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张连起:以人民的名义,让阳光照进预算

2017-04-13 10:56:49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管好政府的钱袋子之于公权力运行,犹如拴牛绳之于牛鼻子,而做好预算的公开,则是管好钱袋子、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的第一步

  4月7日,财政部官网晒出了其2017年部门预算,中央部门年度预算公开的大幕就此拉开。与往年相比,今年预算公开的时间约提前了一周。共有108个中央部门公布了今年预算,预算总额逾7400亿。

  纵观百余个中央部门今年年度预算,有以下几点看点,值得关注。

  公开时间提前。往年,中央部门一般在四月中旬,公开部门预算。去年,中央部门晒预算的时间即为2016年4月15日。与去年相比,今年中央部门预算公开的时间提前了8天;与往年相比,则提前了大约一周时间。

  预算公开范围扩大。今年,中央部门预算公开的范围进一步扩大,最高人民法院、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中国社会主义学院等是首次向社会公开预算。首次公开预算的部门,公开“格式”与其他部门基本相同,也“晒”出了8张表,并解读了机关运行经费情况、政府采购情况、国有资产占有使用情况、预算绩效情况等重要事项,且对有较大增幅的项目做了单独说明。此外如最高法院,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公共安全支出(类)法院(款)案件审判(项)2017年预算数为58449.23万元,比2016年执行数增长26.52%。最高法解释称,“主要原因是:根据中央司法改革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新增设4个巡回法庭,增加的经费主要用于保障这4个巡回法庭2017年筹建、办公办案及正常运转各项支出”。还有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同样是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科学技术支出(类)比2016年执行数增加43.58%。

  十部门首次公开重点项目预算。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也是相关部门首次向社会公开重点项目预算情况。科技部、教育部、环保部等10个部门首次向社会公开了10个重点项目的项目文本和绩效目标,进一步细化了部门预算公开内容。这10个重点项目包括教育部高层次人才计划专项经费项目、科学技术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环境保护部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管理项目等。据悉,公开的重点项目中包含项目概述、立项依据、实施主体、实施方案、实施周期、年度预算安排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10个部门还同步公开了项目支出绩效目标,包括:项目年度绩效目标,量化的绩效指标,如产出的数量、质量、时效、成本指标,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可持续影响等效益指标,以及服务对象满意度指标,以促进社会监督。

  以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管理项目为例,其2017年的绩效目标包括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建立全国大气污染物排放清单和数据共享平台、建立机动车环保达标和相关检验机构的常态化监管机制、建立淘汰黄标车信息数据库等。

  此举有利于进一步细化预算公开内容,增强部门预算透明度,加大人大监督和社会监督的力度。这标志着中央财政在推进预算绩效管理上又迈出重要一步,一方面推动中央政策落实“不跑偏、不走样”,另一方面也有助于提高资金使用的透明度,提高政府的公信力。

  新增预算公开平台。往年,各部门预算公开的渠道主要是本部门的官网。今年除了本部门官网,财政部官网首次开辟了“中央预决算公开平台”,中国政府网也设置了中央部门预算公开专栏。因此,与往年相比,今年查阅各部门的预算公开报告更为便捷。

  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预算不是一个钱柜,而是一个洒水器:它抽上来又洒出去的水越多,国家就越繁荣。深入落实预算公开,首先体现了我国政府部门近几年在深化改革以及法制建设方面的进步。预算公开作为重要的财政改革,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部分,更为现实的是,2015年1月1日起,我国实行了新修订的《预算法》,不符合新《预算法》规定的预算管理行为,均属于违法行为。深化预算公开一方面是对法律的执行,而反过来更会促进中国的法制建设,两者互相强化,这种良性循环是值得肯定的。

  就预算公开本身而言,预算公开是落实权力监督约束机制的基础,是确保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必要一环。而当下,预算公开深化落实的目的,首先是为了落实中央在强化制度性反腐、执行“八项规定”、缩减“三公”经费等方面的法纪规章,不该花的钱坚决不花,其次是提高财政资金的支出效率,该花的钱要花在刀刃上。

  从全国的层面来看,中央部门带头加大预算公开的力度,为地方财政预算管理工作作出了表率,其垂范意义值得期待。财政资金是公权力运行最为关键的资源,因此,预算公开的阻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过去几年,中央在反腐、厉行政务节俭方面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这种阻力,而目前,鉴于地方政府财政状况的复杂性比中央部门更高,总体来看,部分地方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一些部门在预算公开上还存在不小的现实问题和阻力,预算公开不全面、不规范、不及时的现象普遍存在,一些地方甚至在预算公开方面缺乏明确、细化的规定和具体的操作规范。中央部门把预算公开做在地方前面,有助于减少地方预算公开的现实阻力,同时为后者提供借鉴。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财政乃庶政之母。管好政府的钱袋子之于公权力运行,犹如拴牛绳之于牛鼻子,而做好预算的公开,则是管好钱袋子、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的第一步。中央部门在预算公开上的持续进步,让我们有理由对以财政为纲推动全面的政务改革报以更多的期待。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会计审计学家)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