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访五次饰演孙中山的台湾演员赵文瑄:塑伟人

2016-11-14 13:31:24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做职业演员,是我人生的一个“意外”,因为我并非专业演员出身,属于“半路出家”。在这样一个“意外”的演员生涯中,我有一个重要的缘分,就是迄今为止,已有五次饰演孙中山先生这个伟大历史人物的经历。

B20161113001-zx6

B20161113002-zx6

B20161113003-zx6

B20161113005-zx6

  第一次饰演孙中山,是在1997年公映的电影《宋家皇朝》(也叫《宋氏三姐妹》)中。这部电影描写的是宋家三姐妹不同的人生轨迹,从一个侧面展现了从“辛亥革命”至抗日战争阶段的历史。这部电影,是我做演员的第三年接到的一个角色,戏份不多。为什么找我来扮演这个角色?其实我自己也感到非常吃惊。那时候我刚刚演了两年戏,自己觉得经验并不是很丰富。而且我自认为在外形上并不像中山先生,更何况他是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所以,当张婉婷导演来找我时,我就问她这个问题。导演说,她曾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我的照片,觉得我的气质很像。于是,我有了信心,也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戏路。当时是北影厂的著名造型师王希钟先生给我做的造型,他擅长为近代人物化妆,在他的妙手之下,我的外形和气质真的很接近中山先生了。说到饰演孙中山,我在其他方面确实还有点优势。我的父亲是台湾国防医学院政治系的教授,他是孙中山研究方面的专家。我演《宋家皇朝》的时候,父亲已经过世了,虽然我没有亲耳聆听他的指导,但是他却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资料——一部多达12册的中山研究著作。这是台湾出版的,迄今为止一份非常全面而丰富的研究孙中山的资料。我通过父亲留下的这部全集,了解孙中山,包括对一些电文,都做过仔细的研究。

  《宋家皇朝》拍得非常好看,这部电影在大陆上映之前,也在韩国放映过。我去首尔(当时叫汉城)参加首映式,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也偕夫人前来参加,而我被安排坐在他的旁边。电影放映过程中,我看他们感动得哭了。那一次首映式上,金大中先生送了我一本书,还送我一个钟,因为“钟”和他的名字谐音,这是我第一次扮演孙中山先生的过程。

  第二次扮演孙中山,是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孙中山》里,这部电视剧则完全以中山先生这个人物为主线,是一部比较完整呈现孙中山一生命运的剧情片。从1895年的中国战败,他下决心要进行社会改造开始,一直演到他去世。

  这部电视剧由沈好放担任导演,据沈导说,他们当时物色男主角的过程,也是很曲折的。很多演员去试妆,最后都觉得不甚满意。恰好这次帮导演试妆的化妆师,又是王希钟先生,所以他向沈导推荐了我。当时我刚刚演完《大明宫词》,所扮演的人物形象和性格与中山先生的形象反差极大,加之我又是台湾演员,剧组开始并不太想与我合作。但王希钟先生则表示:我再帮他做一次造型,你们再决定!这是在2000年,我有了10年的表演经验了,已经不再是当初第一次饰演孙中山时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了,对于自己的表演也很有自信,于是我飞到北京做造型。最终,当剧组把所有试装演员的照片放在一起评价的时候,所有人都选了我。我想,这一次的成功,可能源于我曾经演过孙中山,比较能够把握住人物的性格,所以试妆更加贴近人物。

  记忆中,这一次的演出很辛苦!首先,我面临的难题是电视剧的台词。这部剧中,人物几乎一开口就是长篇大论。这是我做演员直到现在为止,台词量最大的一部电视剧!好在剧本是著名编剧张笑天先生写的,文学性很高,句句都充满着道理和哲思,绝非言之无物的空洞之作。所以尽管台词很长、很难,但我背起来感到十分受教益。印象最深的是拍摄经历。这部剧有一部分取景工作是在广东中山翠亨村的孙中山故居进行的。那时正值盛夏,我是从小在台湾长大,对于亚热带气候当然是早已习惯了的,但是这次我要用整套的军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结果发生了我这辈子的第一次中暑。有一天,台词刚刚讲到一半,忽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了……

  电视剧是在伦敦杀青的,演的是国父蒙难那一段戏。当时我还计划着在演出结束之后,到苏格兰去游览一番,结果剧作一杀青,我就病倒了。当时感到疲乏至极,一个人在旅馆里住了两天,又被朋友接到家中休养几日,才逐渐恢复过来。

  虽然这部剧拍摄得很辛苦,但也是非常愉快的一次表演体验。这得益于温厚又深具人文情怀的沈导,沈导非常幽默,所以拍摄前有许多让我感到很紧张、压力很大的重头戏,在他的指导下,都能收放自如地完成。同时,我也非常喜欢这部剧。剧中的音乐也非常出色,是著名作曲家柯肇雷谱曲的,旋律很动听。主题曲由童声合唱,令人感到非常纯净。革命是残酷的,是轰轰烈烈的,是流血牺牲的,也是令人感伤唏嘘的……但是歌曲艺术把这一切净化了。小柯为什么这样处理?我想,大概是因为孙中山先生的思想中的博爱、同情和包容成就了他的灵感吧。孙中山在夏威夷长大、求学,他从小聪明好学,后来又做医生,他的日子可以过得很好。但是那时他看到中国人的处境,是那么的可悲与可怜,他想改变这一切。而改变这一切,他就要跟上时代的朝向,要朝着寻找一种更造福人民的方向去迈进。我觉得歌曲所凸显的,正是孙中山先生这一部分,是非常崇高的!演绎孙中山这个人物,对我个人的精神层面也有所提升。在青岛拍摄时,我回到了我的山东老家,亲人们都感到我整个人的样子都变了,双眼变得炯炯有神,好像有一股充沛的力量。我想,也许正是中山先生精神中有一种永不言败的精神,如发电机一样源源不断地发送着精神的“电波”鼓舞着我。所以我扮演中山先生,越演越有精神,越演越有力量。

  第三次演孙中山,是2010年在电视剧《铁肩担道义》之中,该剧是以李大钊的人生历程和光辉事绩为主线,我在其中是客串。

  第四次,是展现辛亥革命的电影《夜·明》,影片以孙中山在国内策划的第九次革命武装起义失败作为背景,他被迫到马来西亚的槟城去筹款,期间发生的系列事件。相对来说,这是孙中山先生人生当中一段比较消沉的时期,但电影展现的是孙先生在槟城筹款的由夜到明,也暗示了中国革命的由夜到明。

  我第五次扮演孙中山,就是在2010年的电影《辛亥革命》了,当时全国政协给予了这部电影很大的支持。电影《辛亥革命》的演出阵容非常强大,成龙扮演黄兴,李冰冰扮演黄兴的爱人,导演是张黎先生。这一次饰演孙中山,对我来说,是难度最大的一次。在造型上,为了贴近中山先生的脸型,我带上了牙托。带牙托后,台词就很难讲清楚,这对我是一个考验。我的英文还不错的,但是为了这部戏,一段英文台词,我练习了半个月,并由外国语学院的老师亲自给我示范,我才过关。

  尽管在影视中先后五次出演孙中山的形象,但我称不上中山研究的专家。但是有的时候,我去看关于他的一些东西,也会做一些“研究”。有一次在上海的宋庆龄故居中我看到有一些小说,比如《汤姆·琼斯》,是一本文学性很强的读物。我当时在想,这是孙中山的,还是宋庆龄的?听说中山先生是喜欢读历史的,喜欢三代两汉之文学,而像《汤姆·琼斯》它是浪漫的、讽刺的,像这样一部小说,对于孙中山来讲,不属于“实用”之类,难道也是他涉猎的范围吗?

  中山的精神中有一种很强大的感召力,这种力量感召着我。比如尊重他人、平等互爱。我们知道,每个人的天赋和出身都是不一样的,但人无高下之分,天生我材必有用。要让每一个人在社会上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对自己有充分认知,拿捏好分寸,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和幸福的人。

  过去的我,是一个不大关心自我生活以外的事情的人,也许是当了演员,也许是多次饰演孙中山之后,我逐渐愿意去关注一些社会上的事了。后来,我每演一次孙中山,就会给宋庆龄基金会捐一笔款。因为我知道他们对边远地区的教育事业有一些规划和辅助,所以我希望参与其中,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当演员之前,我的理想是做教师,所以我一直对教育感兴趣。宋庆龄基金会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和儿童教育相关的,比如在西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一些教师培训工作,我也曾经跟随他们去宁夏、新疆、西藏等地区参加他们主办的研讨会,与当地老师交流教育理念。所以有人问我,为什么我还会关注到冯骥才的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这也是一样的原因。当我看到冯骥才先生那么热心地为保存传统文化遗产而鼓与呼,我不能不为之感动。我和冯骥才是很早就认识的,当我知道他需要一些资金来推动这项公益事业时,我就参与了。

  博爱、平等、互爱、尊重他人,走出个人的小我,去关注社会和他人,这是中山精神对我最大的感悟和影响。对于拥有财富的人,财富,你可以挥霍它,也可以善用它。有追求的人不应拘泥在欲望之中,因为欲望是难以填满的,只会让你陷入下一个更深的困境。要将财富应用于对他人、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事情上,这是我在影视中多次扮演孙中山先生,中山精神留给我的最珍贵的启迪。赵文瑄(口述)记者 杨雪(采访整理)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