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刘兰芳:讲故事的人

2017-03-28 16:22:06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我们曲艺工作者能有今天,要感谢党和国家对曲艺事业的重视,对曲艺人才的尊重。我们在做人、做事上不能骄傲,要做更多的工作回报社会。”

  一块醒木,一张手绢,一把折扇,这简简单单的三样东西,是刘兰芳说书时的全部道具。

  评书,是一门说故事的艺术,无论多么复杂的人物关系,多么庞杂的活动场景,都靠着评书演员的一张嘴来表达,一会儿变幻出人吼马嘶的千军气势,一会儿演绎出美娇娘的忸怩羞涩,一会儿又描摹出权臣的老谋深算……这种神奇的艺术,刘兰芳已经演绎了大半辈子了。

  今年73岁的刘兰芳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协名誉主席,但她广为人熟知的一个身份,依然是评书表演艺术家。

  “职务变了,生活变了,但有一点始终没变,我是一个说书人,这个身份一辈子也变不了。”刘兰芳说话时,声韵中也透着一股铿锵起伏之美。

C20170328002-zx8

  ◆刘兰芳简介

  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多次获国家级文艺大奖及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等称号。代表评书作有《岳飞传》、《杨家将》、《红楼梦》、《一代儒将陈毅》、《古今荣耻谈》等。

  少为人知的勤奋往事

  刘兰芳与评书结缘,从15岁开始。

  1959年初秋的一天,辽宁辽阳的“许长好”茶社里,人头攒动。从鞍山曲艺团来的杨呈田正在台上说唱西河大鼓《精忠说岳》,不时引动得台下阵阵叫好。他扫视台下时,发现那个圆脸大眼、面目清秀的小姑娘又来了,正坐在墙角听得入迷。

  杨呈田向茶社老板娘打听过,这小姑娘出身东北大鼓世家,从小学习大鼓有基础。“正好曲艺团在招学员,不妨让她去试试?”

  就这样,拜别母亲,跟着杨师傅,小刘兰芳踏上了去往鞍山的火车。一长声的汽笛响起,仿佛宣告着刘兰芳曲艺道路的起航。

  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凭着好嗓子考进曲艺团的刘兰芳知道,人生的每一步路都要靠自己。

  学艺那几年,只要师傅的烟袋“咚咚”地敲宿舍窗户,不管天多黑,被窝外面多冷,刘兰芳都第一个爬起来穿好衣服冲出屋外。放假了,其他学员投亲奔友,刘兰芳一个人趴在宿舍床上,听着一墙之隔的说书声,默默地记着“书梁子”(故事梗概)。

  学过评书的人都知道,评书大都是口传心授,几十万、上百万字的评书,内容丰厚,头绪纷繁,情节曲折,人物众多,老师讲个“书梁子”,其余的要靠学生思索、自学、求教。

  刘兰芳的性格里有着东北人特有的泼辣劲儿,少年时,这股劲儿被她用在了学本事上,老师们都喜欢她,有意栽培这个勤奋的学生。而学成登台的刘兰芳更是表现不俗,跟着团里辗转各地演出,所到之处,听她说书的观众渐渐多了起来,“书场来了个新说书的,是个梳着两条大辫子的丫头,说得不错。”几年下来,她在辽沈一带小有名气。

  而令刘兰芳名噪全国的,是一部《岳飞传》。

  刘兰芳的广播评书《岳飞传》作为上世纪80年代的文化标志,早已经深深刻在了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一部好的评书作品不仅需要说书人的传神演绎,更离不开创作者的辛勤写作。而《岳飞传》就是刘兰芳和丈夫王印权的一部“结晶”代表作。

  “文革”后的1979年,正是曲艺发展的春天。鞍山人民广播电台请刘兰芳录一部传统大书。刘兰芳跟王印权商量:还是说《岳飞传》吧。她最喜欢岳飞的忠勇仁义,也曾经跟杨呈田师傅学过《精忠说岳》,记过书梁子。但在十年浩劫中,“书梁子”烧的烧,毁的毁,刘兰芳也是好不容易才寻找到一本《精忠说岳全传》。

  《精忠说岳全传》薄薄一小册,要说成大书,还要在电台录音,需要写成详细的评书脚本。怎么办?自己动手!

  王印权是刘兰芳的生活伴侣,也是她的事业伙伴,他说快板书,尤其擅长创作。

  于是,白天刘兰芳和王印权照旧在团里演出两三场。晚上,两口子回到家后,就开始了评书创作。家里小连一张桌子都没有,他们就等父母和孩子们睡着了,在过道的灶台上铺上报纸,当成写作的书桌。

  夜静时分,夫妻俩相对而坐,一边翻资料,一边捋“书梁子”。往往是刘兰芳写第一稿,王印权去睡觉。到后半夜第一稿写完,刘兰芳再叫醒王印权,由他加工润色一遍,她自己上床睡觉。清晨刘兰芳起来跑步、练“喷口”,一连大半年都是如此。

  儿子们正处在淘气的年龄,家里常常被翻得乱七八糟,根本没办法写作。

  看在眼里的王印权给刘兰芳在招待所定了一间房。“那里清净,去那里写吧。”

  “不行!家里怎么办?而且,去招待所要花不少钱……”

  “在你心里,书不比钱重要?我还不知道你?”了解妻子的丈夫独自带着儿子们,还每天做好饭给她送去。

  经过7个多月的夫妻搭班“连续作业”,1979年9月1日,117回60余万字的《岳飞传》终于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首播了。很快,全国百余家电台复录播出。

  全国为之轰动。《岳飞传》很快被出版发行,刘兰芳每天都能收到一二十封来自全国听众的来信,从这些来信里,刘兰芳得知:工厂为了工人集中收听调整了工作时间;百货商场里的半导体收音机被抢购一空;老人、大人、小孩一到点儿就准时守候在收音机旁……

  为了《岳飞传》,刘兰芳和王印权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收到如此强烈的反响,她心里非常高兴,却也很清醒自己的成绩:“我是一名文艺工作者,虽然不像工人那样生产出产品,不像农民那样种出粮食,不像科学家那样发明创造,但我做了自己该做的,给全国人民送去了他们需要的精神食粮。”

  这一年,刘兰芳35岁,王印权39岁,风华正茂。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专题报道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2000多位政协委员深入协商议政,认真履行职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