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对话胡妍妍:嘉德是中国拍卖行业长跑运动员

2016-11-07 17:17:24 来源:雅昌艺术网 我有话说
0

  作为中国拍卖行两大巨头之一,中国嘉德在艺术市场整体疲软的环境下,于2015年创造了三件拍品过亿的佳绩。在2016年春拍中,嘉德再次凭借“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名作《局事帖》,以2.07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为中国书画市场注入一剂强心剂。日前,“中国嘉德2016秋拍”系列活动即将启动,本次拍卖汇集了中国书画、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瓷器、玉器、佛像、家具、文房、国石、篆刻、茅台酒、红酒、古籍善本、邮品钱币、名人手迹等门类的精品。秋拍巡展也已于十月下旬正式启动。

  嘉德拍卖董事总裁、资深专家:胡妍妍。图片:致谢胡妍妍

  嘉德拍卖董事总裁胡妍妍在北京总部,和artnet新闻就嘉德的管理方向、最新策略、中国书画文物市场的趋势走向以及她的从业经历展开了对话。

  artnet x 胡妍妍

  请简单介绍一下个人经历。

  嘉德于1993年成立,我是最早一批员工,当时只有10个人,围坐在一张椭圆的桌子边,就可以开全体员工会议了。和我一样,嘉德的业务部门主管都是从博物馆、图书馆和大学等机构转到拍卖行来工作,那时我们对拍卖也是门外汉。1994年3月,嘉德第一次拍卖时只有两个项目:中国书画和中国油画。那个时候我在书画部,参与了拍品征集、图录制作。其实,当年嘉德的人不多,分工也没那么细,包括前台接待、写稿子宣传、设计邀请卡等等我都做过,算个“杂役”。

  现在公司已经扩充成将近200人。在国内和海外有七个办公室。说到业务,中国书画依然是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中基础最好、成交额最大的部分,份额占到有70%左右。市场刚起步时,中国书画的份额没有这么大,记得九十年代瀚海拍卖行器物类做的也很好,在2000年前,书画和器物各占一半份额,后来中国书画越来越强势,以至于现在各个拍卖行都是以中国书画为主,嘉德更是这样。因为书画市场这块除了成交额大,还非常稳定。在我从业的二十多年中,也几经市场起伏,经手过很多的经典作品的成功拍卖,总体来讲,艺术品市场始终保持旺盛的上升趋势。

  据artnet与CAA合作的第四份《中国文物艺术品全球拍卖统计年报》显示,2015年,中国大陆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收缩19%,跌破2012年低点。身处艺术市场中心,你为嘉德应对市场收缩制定了哪些策略?

  2010年至2013年是国内艺术市场空前高涨期。2013年以后,市场冷静下来,面对新态势,嘉德及时做出了策略上的调整,简要说是两点:一是坚持长跑,二是加长产业链。在规划愿景,设计步骤时不会只看当下一两年的发展,而是更加长远地放眼未来,持续稳健地进步,即便市场遇到风浪时,嘉德也要做定海神针。以往大家习惯说,每年开春都要去看嘉德的拍卖,把嘉德当作风向标,嘉德要不负众望,稳定市场,提振信心。相比2014年,去年我们的成交额确实略有下降,但与同行业平均下滑幅度相比,嘉德的抗压能力明显更强。今年春季我们不但止跌,而且高于去年同期的成交额。

  再说加长产业链,我们正在积极融合艺术博览会、艺术教育、艺术出版等资源,加上深厚的客户基础,以及新的互联网增长点,最终打造出一条全方位的艺术产业链。

  对明年开幕的嘉德艺术中心有什么期待?

  嘉德艺术中心即将于明年年初开幕,这座位于王府井大街一号的崭新建筑将是嘉德的新家。我们办公、拍卖、预展和其他艺术展览,还有一个精品酒店都将汇集在此。配合周边丰富的人文景观,这里也必然成为北京的一个新文化地标。刚才你的问题里谈到,嘉德艺术中心会不会使得嘉德从二级市场转型到做一级市场,其实,这是我们现有艺术产业的一个扩充,加长产业链,形成一个上下能互动、左右能照顾的全方位体系。让每个爱好艺术的人,每天走进嘉德的新大楼都可以享受艺术带给我们的愉悦。

  2015年嘉德拍卖有什么亮点,2016年的情况如何?

  2015年,嘉德拍出了三件单价过亿的拍品(均为境内拍卖)。实际上,14年整个市场中没有一件作品过亿,所以对于再现“亿元时代”的盛况,大家不抱太强信心。但是15年嘉德接连拍出三件亿元作品,并及时顺利交割,这是嘉德2015年对艺术市场最大的贡献,我们重振了市场信心。这三件作品分别是: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李可染的《万山红遍》和《井冈山》。

  2016年的嘉德春拍同期增长了16.8%,大观夜场总成交额也达到了11亿,比预期高很多。另外高价位的拍品、过亿的拍品也有,曾巩的《局事帖》加上佣金也是2亿多元,被新晋古代书画藏家获得。

  为什么在市场疲软的时候,嘉德还可以保持坚挺?

  这归功于我们制定了有效的发展策略,并坚定地贯彻落实。嘉德是一个有历史积淀的拍卖公司,我们与很多过往的客户保持长期合作关系,当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忠实客户依然保留着对我们的信心。所以2015年我们将征集的主题定为“回嘉”,也是一种对客户支持的良性回馈。

  另外,因为嘉德有着雄厚的实力,在金融领域给予了客人一些服务。我们独特的运作模式,可以和银行、信托合作,在客人资金周转困难的时候提供支持,帮助他们度过难关,而一些小的拍卖行就难以在这方面提供保障。

  听上去嘉德在2016年依旧稳健。嘉德推出的在线拍卖业务,这算是稳中求变吗?

  嘉德研发的实时网络竞投在拍卖环节实现了现场竞拍和网上参与同时进行。据我所知,是国内第一家能做到线上竞拍直达拍卖师的拍卖行,这种操作方式实现了一位拍卖师同时对接四个方向的客人--现场、电话、网上,还有书面委托。这些举措初见效果,同时我们发现这种方式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藏家。

  也有专业人士建议做独立的线上拍卖,但我们没有选择这条路,因为艺术品它的特殊性:涉及金额巨大、买家审美有待提升、必须通过观看实物才能获得艺术体验、且不能进行标准化生产。所以我们还是坚持做现场拍卖与网络竞投相结合。

  作为中国拍卖市场体量最大的拍卖行之一,嘉德有何经营之道?

  实际上,我们认为拍卖公司应当是高信誉的服务型公司,所以嘉德历来特别重视信誉,这是我们的首要核心竞争力。除了诚信以外,嘉德还有一个核心竞争力是专业,在我们介绍艺术品时,客户会关注你是否“懂”。除了真假问题、估价问题,买卖双方之间最好还能建立“知音”关系,这就要求拍卖行协助卖家,将作品交给懂得的买家,这个过程中,传递的不仅仅是物质价值,更是情感和审美的双重价值。

  所以,诚信和专业是嘉德一以贯之的自我要求。

  国际大型拍卖行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已有数年时间,您觉得大陆拍卖行在与他们竞争时有什么优势和劣势?国际上的大型拍卖行越来越重视艺术教育,嘉德有什么相应的举措?

  实际上,在中国加入WTO以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着如何与全世界接轨的问题。不管是佳士得还是苏富比,任何一家拍卖行进驻中国都会带来竞争,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对本土拍卖行也是一种激励。起初,国内的拍卖行业还在萌芽阶段,嘉德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免不了要向佳士得和苏富比学习经验,毕竟它们都有二百多年的历史。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拍卖企业如今已经“站稳了脚跟”,可以和同行们并肩作战,相互砥砺。

  它们还是不能进入中国书画之类的专项对吗?

  我所知道的情况是,中国进入WTO时签订了一些协议,大力开放比如金融、汽车等市场,但对文化和艺术市场施行保护政策。其实意大利、法国等国也都有保护政策,中国并不是例外。文化保护政策使得境外拍卖行不能上拍文物艺术品,但是有关部门对于文物艺术品的概念划分有时又比较宽泛,比如说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等艺术家的作品,也属于文物范围,这使得海外拍卖行不能上拍他们的作品。今年嘉德的秋拍,我们就带来两件非常值得关注的文物作品,一件是扎那巴扎尔的一尊铜鎏金哲布尊丹巴像,来自蒙古十七世纪,这件作品可谓自带光环,华丽、精致、优雅、取材精良,几乎用上所有形容美好的词汇都不为过。

  铜鎏金哲布尊丹巴像扎那巴扎尔,蒙古十七世纪,高52厘米,直径37厘米。图片:致谢中国嘉德拍卖行

  另一件作品是清乾隆时期的一座粉彩百鹿图螭耳尊,这件作品不同于寻常所见的小画片百鹿尊,它采用了要求更高级的大画片,绘工和上色都是浑然一体,堪称乾隆时期官窑粉彩标准器,绝对是藏家必争之作。

  粉彩百鹿图螭耳尊,清乾隆,高44.5厘米。图片:致谢中国嘉德拍卖行

  保利现在也在拓展到澳门、香港这些地区,嘉德有什么计划?

  12年嘉德在香港建立了拍卖公司,一年上拍两次(春秋拍),其他地方我们暂时没有设立更多拍场的计划。就像我反复说的,嘉德希望做一个“长跑运动员”,稳步前进。这和拍卖行业的特殊性有关系,拍卖行的拍品是不可复制的,特别是文物和已故艺术家的作品,数量是固定的、稀缺的,因此在市场上的流动资源相对少,嘉德始终希望维持住拍品的品质。如果开一个新的拍卖场,就需要比较大的差异化经营方式,比如说嘉德在香港就采取了区别于北京的经营方式。但总体而言,我们专注于稳健发展。

  目前中国的拍卖行在当代艺术领域拓展很快,也大量介入一级市场,嘉德会不会也在这块发力?

  为了推动一级市场,嘉德在展览和推广宣传上确实投入了更多。很多拍卖行将业务拓展到艺术空间或画廊,直接参与一级市场。但是嘉德对此持审慎态度,拍卖行还是得主攻二级市场。我们擅长的是提供及优化全方位的艺术服务,如果客人需要艺术史知识方面的补充,我们会提供艺术教育,我们还可以配合有研究需求的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家做展览、出版等业务。与一级市场的艺术经纪人竞争,我们并没有优势,所以我们继续主攻二级市场。

  嘉德秋拍即将于11月初拉开帷幕,作为内地秋拍第一槌,本次嘉德秋拍的亮点都有哪些?可以介绍几件你最钟爱的作品吗?

  其实我们每一次拍卖都可谓是“星光灿烂”。从整体上来讲还是一个提高品质、减少数量的过程,想要做“精”。比如傅抱石的《风光好》,不同于以往为人熟知的湘夫人题材、山水题材,《风光好》背后是有历史渊源的。傅抱石一生也没有画过几张类似题材的作品,它从用光、色彩、构图、立意上来说都特别完美,而且从来没有在市场上流通过,用行话说叫“生货”,有新鲜感,很吸人眼球。

  傅抱石作品《风光好》,估价4千万至5千万元,设色纸本,立轴,108.5x60cm,1945。图片:致谢中国嘉德拍卖行

  在本次秋拍所有拍品中,从底价估值来讲,并没有过亿的,但我们始终保持对最终结果的积极期望。最近的中国书画市场稍有起色,因为进来了一些年龄普遍年轻化的新买家,他们除了收藏一些高品质的当代作品,也将中国书画、瓷器等固定的门类纳入收藏体系。这体现出中国书画市场的藏家基础正在趋于年轻化和多样化。

  说到当代板块,刘小东的《自古英雄出少年》值得留意,这件作品的灵感源于其好朋友王小帅拍过的同名电影。《自古英雄出少年》一经问世,便代表刘小东亮相于各大重要的展览上,成为刘小东创作生涯,尤其是在他2004年开始游走作画、户外写生之前最重要的代表画作,也是近年来在市场上出现的刘小东最重要的画作之一。

  刘小东作品《自古英雄出少年》,布面油画,200x200cm,2000年。图片:致谢中国嘉德拍卖行

  石冲于1993年创作的《行走的人》也是本次秋拍值得关注的作品之一。这件作品曾经斩获1993年第二届中国油画年展金奖,是一件被载入美术史的博物馆级别经典力作,一经面世就奠定了石冲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地位。

  石冲作品《行走的人》,布面油画,180x180cm,1993年。图片:致谢中国嘉德拍卖行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