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我不敢对喜剧有丝毫不敬”——专访青年演员常远

2017-03-24 14:28:15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常远(左三)等在《欢乐喜剧人3》中表演《地铁故事1》

  如今令常远感到开心的事是,很多观众都是通过喜剧表演了解并且喜爱自己的,而不再仅仅因为自己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的长孙” 。作为常派相声的第四代传人,常远如今的身份绝不止相声演员一种,说相声、演舞台剧、参加综艺节目、演影视剧……身为开心麻花签约演员的他,已是标准的“全能艺人” 。

  也正是因为对表演领域的不断拓展,常远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曝光机会。如果说2012年和2013年央视春晚的两个小品《天网恢恢》和《大城小事》让他初试啼声,电影《夏洛特烦恼》与《情圣》令他广为人知,那么去年的《喜剧总动员》和今年的《欢乐喜剧人》两档电视喜剧综艺节目,则真正让他深入人心。

  希望让几十年后的观众笑中带泪

  “打心底说,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电视综艺这种形式。 ”常远对于电视综艺节目的态度,着实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因为这类节目往往偏重于彰显演员的个人魅力,而不是角色的魅力。 ”常远坦言,他不希望观众过多了解自己,“我更希望他们能被我塑造的人物折服。 ”

  但与此同时,常远也很感激综艺节目对自己的历练。“每一场表演,对我而言都是一次提高。 ”因为无论在《喜剧总动员》中还是在《欢乐喜剧人》里,常远和他的团队实际上都是创作的主导者。“看似只有十几分钟的节目,剧本是我们一个字儿一个字儿抠出来的,表演是我们一点儿一点儿磨出来的,道具、灯光、音乐、服装等因素哪个都不能忽视,就连后期剪辑我们都要考虑到,必须得给剪辑师‘留口儿’ 。 ”最终呈现的节目,每个细节都是常远团队的责任。“我们这才发现,主导创作远比单纯的表演困难。 ”常远感慨道。

  例如在讽刺喜剧《装鳖的人》中,常远演绎的“常科长” ,举手投足间都是一个内心戏十足的官场人,无论悠闲品茶时的神情,还是搬桌子起范儿“讲两句” ,抑或见到“新厂长”时无缝切换的“崇拜脸” ,常远都塑造得张弛有度、收放自如。“我们将复杂的官场人情世故安排在校园家长会中,试图以俯视的视角聚焦社会现象,讽刺部分官场人欺下瞒上、左右逢源的不良做派。 ”常远说。

  除了讽刺喜剧, 《欢乐喜剧人》中的常远更多演绎的是充满正能量的现实题材作品, 《圣诞快乐》 《地铁故事》《回家》等节目都令观众在笑过之后深受感动。常远还记得小学上语文课写作文的时候,老师总告诉他“要提炼中心思想” ,长大后,他对此仍深以为然。“喜剧是面向全社会的,观众形形色色,有老有少,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创作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作品,在点滴间感染观众。 ”但他同时强调,自己没有刻意去煽情,“只是故事、人物发展到这儿了,水到渠成了,观众自然会感动、会落泪。而他们的内心被打动了,才会真正记住这个作品。 ”

  与《天网恢恢》《大城小事》时代相比,近几年常远的创作与表演出现了显而易见的转型。“过去的创作主要是找兴奋点,从喜感出发,想到一个好玩的点子就可以拓展出一个作品。而现在的创作,我更多是从情感出发,如果作品里有能打动我情感的兴奋点,我才反推回去琢磨段子和包袱。 ”常远如是说。

  也许因为出生于相声世家,常远从来不敢对喜剧有丝毫不敬。爷爷常宝华常告诫他, “不是观众笑了就有包袱” 。“如果观众看完我们的节目,笑过就过了,心里什么也留不下来,那么这个节目就是失败的,本质上是在浪费观众的生命。 ”常远十分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留下来” ,让几十年后的观众看过后依旧笑中带泪。

  好的喜剧跟好笑的喜剧有很大区别

  虽然在舞台上的表演行云流水,但台下的常远却是个话不多的人,他甚至用“偏执”和“慢热”来形容自己。“就拿这次参加《欢乐喜剧人》来说,创作的过程其实特别煎熬。 ”常远表示,自己是一个典型的天秤座,“换句话说我是一个选择恐惧症患者,在创作过程中经常思来想去,不停地跟自己、跟同伴较劲。 ”但创作的方向一旦确定下来,常远就会一条路走到头,甚至不撞南墙不死心。

  常远这种对创作较真的性格,与他的成长环境息息相关。从小对相声耳濡目染的常远, 6岁半便登上了1988年央视春晚的舞台,跟着爷爷常宝华合说了相声《对话趣谈》。爷爷对于常远的影响,不言而喻。他还记得,自己十六七岁时有一次在大学校园演出,演完之后觉得发挥尚可,但爷爷却把自己叫到了后台。“他严厉地批评我:‘你这说的也叫相声?你就根本不应该干这行! ’虽然旁边的人都安慰我,但我心里挺难受的,开始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说相声。 ”自那之后,常远就痛下决心钻研喜剧表演。“我很理解爷爷,他是恨铁不成钢,知道只有当面严厉批评,才能让我长记性。 ”

  即便是进入大名鼎鼎的开心麻花团队后,常远依旧遵循着爷爷的教导,努力做一个对艺术一丝不苟的人。“开心麻花是一个特别尊重集体智慧的团队,在这里排练演出,谁都可以发言,大家集思广益,头脑风暴,每个人都有自己施展的空间,只要是好包袱都可能被采纳。 ”与此同时,常远认为开心麻花还是一个特别有个性的团队,“我周围有一群个性十足的演员,而我可能是其中最没个性的一个,这反而凸显了我的个性。 ”常远笑言。

  在赖以成名的短剧、小品之外,常远其实还有一个电影梦。“对于喜剧而言,体量越小的作品越难做。十几分钟的节目,要兼顾的东西太多了,得把人物塑造出来,得让观众搞明白整个故事,得有包袱让观众笑,还得有情感让观众哭,真可谓浓缩的精华。 ”常远认为,电影创作是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如果能给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让我讲述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故事,我肯定会特别珍惜。 ”

  常远告诉记者,周星驰是自己最喜爱的喜剧人之一。小时候偶然看过一部周星驰的电影后,常远就迷上了这位喜剧天才的作品,“我觉得他的喜剧简直太特别了” 。之后常远就到处去租周星驰电影的录像带,直到有一天录像厅老板说已经没有周星驰的电影了。常远恳求老板再帮自己找找,老板回答说: “不是我这儿没了,是全世界都没了,因为他所有的电影你都看过了。 ”听了老板的话,常远霎时间觉得,自己的童年结束了。

  “周星驰的喜剧电影,不仅是好笑的喜剧,更是好的喜剧。 ”常远认为,好的喜剧跟好笑的喜剧有很大区别,“我希望创作的是好的喜剧,而不仅是好笑的喜剧。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 《夏洛特烦恼》《情圣》等影片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配角常远,就能成为一部好的喜剧电影的掌舵者。(李博)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