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在神话里寻找我们的根与魂 ——全国政协委员施大畏访谈

2017-04-01 17:14:12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2016年初,上海市“十三五”重大文艺创作《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启动,以美术、绘本和影视等艺术形式来讲述中国神话故事,展现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时过一年,首批成果——18本连环画绘本即将在4月面世。作为组委会副主任,同时也是创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文联主席施大畏充满期待,在他眼里,神话创作是“寻根之旅”,是一条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路径,需要不断迈出坚实的步伐,不断前行。

▲施大畏近影

  施大畏近影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连环画绘本系列

 ▲《后羿的故事》施大畏 作

  《后羿的故事》施大畏作

  梳理神话是用中华文化基因铸魂塑魂的过程

  从《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启动以来,一年多时间,施大畏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研究和绘画。

  其实,神话创作于他而言并不陌生,而是他艺术生涯中一项极为重要的“系统工程”。1995年,施大畏创作了《大禹的故事》,之后十余年,他又陆续创作了《开天》,讲述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以及《后羿的故事》等画作,逐渐形成了解读神话,对民族文化追根溯源的创作风格。

  采访刚一开始,记者不免好奇:画是什么样的?先看看吧!施大畏却说,不急。因为他认为,在中华神话创作中,认识和理解的重要性远远超过艺术创作技法和作品本身。

  学术家园:从个人的神话创作到《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您一直对神话很关注,这里面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要画神话?

  施大畏:说起神话,似乎让人感觉很遥远。从盘古开天辟地到大禹治水,人人都知道一点,但几乎止于简单故事和只言片语,更深层的文化价值没有体现出来。相较于西方神话的系统性和比较充分的挖掘,中华神话多在典籍中,有的甚至寥寥数字,缺少系统梳理,因此在影响力上显得不如西方神话那么广泛。事实上,中华神话内涵极为丰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过,在走向世界强国的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了文化的不同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我想,这就是我画神话的初衷,找一找我们文化的根。

  2004年,十届政协一次会议期间,我跟吴贻弓导演以及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赵昌平先生都在文艺组,他们对我《大禹的故事》等作品非常感兴趣,我们经常一起探讨神话题材。我们感到,中华神话的价值缺少传播,被低估了。不久后,我们几个就组成了一个工作小组,梳理中华神话故事,并且进行整理出版。

  现在做《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也是想通过我们的努力告诉大家,中国远古时期的神话蕴含着民族的文化基因和思维密码,在这里面,能够找到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源头,找到我们的根与魂。

  学术家园:那么中华神话的文化内涵具体体现在哪里?在当代有什么精神价值?

  施大畏:中华神话有着不同于西方神话的宇宙观。我们知道,西方有上帝造人、诺亚方舟,而中国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伏羲造人,在中华神话里,这种创造体现出天地人关系的科学性,讲求“天人合一”,蕴含了中华民族最初的哲学思想,彰显了中国人的胸怀和气度。人们很熟悉西方神话里的诸多英雄,其实,中华神话也充满了英雄主义,比如大禹。在洪水时代,大禹和他的父亲鲧积极投身治水,他们身上都有舍己为天下的高尚情操。鲧治水用堵,发展到大禹治水用疏,科学治水,体现出对自然规律的认知和尊重。

  早在中国的上古时代,已经涵养着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这就是《易经》中的两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与我们今天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高度统一的精神价值,是我们民族几千年生生不息的精神依靠。所以,我们今天梳理中华神话,挖掘其价值,进行多样化创作,其实是一个铸魂塑魂的过程:把中华神话讲清楚,弘扬传统文化,启迪人们的智慧和精神。

  学术家园:今天,随着文化走出去的逐步推进,中华文化积极与世界文明对话,中华神话是否也能够进行国际交流?

  施大畏:在上海中华艺术宫,有我的一幅画作《鲧的故事》,经常有国外的博物馆、代表团来参观。很多外国朋友看不懂,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华神话,他们会指着鲧问我,这是什么人物?我这样回答:这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在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盗取天火而触怒了宙斯,被绑在高加索山崖上,日日遭神鹰啄食。而在中华神话中,大禹的父亲鲧为治理黄河水患,盗取“息壤”去筑堤,后来被惩罚至死。你看,这就是两个可以对比和讨论的具体的神话人物,外国朋友借助于这样的比较,可以形成共鸣,进而对中华文化的特色逐渐产生认识。

  所以,对内,中华神话蕴含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值得我们在今天传承发展;对外,中华神话在世界语境里与西方文化平等对话,是文化“走出去”的极好载体,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向世界系统讲述我们自己的英雄主义,我们自己的文化和哲学,这是我们的文化自信。

  从“学术范儿”到“接地气”,艺术家来“解码”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汇集了一大批优秀的画家,从年龄上看,老中青三代画家共同创作,既有冯远、罗中立、韩书力等著名画家,也有年轻一代的动漫画家;从地域上看,遍及东西南北,他们身上有各自地域文化的深厚浸染。

  让施大畏特别高兴的,是画家们那股“较真儿”的劲头,在碰撞火花的创作圆桌会议上,在挥毫泼墨的画室里,处处可见……

  学术家园:具体到绘画上,要把中华神话里的文化精神表现出来,离不开艺术家的创造,在创作上如何把握,有没有着力点?

  施大畏:前面我说到,中国神话一直缺乏系统的梳理,在创作上,没有已经发展成熟的路径,具有开创性,神话人物的形象塑造是首要面临的问题。创作中我一直想,中国的神一直在天上,是不是可以把这个神变成人?我在创作《后羿的故事》时,讲述了后羿在理想、爱情、权力中所经历的悲欢离合,内容很丰富,非常人性化。由神到人,这是一个观念的转换,把神话英雄赋予人的情感和温度,使这个形象能看得见摸得着,看得懂学得会,是可以给人以启迪的。如此,形而上的学术理论观念转为接地气的艺术作品,蕴含着丰富的价值观,让老百姓看得懂。

  我们的创作说到底是现代人进行的创作,传统文化需要进行创新发展和创造性转化,因此,创作中一定会融入对中华神话的现代理解和传承。在今天语境中,更需要从人性角度思考神话对社会的作用。比如我画“共工怒触不周山”,就是在讲“规矩”:共工撞倒不周山,天塌了,一片混乱,女娲补天,人世间建立了秩序。此外,我们的作品是给现代人看的,不能只有年代感没有时代感,所以不能拘泥于艺术创作本身,必须把神话和社会结合起来思考。可见,神话创作中的学术把握非常重要。

  学术家园:这么多画家共同创作,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特点,如何协调?

  施大畏:艺术创作中一定有艺术家自身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当他对创作不断有问题,有思考,说明他进入角色了。我们召开了很多次创作研讨会,大家各抒己见。有的画家就认为,塑造神话形象应当展现其魅力和神采,进而吸引人们关注这种内涵丰富的文化,因此,不应拘泥于原始人这种完全写实的形象风格,像伏羲女娲孕育了中华民族,他们应该是很美的。

  我们的画家来自不同地区,还有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不同地域的文化有各自特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本就是各民族不断融合的文化。在创作上,画家们风格可以不一样,但共同遵循的是要尊重艺术规律,把故事要讲好,让读者能看懂。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有一批非常年轻的职业动漫画作者。在一次次研讨和交锋中,他们对创作的态度更加认真,那种创作的自觉性不断强化,我希望能在此基础上打造一个动漫绘本的中国学派。

  学术家园:看来神话创作对创作者的要求非常高,您认为艺术家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的素质?

  施大畏:我曾经读过一首法国绘本的里的诗:重重叠叠的幸福过后,波米诺常常会突然有一点点想念忧伤。它为自己准备了一点儿草莓,同时非常非常想念……想念所有没有答案的问题。想念所有不止一个答案的问题。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有这么多的草莓可以吃,波米诺为这种春天的忧伤感到幸福。我很有感触。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极为丰富的幸福年代,但不能沉溺于幸福之中,还要不断思考和寻找我们的文化价值。神话创作就是这样一种思考,所以艺术家需要有情怀,才能不忘初心,才能有责任和担当为人民创作精品、传播文化。此外,艺术家还需要有视野、学识和能力。你能不能在国际上自信地表达中华文化、中华哲学?你是否搞清楚了今天艺术与社会的关系?这些素质与头衔、名号无关,艺术家创作本身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从神话创作中可以不断完善自己学术涵养、文化修养等。

  大画家的“小人画”,播撒中华传统文化的种子比宣传作品更重要

  今年2月27日,上海市徐汇区建襄小学的孩子和家长们迎来了一堂特殊的课程。《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的第一批连环画样本出炉后,画家们创作的《伯鲧献身》《补天理水》《伏羲创八卦》《仓颉造字》等一批神话绘本就被送到这里,接受孩子们的“检阅”。

  “‘你们要记住天地间的至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神庄严的声音在六合间回响。太昊伏羲挽起女娲,少昊挚紧随其后,带领人们向高山丛林走去。”这是《伏羲创八卦》绘本的结尾。丰富的画面和文字,孩子们与家长一起抱着连环画阅读,其乐融融,他们对葫芦船、五色石等中华神话元素非常感兴趣。有家长反映,很久没看到这么高质量的绘本了。对创作者来说,这也是观察和改进的好机会。

  学术家园:《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第一批成果是连环画,大画家画“小人画”十分难得,为什么会选择连环画这种艺术形式?

  施大畏:以往我们说到画家的画,可能最直接地就是跟价码联系在一起,不遗余力地宣传作品。但是在这次神话创作中,我们的宗旨是唤起人们对于中华神话的兴趣,进而踏上民族文化的寻根之旅。因此,传播理念比宣传作品更重要。我们希望在读者、尤其是青少年中间播撒下文化的种子,连环画绘本亲和力强,是非常适合的。

  学术家园:就您所了解的,孩子们能看得懂吗?

  施大畏:不仅要问孩子能不能看懂,还要问“孩子妈妈”能不能看懂。家庭是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环节,现在的孩子父母多是70后、80后这代人,他们学习能力强,但是传统文化认识并不深入。“孩子妈妈”看懂了,可以在温馨的亲子关系中把古老的神话故事讲给孩子听,这样孩子就会更明白,受到的传统文化教育扎根更深。

  我们把连环画送到学校里,家长们很欢迎,也提出了不少意见,比如神话中有一些生僻字,能否加注拼音,方便孩子们阅读,这些都会逐步改进。我还希望类似这样的传统文化作品能够进入公共文化服务。我曾经到山西河曲县的一个村子里体验生活,那里有一所小学,孩子们没有什么课外读物,平时只能看看课本,令人心酸。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也应播撒到的贫困地区,送到孩子身边。

  学术家园:《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工程》后续有什么创作计划?

  施大畏:今年两会上,我在小组讨论间隙与文艺界的音乐家委员们聊天,我说可不可以做一个“开天辟地”的交响乐?低音低得像从地下缓缓钻出,高音高得响彻云霄,多美啊。我曾经看过杨丽萍《十面埋伏》的舞剧,我当时就在想,能不能有“女娲补天”题材的舞剧?其实,中华神话是极为丰富的艺术创作资源,值得艺术家去认真挖掘。首批18本连环画出版后,预计到今年6月将出齐30本。随着创作的推进,还有大幅神话主题画,基于一批学者多年研究中华神话文史考证近40万字的文本,而选出的100多个题材,今年年底有望完成。此外还将出版针对成年读者的美文美图,以及专业性的学术著作。五月,我们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文化中心做一个小型展览。比利时是连环画的故乡,通过中华神话走出去,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谢颖)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