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画中山 ———为天安门广场创制孙中山先生画像

2016-11-14 13:56:03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两年前,天安门管理委员会决定委托中央美术学院绘制用于天安门广场的孙中山先生巨幅画像,当时学院指派我完成这一工作。今年的国庆节,天安门广场需要竖立新的孙中山先生画像,我再次承担了这一绘制任务。

  巨幅领袖像在我国颇有历史渊源,与我工作的中央美术学院也颇有渊源。1949年的第一个国庆日,天安门城楼悬挂的那幅毛泽东主席的画像,就是由中央美院的周令钊老先生绘制的。

  今年恰逢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能在这样一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年份承担这一任务,我觉得很荣幸。从5月起,我就开始了一些准备工作,在对素材进行深入的推敲以后,我在细节与整体效果上都作了改进。

  有人认为这样的画像完全可以临摹或复制照片,无需过多的艺术加工。的确,与艺术创作比较起来,油画领袖像有特殊的限制与要求,但这并不意味着画像就可以完全照搬照片。实际上,只有绘画才能依据人的欣赏习惯与心理需求,对很多看似不起眼的细节进行整合与处理,对重要的特征进行提炼与强化,从而达到照片所不可能达到的艺术效果。这幅画像所参考的素材是孙中山先生流传很广的一幅标准照,照片中的孙中山先生神情肃穆,头发梳得很整齐,眼睛直视前方,目光中有一种沉静与坚毅。

  我推敲画稿的阶段也是对素材的各个方面进行加工的阶段。首先在光影上,整个脸的正面,在黑白层次上略微偏暗了一点点,显得脸好像处在一种侧光中。我在实际的画面上,则将正面都稍稍提亮了一些,这样就感觉整个脸部都光彩焕发,这对表达人物的特征与神情都有帮助,也更符合中国人对肖像画的欣赏习惯。

  在人物造型上我也作了不少处理。举例说,原有的照片中,头部微微有一种向下的趋势,我将两只耳朵的位置在很细小的尺度上往下降低了一点,这样感觉整个头部就抬起来了一些,同时把两边肩膀的轮廓也下移了一点点,这样感觉人更加挺拔,从动态上,人的精气神就更饱满一些。为了使眼神更加突出,我还将黑眼球稍微加大了一点,当然,这个分寸很重要,观众不会感觉出来,只是觉得眼睛更有神了而已。这类细微的处理还有不少,总体的目的就是使肖像画能更加凸显人物的精神气质与个性特征。

  色彩方面我也做了一些调整,为了配合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的国庆日氛围,我把色调较之前稍微提纯了一些,这样整个画面更加鲜明和强烈。

  巨幅领袖像因为尺幅巨大,任何人站在画布前,眼睛都只能关照到很有限的面积,所以要求画家在作画时必须对整体有准确的把握和控制,才不会导致局部效果“跑偏”。即便如此,在画五官和关键的面部塑造时,也需要频繁地“退远”观察,往往是画几笔就得从升降车上下来,爬上离画有七八米距离的另外一台升降车,观察一下,再爬回到画前的升降车上。这样的动作有时一天要重复几十个来回,有几天傍晚回到宾馆,累得饭都没力气吃了。超大型油画为什么令很多人都望而生畏,除去技术上的要求,对画家的体力也是极大的考验。

  此外,用巨幅画像表现历史人物还有一个难点,那就是作为素材的照片受当时摄影条件的限制,细节都已十分模糊,如果不作任何加工的话,画出来容易空洞,失去了油画特有的真实感。这个时候需要画家依据面部造型的共通规律,运用平时积累的写生经验,才能塑造出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在画眼睛时,我为了表现眼睛的真实感,更为了表达出中山先生目光的深邃和锐利,就对眼睛及眼皮、眼窝都作了很多细节上的补充,强化了瞳孔的反射,通过这些处理,最终丰富了眼部细节,强化了内在精神的表达。

  整个绘制过程前后长达一个多月时间,接近完成的时候因为体力透支较大,我不得不休息了几天。但在这期间,只要我想到这幅画是为国庆与孙中山先生150周年诞辰的献礼,想到孙中山先生无私的革命情怀与崇高的人格境界,我就觉得受到了巨大的激励。此外,来自中山家乡的领导与朋友也对我的工作给予了高度关注与热情支持,2015年我前往中山市翠亨村,通过对孙中山先生故居的参观考察,真切地感触到了伟人的内心世界。这对我更准确地把握孙中山先生的形神气质大有裨益。

  除了两次绘制孙中山先生巨幅领袖像,今年初我还应广东中山市政府的委托,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中山市重大历史题材美展”创作了一幅孙中山先生画像。这幅作品虽尺寸不大,但我于构思与绘制过程中都颇费心力,画作完成后被孙中山故居纪念馆收藏与陈列。

  几度绘制与创作孙先生画像,使我接触到很多资料,对于中山先生精神的感悟与认识也在不断深化。我赞同这样一种比喻:当人们站在树林中时,并不知道身边哪棵树是参天大树,只有走出树林,离开一定距离时,才能容易地分辨出那棵参天巨树。历史也是这样,随着时间流逝,当我们回望历史,才能真正感受到孙先生的伟大。他百折不挠、坚忍奋进的精神,他为振兴中华抛弃成见、融贯中西的思想,即使在今天,都不过时。

  作为一名美术工作者,能承担如此重要的工作,尤其是天安门广场的巨幅领袖像的绘制工作,是难得的经历。为了在巨幅画布上画出伟人风采,我竭尽全力,没有辜负国家有关部门的委托与社会的期待,这是最让我觉得欣慰和光荣的地方。贺羽(口述) 本报记者 张丽(采访整理)

  (贺羽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青年油画家)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