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说不尽那昆曲情 ——昆曲表演艺术家汪世瑜讲述昆曲人生

2017-03-26 16:11:22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编者按:昆曲,又称昆剧、昆腔、昆山腔,作为中国古老的剧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珍宝。昆曲,还被称为艺术百花园里的兰花,这一茎幽兰历经几百年浮沉,至今仍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这与诸多艺术家的辛勤付出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当代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汪世瑜便是其中一位。他虽非出身昆曲世家,却从小与昆曲结缘,并最终走上昆曲路,不仅担任多部昆曲剧目的主演,获得“巾生魁首”的美誉与第三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还老当益壮,在近年来执导青春版《牡丹亭》,使古老的昆曲焕发出青春的活力。本期华夏周末纪事栏目约访汪世瑜先生,来讲述他60余载的悠悠昆曲情。

  一

  我与昆曲结缘,基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的祖上从来没有从事昆曲的,当时我在上海读书,小学毕业后,约了几位同学去昆山玩,看到当地在招考昆曲演员,但是考试刚刚结束了,连昆曲是什么都不很清楚的我们,抱着玩玩的心态,要求一定参加考试。主考官周传瑛先生出来一看,觉得我的声音洪亮,眼睛会说话,表达能力还不错,就破例允许我们进考场试一下。

  轮到我考试的时候,周传瑛先生让我看了《琴挑·懒画眉》中的第一句唱“月明云淡露华浓”七个字,然后问我是否认识,我回答认识,接下来又考试了舞蹈、身段等。等到走出考场,周传瑛问我,刚才让你看的几个字还记得吗?我脱口而出,“月明云淡露华浓。”就这样,他发现我记忆力也很强,竟破格录用了我。最后我的几个同学中只有我被录取,于是,我跟着周传瑛先生到了浙江昆剧团,开始走进昆曲的艺术殿堂。

  虽然考上了,但从未接触过任何戏曲的我,完全是一张白纸,一切都要从零学起。在学戏期间,我特别喜欢看周传瑛先生的表演,他有时表演英武飒爽的武生,有时表演凄苦寒酸的穷生,有时还表演志得意满的官生……他所扮演的小生角色在昆曲舞台上散发着独特的魅力,在对昆曲表演的耳濡目染下,我开始逐渐喜欢上小生的行当。但由于当时我的嗓子粗、眼睛大、脸型宽,很多老师开玩笑说我只适合演大花脸,不适合演小生。我坚持学习小生,后来周传瑛先生力排众议,亲自来教我,我每天学、时刻学,最终,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现在回想起来,我仍会充满感慨——人一定要有梦,为了实现这个梦,才会锲而不舍地探索,才会奋不顾身地拼搏。我在小生行当有所成就,与周传瑛先生的教导分不开,也与我从小非学小生不可的志向分不开。

  《玉簪记·琴挑》是我的开蒙戏。我扮演的是小生潘必正,走的台步是巾生步。记得当时周传瑛先生教我走台步,让我整整走了三个月,我有些厌烦,觉得我是来学戏的,为何不教戏,却每天来来回回走这“七步路”。等到了舞台上,我才真正明白了,万丈高楼平地起,再完美的艺术最关键的都是将基本功打扎实。周传瑛先生教我走的这“七步路”可以说奠定了我整个艺术生涯的基础,乃至每当我一演出,都会有观众或专家称赞道,汪世瑜的台步又稳又好。由此可见,周传瑛先生参与改编、导演与主演的《十五贯》,使“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是由多么扎实而深厚的基础所累积而成的。巾生多是古代的书生才子,讲究温文尔雅,但在表演中,还需要注意到,一定要演绎出古代书生所特有的书卷气与才情。这种文化内涵,如果演员本身没有,即使戴着书生帽,穿着书生服,也很难表现出来。为了提高文学修养,我开始利用闲暇时间学古诗、练书法,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自身具备了一定的文学底蕴,才能由内而外演绎出古代才子的真正气质。

  《西园记》,可以说是我的成名作。这部戏凝聚了很多老师的精华与心血。为了排好这部戏,我接受了12位传字辈老师的精心教导与细心指点,人物的性格、人物之间的关系、故事的脉络乃至我的每个动作细节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捋过。每次舞台演出后,他们都会帮我剖析哪些应该有的效果没有达到,为何没有达到?比如有一个情节,是小姐丢掉梅花,书生多情误解,说了一句“多谢小姐”,这其实是个逗笑的“包袱”,但观众却没有反应?经过捉摸,思考到观众看戏也需要一个接受过程,小姐随意丢掉的梅花,书生反认为是特意给自己的,在书生说“多谢小姐”之前应该留给观众想象的时间,于是在后边演出中我在说“多谢小姐”前稍微停顿了一下,效果便显现了出来。类似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通过不断表演,不断总结,《西园记》的演出逐渐走向成熟。当时我只有21岁,排演这么大部头的小生戏,可想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与压力,因此演出的成功,至今仍难以忘怀。在今天看来,这部戏的成功于我而言无疑有些“拔苗助长”,但也正是这部戏,让我经历了大考验,实现了大飞跃,开始站在诸位前辈的肩膀上继续前行。

  后来,我经历了很多磨炼,比如剧团解散,在“文革”期间转行当了8年的农村教师,等等。但正因为小时候积累下扎实的基本功与较多的演出经验,1979年我经过短暂的恢复,便出演了《西园记》并获得了成功。后来我还拍摄昆曲电影,走上昆曲工作的管理岗位,等等,我始终都投身于昆曲的艺术事业中,因为我始终认为,只要认准一件事,就要始终秉持一个认真态度,三心二意肯定做不好,只有认真才能有所成就。当然,还需要有一份对待昆曲事业的热爱与执着,做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才能产生创新意识,守住自己已学会的,探索人民所需要的,根据社会发展与时代进步,吸收别人的长处,补充自己的不足,开创新的艺术理念。

  二

  2004年,我开始导演由白先勇先生改编的青春版《牡丹亭》。在这之前,我从未当过导演,当导演于我来说,纯属外行,后来在白先勇先生的一再坚持与信任下,我最终接受下来。因为我想,我之前当过老师,老师管理学生管理一个班,就需要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这和导演管理整个剧组应该是一个道理,老师其实也起到了导演的作用。其实担任青春版《牡丹亭》导演的过程,更多的是跟各方面专家切磋的过程,我在其中也收获匪浅。于是我抱着一个虚心学习的心态导演了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先生改编青春版《牡丹亭》的初衷,首先就是体现昆曲的青春以及传统文化的时尚,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在排练一部戏,而且还在表明,昆曲或传统文化到底要告诉今人什么,怎样使今人重新关注昆曲和传统文化。虽然昆曲在2001年就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述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但当时昆曲的生存生态并不是很理想,不管是演员还是观众,都呈现出老龄化的现象与趋势,演员多是六七十岁的老演员,观众基本都是年老的退休的老观众,台上台下都是老人,这不免使我们产生忧虑:昆曲将来全部老龄化后,势必会离开社会,离开时代,生存不下去。如何使古老的昆曲艺术重焕青春的活力,成为我们思考的问题,也成为我们昆曲工作者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使命。而青春版《牡丹亭》则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明确的路径:想要在台下吸引与培养年轻观众,就要在台上选拔与培养年轻演员。青春版《牡丹亭》开始选用二十来岁的青春靓丽的演员,舞台上所呈现出的青春与美迅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观众特别是青年学子,不管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等学府,还是在社会各界,很多原来不懂昆曲、不喜欢昆曲的年轻人,开始了解昆曲并喜爱上了昆曲。从2004年至今已十几载,青春版《牡丹亭》在国内外演出200多场,有70%的观众都是年轻人,培养了新演员也吸引了新观众,可以说达到了我们的初衷。实践证明,青春版《牡丹亭》的轰动,对弘扬昆曲艺术与传统文化,对提高演员的质量,加快培养年轻演员与年轻观众,是非常有用的。现在,青春版《牡丹亭》每年还在不断演出,相信不论在何时何地,只要与时俱进,符合当代人民的审美需求,青春版《牡丹亭》都是深受欢迎的。

  让我们的人民喜欢自己的民族文化,是我们作为文艺工作者所始终追求的目标。具体到昆曲,昆曲依存于广大人民,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提升它的生命力,使更多的人喜欢上昆曲艺术,一旦喜欢才会产生感情。这还需要用适当的方式与途径去培养年轻人既要懂昆曲又要爱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可谓做了比较好的示范。

  三

  我是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每年参加两会,都会提交两三件关于保护与传承昆曲的提案或建议,我觉得我有义务和责任为保护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做一些事情。而每次全国政协文艺界的调研,也是我最喜欢参加的。我曾跟随全国政协到全国各地去考察、调研昆曲保护、传承与发展的现状,特别是2004年前后所参与写出的调研报告,推动了文化部与财政部联合下发《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实施方案》,里面规定自2005年至2009年国家财政拨款5000万元来实施对昆曲艺术的抢救、保护与扶持。从某种意义上说,昆曲的复兴,与全国政协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就像不久前俞正声主席所说,“一届政协委员,一生政协情缘。”我今年已经77岁了,虽然已经不再履委员的职,但我依然会尽委员的责。我相信我对于昆曲艺术还是会有新的贡献,因为我是认真对待每一件事的,我是热爱我所从事的事业的,我是始终秉持一种创新理念的,这样,面对社会与时代的飞速发展,我就不会感到无所适从,不会感到“江郎才尽”。

  现在除了导演青春版《牡丹亭》,我还坚守在教学的岗位上,感觉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在教育领域,继续推进昆曲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昆曲的发展,需要将理论研究与舞台实践相结合,只有有了理论作支撑,才能将人物角色刻画得比较深刻,表演不只流于程式,角色更富有个性。这就需要昆曲教育不仅仅单纯停留在过去言传身教的传统模式上,还要做好昆曲的理论建设,使新一代的昆曲演员与工作者,既要充分掌握昆曲典范的、规律的、程式化的表演,又要灵活运用、深刻剖析人物的内心世界。我们这一代文艺工作者在不断探索建设昆曲理论,希望下一代文艺工作者能将昆曲理论更好更系统地总结出来,使昆曲艺术像舞蹈、音乐那样有专门的理论指导,这样才能使昆曲永远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使这朵幽兰散发着永远的芬芳……(汪世瑜 本报记者 张丽)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