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图

冰心:有了爱便有了一切

2017-04-27 09:24:59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有了爱便有了一切。”这句话是冰心老人90岁生日时写下的。

  冰心一生践行“爱的哲学”,她的一生,都在向人间撒播爱,温暖了一代又一代人。

  雷洁琼说:“冰心的博大的爱心,和着时代的脉搏,融入700多万字的作品,影响和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赵朴初称赞:“她一生都奉献爱心,是讲爱、写爱最多的人。”

  致力儿童文学创作

  冰心一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是中国儿童读物向现代转变过程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她的《三寄小读者》《小桔灯》《繁星》《春水》《樱花赞》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滋润了几代人,被称为“文坛祖母”。

  冰心儿童文学创作不枯竭的源泉,是她对儿童真挚的爱,她在《再寄小读者》中写道:“我如今再拿起这支笔来,给你们写通讯。不论我走到哪里,我要把热爱你们的心,带到那里!我要不断地写,好好地写,把我看到听到想到的事情,只要我觉得你们会感到兴趣,会对你们有益的,我都要尽量地对你们倾吐。”

  正是这种对儿童的爱,使得她全身心地去了解孩子,走进孩子的心灵世界,深入他们的精神生活,使得她的作品能够写到孩子的心坎儿里去。她在《寄小读者·通讯一》里写道:“然而有一件事,是我常常用以自傲的:就是我从前也曾是一个小孩子,现在还有时仍是一个小孩子。为着要保守这一点天真直到我转入另一世界时为止,我恳切地希望你们帮助我,提携我,我自己也要永远勉励着,做你们的一个最热情最忠实的朋友!”

  “世界上没有一朵不美的花,世界上没有一个不可爱的孩子。”冰心关心每一个孩子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告诫孩子们“专心地学习,痛快地游戏”,“在快乐中我们要感谢生命,在痛苦中我们也要感谢生命”,“要多做户外活动,广交朋友,不要死读书”……

  冰心不但一生坚持儿童文学创作,还十分乐于奖掖后进,推动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上世纪90年代初,每届“冰心儿童文学奖”评选,冰心都要审读获奖作品,邀请获奖作者到家里座谈,勉励大家“把美好的东西带给孩子们,让他们有个幸福的童年”。她说:“要爱抚身边的孩子,展望祖国的未来。”

  冰心儿时曾在大海边对父亲说,长大要做一个与风浪搏斗的看守灯塔的人;长大后,她用一生的大爱,成为了一个守护儿童心灵的灯塔。

  倾情奉献教育事业

  冰心曾说:“我最喜爱的职业就是教师。”从美国学成归国后,她在燕京大学(今北京大学)教了近10年书。

  冰心当教师,始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好朋友,用爱去信任他们、尊重他们、引导他们。在《当老师的快乐》一文中,冰心写道:“我看完文卷,从来只打下分数,不写批语,而注重在和每个人做半小时以内的课外谈话上。这样,他们可以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写的,我也可告诉他们我对这篇文字的意见,思想沟通了,我们彼此也比较满意。”“回忆起那几年的教学生涯,最使我眷恋的是:学生们和我成了知心朋友。”

  晚年的冰心,非常关注祖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为教育事业奔走呼吁,反复强调“治国,尤其不能忘记以教育为本”。当看到教育领域的种种问题时,她十分忧心,先后写了《万般皆上品》《落价》《我请求》《我感谢》等,批评轻视教育、轻视人才的不正常现象。

  看到教育领域一些问题得到解决时,冰心喜悦的心情洋溢在文字里。1985年1月,她写了《最痛快的两件事》发表在《民进》上:“近月来有两件事,使得在闭居中的我,一想起来,就从心里安慰和喜乐。一是中小学的老师们待遇提高了;二是由赵总理亲自提出,由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定每年九月十日为教师节这个盛典。(我们民进酝酿提议应该有个教师节,已经有好几年了,一旦得到实现,我们的高兴是说不完的!)”

  冰心不但不断呼吁,而且身体力行,先后为教育事业捐款20多万元。她的外孙陈钢回忆说,冰心晚年所用的保姆都是她自己开销,从每月千余元的工资和她自己并不多的积蓄、稿费中支用,日子还是蛮紧的。即便如此,她仍然将《冰心全集》的稿费,统统捐给了农村妇女教育发展基金。

  关心民进事业发展

  1956年,经雷洁琼介绍,冰心、吴文藻夫妇加入民进,此后,冰心先后担任民进中央常委兼联络委员会主任、民进中央副主席、名誉主席。

  冰心热心民进事业。据民进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毛启邠回忆,“文革”前,冰心夫妇经常从西郊赶到民进中央机关参加政治学习,也经常参加联委会的活动,“她对待学习很认真,也很虚心,常常坦率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冰心十分热心民进的工作,《民主》杂志向冰心约稿,她总是有求必应。1989年《民主》杂志创刊,她专门写了《祝贺〈民主〉月刊创刊》一文,刊物出来后,她认真阅读了每一篇文章,紧接着在第四期上发表了《喜读〈民主〉第一、二两期》,对杂志给予充分肯定,对其中的6篇文章谈了感想,并对编辑部提出希望。

  冰心尤其关注民进在教育领域的参政议政工作,1988年初,她提出,希望民进组织要扎扎实实为教育改革做些调查研究,抓住重大项目,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这是民进义不容辞的责任。

  1988年11月,民进六大时,被问及对民进的同志有什么希望,冰心说:“民进的成员大多是教育、出版、文化界知识分子,希望他们为发展中国的教育、文化事业多作贡献。”

  冰心自从加入民进后,对民进组织一直充满热爱,她对民进的同志都有一份特殊的亲切感。冯骥才第一次去看冰心时,她便对冯骥才说:“咱们民进是一家人。”1984年,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是做不了多大工作了,但我仍愿同民进的老、中、青的同志们在一起,和我们亲爱的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永远做党的好助手。”1992年12月,冰心在《给民进的同志拜个早年》的短文中再次寄语民进同仁:“改革开放,任重道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冰心还十分关心民进中央机关的文化建设,在遗嘱中要求把她的工具书捐给民进中央机关图书馆。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冰心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文革”后期,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日本,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有人提问:“你们对林语堂如何评价?”团长要求冰心回答。此时,国内“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正在高潮中,但冰心仍以一个学者的态度,客观、实事求是地谈论了自己的见解,使采访者和在场的听众折服。事后冰心讲,“我是准备回来坐牢的”,但是“民族的荣誉高于一切,我不能让我的祖国丢脸,让世界认为我们无知、愚昧”。

  冰心关心祖国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那时,去看望冰心的人,往往会带着相机跟她合影,她对大家几乎用的都是进口相机感到担忧。有一次一个人用国产相机,她非常高兴,主动说:“我跟你多照两张,因为你拿的是我们国产的相机。”陈钢在美国留学,她叮嘱他抓紧时间把国外的先进科学技术学回来,报效祖国。吴冰、吴青姐妹每次出国访问讲学,冰心也总是叮嘱她们:“到了国外,一样好好干,要为国家争光。”

  晚年的冰心说:“我有一个信念,一个人只要热爱自己的祖国,就什么苦楚什么冤屈都受得了。”“终于到了很倦乏很平静的老年,但我的一颗爱祖国、爱人民的心永远是坚如金石的。”

  冰心的爱甚至超越了国界,她说:“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只有爱,只有互助,才能达到永久的安乐与和平。”

  冰心常说“施者比受者更有福”,她活了整整一个世纪,用一生把大爱施向人间。她的智慧和爱,如那盏小桔灯,照亮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心,给人们以无限光明。

  (作者林海系民进中央办公厅会议处处长)

[责任编辑:朱鹏璇]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