的药膏献给皇帝。

  药膏当时并未用完,现在故宫博物院仍存留3盒,此前它们一直保存在库房,从未向世人展出。

  5月13日,与北京相隔2000多公里的厦门市鼓浪屿,故宫博物院走出京城设立的首家地方实体分馆———故宫外国文物馆正式开放。在这座占地面积11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180平方米的展馆里,这款药膏以及其他218件来自故宫的清宫藏外国文物终于有机会在公众面前露出真容。

  无论是在北京的奥森公园瞭望塔内开辟的第一个“分馆”,还是面积达到10万多平方米的故宫北院区,都见证了故宫博物院近几年让馆藏文物“多见天日”的努力。

  “故宫有180多万件藏品,能够在故宫内展出的,还不到1%,大多数只能躺在库房里。”每每谈及这一话题,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总有些无奈。长期困扰故宫的问题是,想看文物的人太多,而又有太多的馆藏文物藏于冷宫、养在深闺,与观众缘悭一面。

  开分馆无疑是一种积极举措。单霁翔告诉记者,目前国际上很多著名的博物馆都在主馆之外开设了分馆,这样做最大的意义在于让更多人看到文物以及文物背后的故事。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唐代骆宾王寥寥几句诗,就把世人对帝王宫殿的尊崇与好奇表现出来了。作为明、清两代的皇宫,故宫几百年来一直无比威严和神秘,直到被辟为博物院后,其真实面貌才逐渐向世人公开。

  自称故宫“守门人”的单霁翔说,他的使命不仅仅是看管文物,还要让故宫文物的影响力走出大院,深入到每个人的心里。

  这一次,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的设立,标志着故宫在走出去的步伐上迈出关键一步。

  同时,在拥有超过600万的国内“故宫粉”基础上,故宫博物院正在进一步积极探索面向海外宣传的方式,不断提升国际影响力,推动故宫文化“走出去”。据单霁翔介绍,目前,100件馆藏精品的高清影像将通过谷歌艺术文化网站这一全球推广平台,让来自全世界的文化艺术爱好者欣赏到中国灿烂悠久的文化传承和艺术魅力,借助科技之力打造令人激动的文化体验。

  不要把故宫当成一个景点

  网上售票逐渐流行;曾经用来控制人流的栏杆被拆除,转由安保人员来进行人流控制和检查;曾经深埋在仓库里的诸多文物被修复并且被搬上展厅;故宫表情包、故宫APP等一系列故宫文化产品出现……

  最近几年,宫门大开的紫禁城以愈加开放、自信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这种开放带来的影响,不亚于1925年故宫博物院甫一成立,寻常百姓踏入皇城时造成的冲击。

  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故宫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总是自称“故宫看门人”的单霁翔实际更像是这座古老宫殿的守护者。言谈间,关于故宫的时间精确到日,文物统计细致到个位数,不假思索,自然流淌。

  很多时候,单霁翔更像是故宫文化的推介大使,他经常一天要做两三场演讲,向社会传播故宫文化。在这些演讲中,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要让故宫以及文化遗产更有尊严。

  和普通公众游览故宫不同,在单霁翔眼中,无论故宫的古建筑还是文物藏品,都是一个个鲜活跳动着的生命体,需要呵护和尊重。“这些文化遗产的生命历程比人要更长远,要使它们健康稳定地传至后世,就必须让它们有尊严地存在。一方面,要经过修复使得它益寿延年,另一方面要让它经常能和当代人对话。”

  令单霁翔略感遗憾的是,很多国人仅将故宫视作是一个“今生定要到此一游”的旅游景点,而忽视了这是一家专业的博物馆。因此,他在各种场合都会特意强调故宫“博物院”这一身份定位。

  “我们要把那些恢弘的皇家古建当成一本书去阅读,而不是当成一个景点去参观。”单霁翔曾这样寄语年轻人。

  而他心中真正的博物馆该是什么样子?他这样说:“感染每一位来访者的心灵,成为长存于世的经典,实现博物馆建筑回归文化理想、回归历史责任、回归永恒价值、回归本质特征。”

  作为一名博物馆人,如何坚持“文化自信”?单霁翔认为,那就是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为人民服务。

  “我们过去经常提及一系列数字:这个博物馆有多少馆藏、每天接待多少游客,但这不是真正衡量一个博物馆的标准。如果你有大量馆藏,但是绝大部分人都看不到的话,这个博物馆就是不合格的。我们真正期待的不是数字,而是这个博物馆能够活起来,能够真正融入人们的生活。”单霁翔说。

  “故宫的生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懂得其价值的观众之多寡。”单霁翔和其他故宫人正在做的,就是一点一点褪去这座瑰丽辉煌宫殿神秘的面纱,用庄严、博大的文化去滋养普通公众的心灵。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