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沈尧伊:一个人的艺术长征

2016-09-12 16:29:59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0

  地球上的红飘带539(连环画) 39×60厘米 1990年沈尧伊

  本报记者 施晓琴

  9月2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出版总社、北京画院共同主办的“一位艺术家的长征——北京画院藏沈尧伊《地球的红飘带》连环画原作研究展”在该院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展出了《地球的红飘带》这部拥有926幅连环画巨著中具有代表性的130余幅画作,以及沈尧伊在创作过程中的手稿、速写、照片和相关文献资料。此展也是今年北京画院美术馆入选文化 “2016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的重点项目。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北京画院作为这部经典作品的收藏机构,经过系统地整理研究将其重新展示与出版,使得社会各界能够重读美术经典、回顾革命历史。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认为,展览弘扬长征精神,激发民众的爱党爱国情怀,为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具有很大的社会意义和文化价值。同时,通过深入挖掘和梳理沈尧伊的创作历程和心得体会,总结他的创作经验和艺术精神,也能为当前的美术创作提供一些启示。

  表现长征的愿望由来已久

  为生命的感动而绘画,或许是一位画家最本真的追求。1969年,沈尧伊随着中央美院1966、1967、1968三届毕业生百余人,进驻河北宣化1611部队,任务是为部队编画团史。在清点废弃的团史资料时,他发现了一张1962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图》。那深浅不同的红色箭头激发了他内心一个潜在的愿望,就是以造型审美的方式去表现长征。他至今仍记得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所说:“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一部这样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从此,这幅地图就一直伴随他的人生之路。

  1975年起,沈尧伊开始接触长征题材,在其后的13年中,他画了很多长征题材的画,以油画、版画、连环画几种不同的形式表现为主。随着对长征史料掌握得愈加充分,沈尧伊对长征精神的理解也愈加饱满,1988年,他与当时的中国连环画出版社社长姜维朴一拍即合,开始创作连环画《地球上的红飘带》。沈尧伊说:“历史是个立方体,有6个面。你只有6个面都看了,才会感觉到里面内容的充实。实际上我在那个时期,不仅在琢磨画画,也看了很多史料,逐渐认识到长征的伟大不在于过去那种神话式的描述,而有实实在在的内容。长征精神确实太感染人了,这段历史是最值得去画的,这也是我创作时的心态。”

  绘画需要工匠精神

  由于长征历程的艰苦等条件所限,魏巍在《地球的红飘带》这部小说中所讲述的红一方面军,没有任何影像资料留存。沈尧伊在查找了大量的历史文献后,仅发现了15张长征期间的照片。资料的缺失给沈尧伊的创作带来了阻碍,但同时也激发了画家的使命感——为现实创造形象的长征历史,给未来创造历史的视觉形象。

  除了翻阅大量的文献图片之外,沈尧伊还根据小说中所描述的路线,怀着对历史的敬畏和对艺术的虔诚之心,两次重走长征之路。从湘江经遵义过赤水,过大渡河翻夹金山跨松潘草地,为一一落实图中需要表现的环境、建筑、植被、地貌以及居民的特征,他不断用速写和照片记录沿途风物,也亲自感受过过雪山、过渡河,并不厌其烦地寻找、采访当地的老红军,试图真实地还原当时的每一个场景,不放过任何历史细节。他说画画的人最怕自己瞎编乱造,只有去实地考察,那种感觉才能更真实地被描绘出来。他告诉记者,“但凡这部连环画组画中画到的地方一定是我走过的,其中每个人的姿态、每个地理位置都有历史根据。”

  沈尧伊因为热爱长征而接触连环画,并爱上了连环画的“意”“境”结合,图文并茂。同时他也表示,连环画是手绘的“马拉松”,要想画好,需要一辈子的磨炼。他说:“连环画是一个整体效果,一个人画那么多幅,每张都像是不可能的,但重要的是对其整体性的把握。在创作的过程中,经常也会有心境的起伏,画画一定是带有情感的,但不能完全凭情绪来调动创作,还要尊重规律。画得好坏受很多因素影响,如刀法技术、构图、人物处理等,我们不应害怕实践的重复性,我们其实就是手艺人。工匠就是这样炼成的,在如今电脑盛行的时代,我们更应该强调手艺。”

  诚于现实,忠于自我

  中国连环画最传统的手法是线描,沈尧伊的连环画因结合了西方写实的风格和版画的技法而独树一帜。《地球的红飘带》问世后得到美术界前辈、艺评家的赞叹,并获得了多个奖项,蔡若虹称赞其“创造了黑白画艺术的高峰,是我们现实主义美术创作的红飘带”。当年的老红军、老将军看了作品后激动地说 “当时就是这样的!”这是最令他动容的肯定。

  沈尧伊对待艺术创作真诚而较真。他对于长征历史文献和图片材料的积累全面而广泛,对材料的比对分析细致入微,例如当时长征第几方面军的服饰特征、当时都有谁在哪一个部队里面等等,他都如数家珍、信手拈来。在画面表现上,他也常常为了追求一个人物表情更贴近其性格、一个庙宇门柱的形制图案等细节而不断苛求自己。在构图上,他不按套路走,描绘会议打破以发言领导人为画面中心的常规构图模式,根据脚本加入自己的理解,准则就是在有限的空间与篇幅内体现最重要的精神。

  如今历史题材创作相较以往更多元化。沈尧伊强调,对于此类题材的创作应该尽可能地依据史料事实去处理。同时也要注重个性化,善于发现、描绘个体的不同之处。“画历史题材作品更要兼顾与平衡好真实性与个性化,否则将会误导观众。”在沈尧伊看来,正是因为自己始终对生活和历史抱有一种敬畏感,才能沉下心去创作。长征是国家和民族的一部宏伟史诗,而他的创作就是以图像史诗为目标,尽精微、致广大。

  长征彰显了永不言败、永不退缩的革命精神,这段历史是每个国人都应该熟知的。沈尧伊以绘画的方式再现这段历史,延伸了长征精神的当代意义。而他历时6年,不断地学习、跋涉、积累而创作出这套长征组画的过程,也是艺术家一个人的“长征”。沈尧伊强调:“我不在意别人如何评价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套连环画能不能真正地展现这段历史,能不能被保存与流传,能不能给年轻人带来启发与鼓舞。”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