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曹文轩:中国文学其实已经走向世界了

2016-11-30 10:24:58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今年4月9日,在意大利玻利维亚,我被宣布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是华人第一次得这个奖。发布消息和颁奖有一个时间差,颁奖是8月20日,在新西兰的奥克兰。我还记得那个巨大的场面,有700个人,一个非常大型的宴会,那个宴会就只有一件事,就是宣布我获奖。这对我个人来讲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中国文学要走向世界,中国作家必须坚定地立足于自己的这块土地

  说老实话,媒体一直采访我,问我是不是感到很兴奋?我说不,我感到很欣慰。这句话什么意思?十多年前,我就对中国文学做过一个判断,中国最优秀的文学作品就是国际水准的作品。当然那个时候大概不会有太多人支持我的看法。后来就有一个人得奖了,莫言。当莫言得奖的时候,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莫言得奖第一高兴的是莫言,第二个高兴的是我,因为这验证了我对中国文学的判断。到2016年我获得了安徒生奖,这个奖再次证明了我对中国文学所做的基本判断。所以我说不是我感到兴奋,是我感到无比欣慰。这两个奖支持了我对中国文学的判断。

  中国文学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它其实已经走向世界了。我、刘震云,我们差不多每年都有许多次和世界各地文学界的交流活动,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文学正在被世界越来越广泛地注意和重视。当然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即怎样让世界更加重视中国文学。这里必须要看到一个背景,中国曾经是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改革开放之后我们才把门再次打开。打开之后需要有一个过程,也就是说你得允许人家在你大门打开之后,在外面有一阵时间的张望。因为你这个门关得太久了,所以别人不可能一下子走进你的门里面来。所以我说这种情况之下,你最好倚着你的门口,做一个非常优雅的姿势,说“请进,那里面有大好的风景” 。这需要我们踏踏实实地做一些工作。

  另外,我特别想说的是,我们与世界的交流,责任不完全在我们这一方,世界也要改变姿态,要用更宽容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文学。我总觉得我们的信息是严重不对称的。简单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出版一部作品,为了想让世界知道,我们自己主动翻译成英文请他们看。请问哪个英语国家他们的作品出版之后把他们的作品翻译成汉语请我们看?这是信息严重不对称。所以中国文学走向世界,需要中国作家和世界的共同努力,我们才能够有更好的局面。这是我非常深切的一个感受。

  从我个人来讲,中国文学要走向世界,中国作家必须坚定地立足于自己的这块土地,应该知道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向你提供了丰富的写作资源,这个资源大概是任何国家和任何民族都不具备的。我一直在想,二次大战之后整个欧洲几乎没有发生重大事件,可是这个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多少事情。所以中国故事,是这个世界上非常难得的故事。当然,中国作家还同时要做一件事情:在讲中国故事的时候,你必须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去思考人类存在的基本状态。一个中国故事,一个全人类的主题,这两者就注定了我们的文学作品一定会走向世界的。

  8月20日在新西兰颁奖的时候,安徒生奖评奖委员会主席讲了一段话,他在讲这段话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全场一片安静。他说安徒生奖评奖历史漫长,在这个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所有评委把票投给一个作家,他说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这一次十位评委毫无争议地把票投给了一个中国作家。事后我就在想,这个情况是怎么发生的,我想来想去就是一个原因,我写的是中国故事。中国向我提供了这个世界上非常难得的文学写作资源。另外,我思考的那些问题,大概是人类共同存在的问题。这就是获奖的根本原因。

  一个作家站在这块土地上的时候,同时他的目光应该穿越这个国家的界碑

  我是参加了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的作家,现场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其实很丰富,因为他在讲话过程中还有一些穿插的内容,那些精神也是非常好的。这个讲话和我们作家心里想到的问题是高度一致的,他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做了非常深入的阐释。我的一个深切感受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文学的了解以及他对文学的感知和我们这些作家对文学的了解和感知非常一致。我后来仔细地查阅了他在当时讲话中提到的那么大的一个书单,发现我们这些作家和习近平总书记所看的书也是高度一致的。他讲到一个作家对这个社会,对这个民族的担当。我想大概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的作家都应该有对民族、国家的担当,这是毫无疑问的。

  关于底线的问题,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国家的作家是没有写作底线的,无论是什么制度的国家,一定会有底线。中国作家也一样,必须有一些底线,这些底线是不可以穿破的,穿破了对国家无益、对民族无益、对人类无益,这也是我在听习近平总书记讲话时候的另外一个感受。

  另外,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过程中始终在讲中国文学怎么走向世界。习近平总书记其实说得也很清楚,他说到的这些观点和我们作家所思考的问题也是高度一致的,这就是中国作家必须站在生他养他的这块土地上,我们必须明白这一点。同时,他也指出文学也应该站在人类的高度去思考、去写作。我自己的感受是,一个作家站在这块土地上的时候,同时他的目光应该穿越这个国家的界碑,去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然后思考整个人类应当思考的那些问题。

  总而言之,在听讲话的整个过程里,我的直觉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所有问题,至少对我个人而言,和我这么多年来想到的问题高度吻合、高度一致。只不过我们只是在潜意识里在想这些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里把它更加理论化、更加理性地作了分析。所以这次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我们所有作家感受到的就是中国的作家在一个相当自由的状态里进行我们的文学写作。我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不能写。假如说有什么东西不能写,我就知道那是全人类的无论哪个国家的作家都必须坚守的道德底线,这些底线是不可以穿破的。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不可以写。这是我一个非常深切的感受。

  (本文系本报记者乔燕冰根据曹文轩在11月28日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整理,标题为整理者所加,未经本人审阅)

  曹文轩(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作家)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