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委员风采

郁钧剑:童年记忆里的国庆

2016-10-10 16:06:22 来源:人民政协网 我有话说
0

  一年一度的国庆纪念日又到了。这些年里由于我是全国政协委员,曾非常荣幸地登上了天安门广场的观礼台,观看了建国50周年和建国60周年的阅兵盛典。每当我看见那些戴着红领巾的孩子,手捧着气球、鲜花欢呼着奔向天安门的时候,都会蓦然回到我的童年。

郁钧剑

  郁钧剑

  在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戴着红领巾参加过桂林市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5周年国庆庆典的游行队伍。我们红领巾队伍的游行方队,是由全市的小学生联合组成的。能参加队伍的,一般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而我被挑选上了,除了快活还很得意。

  那一年游行我是敲小队鼓的。小队鼓也就是小军鼓,用根绳挂在脖子上,鼓面顶在腰前。游行时,十几面小队鼓跟在一面大鼓后面行进,气势还颇为壮观。上世纪60年代的桂林好像特别喜欢游行,除了国庆,一有点喜事,马上就要敲锣打鼓上街。我母亲的单位当时还有个特别稀罕的铜管乐队,特别的牛气,往往都会走在全市游行队伍的前列。

  那时候,桂林的小孩子一看见游行的队伍,就会叫着“毛重重”来了!指的就是游行队伍中大鼓与镲的敲击声音。孩子们还会按着鼓镲的节奏跟在游行队伍后,边叫边跑:“毛、重、重、毛重重、毛重重,毛重毛重重。”

  当时我们敲的小队鼓要比大鼓的节奏稍许复杂一些,它会在行进中出现一些变奏,它的节奏是这样的:“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乙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达乙达达。”还别说,这种简单的练习,在我后来考文工团学员队,甚至读音乐学院,上音乐理论课中的视唱练耳时,都起到过潜移默化的作用。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训练,到了国庆节的那天早上,五六点钟就得起床了,我的父亲会用自行车载着我赶到桂林观音阁口的集合地点。从观音阁口走到阳桥边的体育场足有四五公里路,这段路程对于我们这群八九岁的孩子来说,可谓不短了。但那时候大家都不会觉得长。

  时间在兴奋面前,总不会显得长。

  走到体育场的时候也就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刻,大家会静静地坐在地上再等上两个小时。那一年好像是要等北京先开完庆祝大会,我们这边才开始。大家都站在广场中,先从广播里聆听北京的实况,完后才召开桂林自己的庆祝大会。当时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通常都会发表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然后就鼓乐鞭炮齐鸣,白鸽气球齐飞。这时的我,会目不转睛地望着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的白鸽与气球,心儿也随它们渐高渐远,仿佛飞到了北京。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会后的游行。老师会一再对我们说:“现在是练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大家一定要操练出我们红领巾的风采,把大人们的方队比下去!”这时我就会把小胸脯挺得高高的,小嗓门吊得高高的。当昂首阔步地走过检阅台时,我会觉得台上的领导一定会看见我的。

  游行队伍经过检阅台后出体育场南门,绕到正阳路,再拐到解放东路上往十字街行进,这时候的十字街真是欢乐的海洋,观者如云,欢声如潮。而我们在行进的队伍中,最盼望的是有熟人或者同学把自己认出来了,要是他们在人群中再喊一声我的名字,咳!那心情简直就是像喝了蜜糖水,别提有多甜多美啦!

  参加游行的服装是要由自己准备的,红领巾方队规定一律要穿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这对当时收入一般都不高的家庭来说,还真是个负担。我身边就有同学因为凑不齐这三件套而退出了游行方队,更多的同学是临阵擦枪,四处找亲朋好友去借。我当时的白球鞋就是捡哥哥穿剩的,我的母亲到街上买了一盒现在已经在市面上绝迹了的白鞋粉,将白鞋粉稀释后刷在旧鞋上晾干,瞬间能变旧成新。蓝裤子也是母亲买回染料,把一条旧裤子重新染蓝。这样一打扮,立马精神抖擞,焕然一新。

  成长在那个年代的人,人人对破旧都不在意,衣服裤子上打个补丁是常事。大家都不在乎物质生活上的享受,崇尚的或是一种所谓精神的力量和精神的美。

  (郁钧剑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歌唱家)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