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著名诗人书法家沈鹏先生:妙笔书诗意 书心铸诗魂

2017-04-19 17:01:5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我有话说
0
  名人的名字为大众所熟知,对名人而言这点是相同的。而名人成名的理由和路径,却各有不同。有的人因一事一夜成名,随后很快被人忘记,消逝在历史的烟尘中。有的人经年累月,默默耕耘,昼夜不舍而功成名就,人们会永远记住他。

  著名诗人书法家沈鹏先生就属于后者。

  丁酉年春节前夕,我和《中华辞赋》总编辑闵凡路行去看望沈鹏先生。在海淀区一处幽静的院落,走进书香弥漫的书房,85岁高龄的沈鹏先生身着中式棉袄,精神矍铄,快步迎上前来,同我们每个人亲切握手,让座,拿出巧克力,递到我们手上。举止温文儒雅,目光柔和,轻声慢语。面对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没有一点名人大家的架子,我们也就无拘无束地与他聊了起来。

  闵凡路代表《中华辞赋》编辑部向顾问沈先生拜年,对他多年来的关心支持表示感谢。沈先生知道闵凡路是“老新华”,就从新华社说起。他说,“我18岁时,新中国成立前夜,进入新华社新闻训练班。结业后,我被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姚云等几个同志留到新华社。所以我对新华社很有感情,见到新华社同志感到亲切。”听了闵凡路对《中华辞赋》情况的介绍,他说:“这几年你们的《中华辞赋》办得不错,很有特色,很有成绩,社会影响越来越大。我知你们也很不容易,今后有什么事情请告诉我,我尽力做。”言语中充满真诚与关爱。沈先生还同我们聊起书法与诗词创作体会,令人感佩。

  《中华辞赋》创办九年,团结了一大批辞赋作者,成立中华辞赋学会的时机已经成熟。为此一些诗赋名家联名签署报告。沈鹏听了也表赞同,当即签了名。

  在谈诗论赋中,度过两个小时,时近黄昏,沈老意犹未尽,我们起身告辞。沈鹏先生拿出他新近出版的《三余笺韵——沈鹏自书诗词辑》(收藏版)赠予我们每一个人,并一一签名,同我们合影留念。沈老还坚持把我们送到门口,挥手告别。

  沈鹏1931年9月生于江苏江阴一个普通教师家庭。他年幼时即喜欢诗词书法绘画。在几十年的编辑生涯中,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三余)刻苦耕读钻研诗词书法,终致在书法诗词两大艺术门类成就斐然,成为享誉中外的艺术大家。

  钦敬之余,我想写写沈鹏先生,让更多人了解先生的为文为人。在春节及前后的长假里,我的案头摆满了沈老的著作《三余诗钞》《三余再吟》《三余笺韵》以及大量评介沈鹏的资料,沉下心来,在沈先生诗书之中徜徉、回味、思考,偶尔也挑灯夜读,受益匪浅。

  沈先生的诗书著作多冠以“三余”二字,何也?三国时董遇,谈到读书,学生说“苦无时日”,他回答“当以三余”,又解释:“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曾提出“三上”“三余”读书法。“三上”指马上、床上、厕上,即利用一切闲余时间刻苦攻读。沈鹏先生之成功得益于“三余”,故以“三余”为号,有诗曰:“柱下倘能随老子,拼将岁岁赚三余。”沈先生在做美术编辑近60年的时间里,利用三余阅读文学、哲学、美术史论以及古典诗词,研习书法,博采众长,笔耕不辍。这使他坐上中国书坛最高位。对于纷至沓来的桂冠和荣誉,沈老淡然处之。

  作为诗人的沈鹏,对于诗言志,有独到的深刻见解。他在《三余再吟》中说:“诗歌强调言志,任何时代不会过时。”“诗言志,志即是诗,是诗人本质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即使暂时做不出好诗,也不失为诗人。比之以诗人行家里手自居而失去自我者高明得多。”他还说,作诗围绕“情”为基点,为归宿,但“欺情以炫巧,最要不得。以真情实感作导引,无做作,无巧饰。”沈鹏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诗词评论家郑伯农如此评论沈鹏的诗:“作为饱经忧患、饱览沧桑的中老年人,沈先生一直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他的诗和他对祖国对人民的赤子情怀是不可分割的。但沈先生不喜欢作赤裸裸的自我表白,他的风格也不是山呼海啸、大开大合。先生的诗多是写身边发生的平常事,信手拈来,略加铺张点染,就成为一首动人的诗章。很含蓄,很内敛,笔底藏锋,秀中有刚。对景和事的描述、叙述中,自然地透露出作者的情怀。散淡中见筋骨,随意中见匠心。”

  我很喜欢沈老历游山东田横岛的诗:“舟行指点说田横,孤屿群礁激浪生。五百义师无反顾,千年荒冢不平鸣。终于国运归刘汉,怎奈人心背帝嬴。节近中秋月将满,举头清气倍分明。”此诗说的是历史上田横五百士的悲壮故事,诗句看似随意自然,不事雕琢,却蕴含着深沉的历史感悟,令人回味无穷。在诗的四种高妙(理、意、想、自然)中,沈先生追求的是自然高妙,看似平常却奇崛。

  沈先生认为,诗词虽属高雅艺术,也要求大众化,应拥有尽可能多的阅读者和欣赏者。诗词直接诉诸人的感性,要让人看了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他说:古人评诗说到底归结到格调。格调的高下尤以“俗”为大忌。也有以“浅”为病者,可能要看何等意义上谈浅。倘若“浅近”“浅显”并无不可,甚或是长处,倒是表面深奥莫测,不知所云,掩盖着实际的“浅俗”与“肤浅”是最为可怕的。沈先生自己的创作正是遵循此理。他的诗偶尔用典,但绝不用那些生僻难懂的典故。诗魂就在生动活泼的语言、雅俗共赏的诗句中铸成。道是诗心铸诗魂。诵读沈先生诗,你会有畅快淋漓之感。沈诗不时还流露出一点小小的幽默,令人忍俊不禁。如他在20年前写的《自题画像》中这样自嘲:“尔发已苍,视亦茫茫。留心翰墨,术略无方。名曰大鹏,飞过屋樑。年届花甲,命中属羊。非求开泰,如何吉祥?铅刀为用,无愧龙骧。或效耕牛,食草其芳。日日挤奶,质量平常。满座皆欢,不善举觞。为人作嫁,有时瞎忙。但问耕耘,忘看夕阳。”这貌似浅显、颇具情趣的自嘲诗,道出了沈老默默耕耘、赤诚奉献的高贵品格。沈老创作诗词逾千首,其深厚功底,一般人难以企及,不愧为诗词大家,吾辈之师。

  沈鹏先生的书法艺术更是达到至高境界,声名远播,领航中国书界。他精于行草,兼善隶楷。字体秀逸飘洒,用笔舒卷自如。他的书法别具一格,既遵循传统,又不囿于传统,敢于创新,彰显个性。他也尊重书界各种艺术流派,兼容并包。书法家胡抗美和张锡庚认为,沈先生对于艺术有个性化的领悟,对书法的布局,对每个字的结构,有敏锐的感觉,对线条有独特的创意。

  沈鹏先生经过多年研究实践,为自己主持的书法班,总结出书法教学十六字方针:弘扬原创,尊重个性,书内书外、艺道并进。他撰写的书法理论文章亦有多部,如《书画论评》《沈鹏书画谈》《书法本体与多元》等。他热心慈善事业,用他书法创作所得回报社会,报效祖国和人民,并精选多年优秀书作分赠五处。

  “会从墨迹求声韵,还向诗丛讨笔锋。”沈先生善于把自己的诗词和书法融汇于一炉,相得益彰。书中有诗,诗以书奇。用他的诗来说:“五色令人目眩昏,我从诗意悟书魂。真情所寄斯为美,疑似穷途又一村。”诗为无形画,画是有形诗。沈老在自己的诗词书法一起律动飞舞中,享受着艺术与人生的快乐。

  沈先生心地善良,为人谦和,从不恃才自傲。他在与我们交谈时说:“给我来信的人不少,我都尽量一一回复。有求字的,只要身体允许,我就认真去写,不凑付。”

  沈鹏对书法的执著和毅力是让人感动的。他夫人殷秀珍女士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多年时间,他每天晚上坚持在书案前练习书法,坚决不坐着写,无论大字还是小字,都要站着写,多至站4个小时。“有段时间,我家住房小,他就把自己睡觉的地方褥子掀起来,在床上支架子,练书法。”沈先生则强调‘毅力’两个字,“我喜欢诗词和书法,一直坚持,决不放弃。”

  他在与我们交谈时,拿起他的诗集,找出去岁一首题为《闲吟》的诗当场念了起来:“坐井天庭远,观书雨露滋。三餐唯嗜粥,一念不忘诗。搜索枯肠涩,重温旧梦丝。闲来耽异想,随处启新知。”此诗道出诗人的心境与志向。

  他说:“小时候身体就弱,有很多病。现在每天三顿饭喜欢喝粥,再就是放不下诗词和书法,总琢磨如何把诗写好,把字写好,怎样培养学生把书法艺术传承下去。”

  放下记述沈老文章的笔,沈先生的道德文章仍久久萦绕脑海。衷心祝愿老先生身康笔健,留下更多优秀的墨宝与诗章。(王德艳)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