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缅怀漫画大师丁聪 ——写在丁聪先生百年诞辰纪念

2016-11-29 08:15:17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漫画艺术在中国是个新兴的门类。自五四运动之后,随着西方文化的涌入,其中讽刺画样式在社会上流行。同时涌现了一批青年才俊投入漫画艺术的创作。尤其在上海等大城市,左翼文艺战线的新兴版画、漫画运动,为反帝、反封建、反独裁的革命斗争发挥了匕首的作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延安等红色根据地和白区的木刻版画和漫画,都为团结人民、打击敌人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的历次运动和国际斗争,漫画艺术几乎都是冲锋在前。所以我从20世纪50年代喜爱画画,到投身学习美术时,就被漫画所吸引。儿童时期用粉笔在地上、黑板上画个美国佬什么的,觉得好玩。1957年我考入西安美院附中,又读了西安美院大学本科,近10年的专业训练中,并没有漫画学科,但是中外漫画家的作品仍然吸引着我。苏联的叶菲莫夫、库克雷尼克塞,中国的张乐平、华君武、方成、锺灵、叶浅予、沈同衡、张仃等艺术家配合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而创作的作品发表在报纸刊物、书籍插图等等宣传品上,陪伴着我们的成长,老师并不宣讲漫画的艺术性和画法。但是漫画艺术的特殊魅力和夸张变形的视觉效果、巧妙构思,忍俊不禁而绝妙地表现手法,痛快淋漓丑化敌人的快感,批判的锋芒和辛辣的嘲笑,以及难以言状的趣味吸引我们,影响我们的政治立场和是非观,其艺术之美令我们陶醉其中。欣赏漫画的兴趣几十年来都没消退,这其中对丁聪先生的漫画就有很深的印象。

丁聪

  丁聪

“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上”

  “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上”

成名之后

  成名之后

没有刺就好了 ▲丁聪漫画作品回顾

  没有刺就好了

远视眼

  远视眼▲丁聪漫画作品回顾

  后来又阅读了毕克官先生编著的《中国漫画史话》,沈建中先生编著的《抗战漫画》。对丁聪先生在中国漫画史上所具有的重要地位和做出的杰出贡献有了认识。所以在内心深处就埋下了敬重他,又想和他亲近的愿望,只是平时没有合适的理由去打扰他。1985年,中国美协在山东济南召开第四届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时,我得到叶浅予先生的引荐,认识了丁聪先生。所以在散会的时候,叶先生说,“你陪同丁聪一块回北京。”坐在火车上无拘无束地聊天,相谈甚欢。这才开始与丁聪先生近距离的接触,丁聪先生笑呵呵的,十分谦和又温润地说,“叶浅予是我父亲的朋友,他比我大9岁。当年在上海,他是我家的常客。论辈分,我应该叫他叔叔,现在成了老朋友。这几十年了,我们处得非常好,可以说无话不谈。”流露出来他对叶先生的敬重和不一般的关系。他的随和亲切的笑容,很快打消了我们在长辈面前的陌生感,他也在欢快声中对自己当下的困境慢慢地道来。他说:“我一辈子爱看书,也爱买书,买画册,我有不少朋友也喜欢给我送书。过去我画漫画多,现在画文学插图多,还要当编辑、画封面、设计版式、画广告等等,但是住房特别小。《人民画报》社分的一间小房子,实在太拥挤……咱们回到北京,路过魏公村,请你顺便到我家看一看,回到部里,能不能给领导反映一下,争取有所改善。”丁聪先生诚恳与信任的言语,使我很受感动。作为晚辈、艺术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完全应该给老艺术家办事,所以我便满口答应,一定先去丁先生的寒舍观光。

  等在屋子门口迎接我们的丁夫人沈俊先生也是笑呵呵的,推开房门欢迎我们进家。环顾四周,眼前的状况确实让我们惊讶。狭长的房间两侧堆满了各种书籍、杂志、画报,靠西边的墙支着一张小桌子,上面俨然堆满了书报、画稿、草图,只有近50公分的一小块毛毡平放着,旁边是丁聪先生画画用的铅笔、毛笔、墨水、尺子、小刀之类的工具。我们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一个著名的大画家的境遇确实比想象得差。但是老两口还是满脸笑容。我深深地佩服丁聪先生的豁达和乐观,他并没有因为条件窘迫而放松自己的艺术创作。也许因为他自1957年后,曾有20年的右派生涯和北大荒经历,早已磨砺了自己的意志。在此时,面对我们想象不出的困顿,他却不曾气馁,不曾消磨了自己的意志,所以也不屑因眼下的这样的状况去叫苦连天。丁聪先生说:“现在能画画就很高兴,很知足了。”所以再发奋努力,咬定青山不动摇,去夺回失去的宝贵年华。夜以继日地犹如小伙子一样的拼命作画。我佩服二老坚强的韧性和刻苦的精神。因此他们夫妇两人总是乐观向上,就在这个寒舍里为公众画出了大量的美术作品,创造了自己艺术生涯中新的高峰,不断地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赢得观众的喜爱。

  回到文化部,我以崇敬的心情向艺术局李刚局长如实写了报告,那时部局领导都在积极地为“文革”中受迫害的知识分子、艺术家落实政策。对此,局领导很快就做了批示和安排,给丁聪先生在中国画研究院(现国家画院)的旁边为艺术家们新建的高知楼落实了四间一套的住房。从此,丁聪先生有了会客室,有了一间画室、卧室、书房。不过到处还是堆满了书籍和画册,连过道都堆满了他自己的出版物。老人家依旧是乐呵呵地说,“我这个人就是爱买书,买画册,这个毛病改不了,等以后我把它们都捐献了。”

  在这里,他创作的劲头更足,很辛苦,但是快乐着。有一度,叶浅予先生也想把房子换到这里,和丁聪先生共度晚年。为此,我积极地和中央民族乐团著名作曲家兼指挥刘文金团长沟通,用叶先生在东总布胡同的住房交换,使叶先生能够和丁聪住在一层楼上。后来因为叶先生亲属不同意,所以没有办成。虽然如此,丁聪先生和叶浅予等老朋友坚持经常聚会。丁聪先生不负改革开放带来的春天般的新时期,才思泉涌,漫画、人像、插图、封面设计、速写、黑白画、水彩画等各种形式的优秀作品,上千幅之多,为自己能为国家多做点事而欣慰。

  时任中国美协领导华君武安排他参加中国漫画家代表团出访日本,代表中国和日本漫画家进行交流,心情愉快。他也十分知足,他说:“你看我还可以代表国家和日本漫画家进行交流。”对于党和政府的各种关怀,只有多出作品,奉献社会以示报恩。

  丁聪先生经历坎坷,却从不诉说自己的不幸,所以至今我都不清楚他为什么在1957年打成右派。倒是在出版物中看到他在北大荒接受改造时画了不少铅笔速写,以地貌风景为主,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在中国美术馆工作,他的自述中只写着“挂画、写标签”。我们逢年过节看望他时,总是兴致勃勃,丝毫没有流露出有什么不满意,或者对自己大材小用的委屈。他不无幽默地对我说,“我叫小丁,因为当初人们叫我父亲老丁。他喜欢交友,家里经常是高朋满座,文艺界的名人聚集,中国漫画会的牌子就挂在我家在上海石库门房子的大门口。所以文艺界、美术界好多人都是我的长辈,我实际上是个小字辈,小人物。新中国成立后,我也经常参加美术界、漫画界的各种会议,为了排座次,据说周总理就想出个按姓氏笔画为序,我姓丁,只有两划,力群也是两划,于是就排在前面,好像我有多了不起似的,名列前茅,其实我就是个小画家,小人物。结果一开会,我的名字打头,主持会的就点名,丁聪你先说,想偷懒还不行。”引得人们开怀大笑。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