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徐利明:问道一生无倦意

2016-11-05 12:54:17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由中国文联、全国政协书画室、江苏省委宣传部、中国书协、中国致公画院联合主办,江苏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江苏省文化厅、江苏省教育厅、江苏省文联、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书协、江苏省书法创研中心承办的“养吾浩然之气——徐利明书画篆刻第三回晋京展”近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

  徐利明曾于1994年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今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第一次晋京展,恩师启功先生给予了热诚的关心与举荐,并为其题写了展名与祝辞; 200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第二回晋京展。此“第三回”晋京展展出他创作的诗、书、画、印、瓷、壶,其书画作品在国博高大的展览空间中“顶天立地” ,观众置身其间,环顾四周,对“养吾浩然之气”有深切感受;而篆刻作品又清新雅致,带给人很多思考。本报记者对徐利明进行了专访,请他从书法、篆刻等方面的创作进行更多阐释。

——编者

  闻香见性五言联 徐利明

  长啸举头八言联 徐利明

  大作品不只大在尺幅,还要体现出审美高度

  记者:在此次展览中,您的众多书法作品都以很大的尺幅进行呈现。对于创作这样的作品,您有怎样的体会?

  徐利明:大尺幅的作品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书法的功力、体力与激情缺一不可。一般在书写中, 6尺以内的作品在桌上就可以完成; 8尺以上就有难度了,而如果要完成丈二以上的条幅,在桌上是写不了的,还必须有人从旁进行协助。这时就相应地出现了一个问题:作者要和协助的人配合,不断地停下来等,这时思路、激情会悄然发生变化,势必影响艺术效果的表达。而我的方法是在地上书写,这样纸不动,人动,可以连续动作,完全掌握了主动权。激情、作品上下之间的连贯性可以得到很好的保护,节奏、韵律都不被破坏。当然,人也会非常劳累,所以我才说完成大尺幅的作品需要好体力。

  激情方面,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文字内容的感染。我一直强调书法在表现形式与文字内容上的相辅相成,因此在书写内容的选择上就很重要。展览呈现的作品多是励志内容,且能够阐明某种深刻的人生内涵。例如李白《行路难》中所言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就给我很多的启示;写到这里,激情自然而然地就完全被调动起来了。另一幅作品,写的是傅玄的一首杂诗,其中的“志士惜日短,愁人知夜长”很有哲理,可以让人有更多的思考,因此我选择了隶书来表现这首诗。

  记者:对您而言,此次展出的作品中,创作难度最大的是哪一件?

  徐利明:创作难度最大的是丈六对开12条一堂屏《赤壁赋》。选择书写这一文学经典,是有感于苏东坡的文人情怀与博大的胸襟。加上题记共1000余字、 12张宣纸,我用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气呵成,完成时汗流不止。很多人看到作品后都觉得惊讶,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写完,还没有错字、漏字的现象。在此之前,我在小宣纸上进行了一些练习,熟悉内容、整理思路;但在我看来,真正下笔写这种大作品,照着草稿复写是不可能的,要一边默读,一边将思路和手中的动作配合起来,聚精会神,入到创作的情境中去。

  记者:处于如今的“展厅时代” ,不少人也都选择书写大尺幅的作品,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趋势?

  徐利明:展厅条件越来越好的情况下,大尺幅作品是这个时代创作的必然趋势。大尺幅作品从明代开始多起来,到了当代得以复兴,对创作者而言,书写这样的作品,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个性、理想与审美境界,同时,它也是符合观众需求的一种书写方式。

  大尺幅的作品虽然有很多人都在写,事实上,是有高低之分、雅俗之分,而且很见真功夫的。作品大,但不只是尺幅大,还要从表现形式、内涵方面体现出审美高度。好的基本功、好的学养、好的心理素质,这些缺一不可。像我在文章《论书诗》中曾经谈到的“两忘境通真” ,书写的过程中不能有杂念,要目空一切,一往无前。遇到各种突发的情况,还要具备随机应变的能力。

  篆刻亦雄亦工

  记者:与您书法作品之“大”相比,篆刻则是在方寸之间进行表现,您如何看待自己的篆刻创作?

  徐利明:近些年我创作的篆刻数量不算多,但其实早在1983年、我29岁的时候,就曾获得过篆刻的全国一等奖。从前我创作的篆刻作品都是比较小的,近年来有了一些比较大的作品,比如为了这次展览的主题,最新创作的一方《养吾浩然之气》 ——浩然之气是正气、大气、豪气,也是凛然之气。

  古人所讲“诗言志” ,其实不仅是诗,书、印等所有文学、艺术作品都要言志,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展览中,有一方《问道》很有意思,那块石头“薄翼”上刻的是风景和一位山中的老者,我看到之后,就想到了“问道”这样一个题目,还在边款题了一句话——问道一生无倦意。实际上这也是我思想认识的写照,一生都在追求,没有疲倦的时候。另外一方新作品《翰墨生活》则是我生活特征的概括——书法、诗歌、篆刻、绘画,从前是如此,到了如今60多岁仍是如此,未来肯定还会如此。

  古人讲,大印要雄、小印要工。大的篆刻要有气势,能够震撼人;小的则要耐人寻味。这次展览我选择将原石展示出来,刻的字上涂上白粉,效果也很好。

  将展厅效果当成一件作品来创作

  记者:您刚刚谈到在篆刻作品展示方面的用心,对于展览的整体效果,您有怎样的思考?

  徐利明:展览前我去了国博好几次,仔细看了展厅。选择适合的作品,不适合的就要重新进行创作。我认为要将展厅的整体效果,当作一件作品来创作,从形式美的角度考虑,所有展出的作品要共同协调、配合,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这儿挂一张、那儿挂一张,毫无章法肯定不好看,一个展览要考虑到观众的审美,以及作品与环境的搭配。这次展览还有一大特点是中间没有隔板,如果有隔板的话,观众在欣赏大尺幅的书法作品时,是看不出整体效果的;现在这样一种“中空”的展厅,观众可以站远看书法,没有任何东西挡住视线;小的画作、篆刻等作品则可以走进,慢慢欣赏。

  动静转换不容易

  记者:您身兼江苏省书协副主席,江苏省书法创作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印社社长,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职务,平时如何平衡书法教学、理论研究与创作的关系?如何看待书法的教育与普及工作?

  徐利明:理论工作是通过研究史料,形成自己的观点再进行梳理,需要静下来;而创作则是需要激动起来。这一静一动的转换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要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在我看来,头绪要理清,不能浪费任何一点时间。比如在火车上,也可以读书、写稿子,即便是不成文,也可以写下思路,记下零星的只言片语,回去再进行整理。

  我参与书法培训的工作,教中小学的书法教师,也教领导干部,每一种形式都在做。社会教学和专业教学是相辅相成的。如果只是普及,那么层次上不去——普及方面,基础的书法法度、技巧、基本形式的表现,应该要懂;进一步则要有对意境、情怀、审美理想的追求。普及不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其中也有高低层次的不同。书法的普及如果发挥得好,能够提高公民的素养和道德水平,但如果书法被引入到市场中去,动不动就要赚钱,那就坏了。

  事实上,书法自产生之初,除了日常记录、传递信息的实用功能之外,就还有作为人格修养的社会功能存在,将书法划入纯艺术领域是近代才有的事。我认为不能过分强调书法的艺术性,而忽略它在陶冶情操、提高修养方面的重要作用,否则很容易造成技巧卖弄、形式造作,甚至以丑为美的情况。书法真正的美,需要技巧上的高难度,形式上的协调性,以及对书法端正的认识与理解。(张婷)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