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文化薪火的传播者 ———缅怀刘振强先生

2017-03-27 16:55:16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我最早知道刘振强是我师伯潘重规先生介绍,我从他那里了解了刘先生的许多传奇故事,大概港台文化人对他都是不陌生的。1988年,两岸刚刚开放交流,他就派了两个编辑来大陆广泛访问学术界名流,并向他们征稿。

  春节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我看到桌上摆着台湾三民书局创办人刘振强董事长贺卡,20多年了,刘先生的贺卡总是这样的准时,我们相互间问候应该至少有21年了。

  5天后,我在台湾《联合报》上吃惊的读到刘先生去世的噩耗,我的心被重重一击,一种难以名状的痛楚袭心。一颗灿烂的星星陨落了,一个了不起的文化薪火的传播者离世了,这是中国文化难以弥补的损失。噩耗说,他辞于1月23日,享年86岁,他立下遗嘱,不办公祭,不开追悼会,悄悄地走了,就像他一生,不求闻达,低调做人,如今,他同样不想惊吵世人,悄然走了!

  一

  刘振强先生1949年由上海赴台,他父亲在上海任中学校长,家教甚严,他母亲也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她嘱他当个“上等人”,即有错即改人。他只身闯台湾,从底层做起,志在出版业,于是与另两个友人合伙办了“三民书局”,即三个小民合办的出版社,并非与当局有关的“三民主义”机构。他从一个小店铺,办成拥有两幢大厦的东大图书公司,俨然成了一个出版“小王国”,先后出版了近万种图书,海峡两岸许多文化名人著作都曾在他的“三民”出版。

  我最早知道刘振强是我师伯潘重规先生介绍,我从他那里了解了刘先生的许多传奇故事,大概港台文化人对他都是不陌生的。1988年,两岸刚刚开放交流,他就派了两个编辑来大陆广泛访问学术界名流,并向他们征稿。我当时在大陆第一个对台交流团体———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促进会任秘书长,也经常接受他们的来访,与黄国钟先生等成了莫逆。这些编辑敬业、守信、谦卑、正派,极懂业务,像蜜蜂一样在两岸辛勤采蜜,他们是我接待过无数批访客中,唯一不接受招待的来客,可见三民书局风气之正。

  我从黄国钟先生等人那里进一步了解刘振强先生为人,以及他们的业务。他们最早是做学校的辅导读物,后致力出版《古籍今注新译丛书》《中国古典名著丛书》《世界哲学家丛书》《音乐丛书》《沧海丛书》等丛书以及中外各种词典……达二三百种,坚持了50多年。

  黄国钟先生也向我约稿,我高兴地应允了。但我当时一边要从事历史研究所的工作,一边要从事两岸关系研究工作,集中不了精力完成一部专著。于是将手边一篇论文《章太炎寓沪考》———对我先祖父在上海工作生活40年的考证,扩充成10多万字的一部“小书”,交给了三民书局。

  1995年,我作为大陆首批台湾问题研究专家赴台访问,日程中安排了访问三民书局,刘振强先生高兴地安排了与我见面,但由于当时赴台手续繁琐,三次更改日程,刘先生也三次调整了赴美计划,以践相见之诺。3月20日我经一天折腾很晚抵达台北宿地,想不到黄国钟先生一行已在饭店等候,将刚刚出版的《沪上春秋———章太炎与上海》送到我手上,真让我大喜过望,心暖不已。《沪上春秋》虽是小册子,但内容严肃正经,填补了对章太炎研究的不足,且装帧印刷讲究,显示了出版的水平。

  3日后我与刘振强先生终于见面了,他虽长我10岁,但显得比年龄苍老,更显厚道,手足之间显得斯文优雅,充满中国文人的风味。他说他要在一家最好的饭店请我吃饭,到达一看竟是一家上海餐馆。他三次改动日程,竟为在上海餐馆招待一个久住上海的客人,真不可思议。但对他来讲,上海是他的家乡,是一个游子心中最神圣的地方,以家乡最好的菜招待最尊贵的客人,在他心里也许是最合适的。

  饭后他陪我参观了他们的办公大楼,巍巍两幢大厦,一幢出租,以租养文,一幢为办公大楼从地下一层至楼上四层均为图书销售部,陈列着12万多种书籍(当时国内最大书店——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只有4万册书,如今三民书局书店销售部已近20万种书籍了)。环境典雅、舒适、宽畅,处处有座位,时时有音乐,让人置于书海之中,产生了对知识的敬畏。20年前,我看到这样的书城,真是目瞪口呆,敬佩不已。台湾的诚品书店,名声很大,其实无论规模与书种,都是无法与三民媲美的。

  大楼其他楼层均是编辑部,400多个员工埋头工作,井井有条,已经用上电脑,在从事着几个重大项目,让我震惊不已。

  二

  刘振强先生一生做了两件大事。

  辞典是一国文化的总汇,1936年中华书局出版过中国近代第一部《辞海》,收条目85803个,总字数为676万字。但几十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增删,于是三民书局以一家之力,历时14年,完成了一部《大辞典》,收词条127430条,总字数达1600万字,投入资金1.6亿元新台币,足以买下当时台北重庆南路的5栋店面。编写过程中,精益求精的动人故事,不胜枚举。为此用尽他所有资金,但他为中华文化,毫不犹豫。

  第二件是实施了20年的“造字工程”。当时台湾也进入了电脑时代,但没有一套中国人自己造的电脑字库,于是他决定由三民书局自己造一套全新的字库。当年我参观三民书局时,他们上下员工正在致力这项工程。近阅李昕先生写的《书界奇人刘振强》一文中有较详尽描述——

  刘先生再次横下一条心,要制作一套真正由中国人一笔一画写出的包含各种字体的电脑字库。不仅汉字要齐,要规范,而且要美观,看上去好看、舒服,具有中国书法的美感。他觉得,以我们泱泱华夏,五千年文化传承,怎么能没有一个让我们自己喜欢,感到满意的汉字系统?

  于是他招聘美工,成立造字部门,从授课培训开始,请专家指导美工写字。先把字的框架写在网格纸上,然后用毛笔描黑,再扫描输入电脑,最后在电脑上修改。需要写出的汉字字体包括宋体、楷体、黑体、小篆等六种,每种包含6万到9万个汉字不等,这样的大字库,将目前在各种珍稀版本图书中能够搜罗到的汉字都包罗进去,使之再无缺字可言。

  在实施造字工程的同时,刘先生又发现,现有的电脑排版软件,对于驾驭他所开发的超大型字库来说,效能不足。于是他另行组织团队,重新开发三民自己的自动化排版系统,使字库与排版系统相匹配。这样,造字和软件开发两个团队,在书局内部,开始了马拉松式的协同运动,累计长达20年之久。耗资财、人力难以计数。

  造字过程中,他稍有不满,就会报废重造,为此他聘用了美工就达120多人,他以极度负责精神追求完美。

  另有一事也反映了刘先生追求完美的性格。他在他的大楼上要写八个大字——“三民书局文化大楼”,请我帮忙,要找大陆书法最好的人来写,我推荐沙孟海先生,于是他让我去求字,我就请沙孟海先生书写了八个气派极大的“三民书局文化大楼”大字,迄今还耸立在楼端。刘先生极为满意,可见他追求完美的性格。

  三

  刘振强先生孜孜不倦传播中华文化,是文化薪火的传播者,值得两岸民众缅怀与敬重。

  刘振强先生虽没有高谈阔论,但他的一生,实实在在捍卫了中华文化,为传承中华文化作出了贡献。我曾约他在上海一见,我也向汪道涵先生介绍过他,汪先生听了深为感动,特嘱我代他诚邀刘先生来访。

  刘振强先生虽没有回过大陆,但大陆会记住他,两岸民众会缅怀他,他留下的文化财富,将与日月同在。

  写于2017年2月18日。

  (章念驰 作者系章太炎之孙、上海市政府参事。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