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伍必端:中国美术教育的播种者

2016-09-12 16:29:13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0

  播种者(水印木刻) 58×47厘米 1987年 伍必端

  本报记者 冯智军

  9月5日下午,周令钊、黄永玉、林岗、杨筠、侯一民、邓澍、邵大箴、靳尚谊、詹建俊、钟涵、宋源文、李宏仁、杨澧、杜键、常沙娜、盛扬等一大批老艺术家们齐聚中央美院美术馆内,他们都是为了一个人而来——他就是伍必端。 “九十刻痕——伍必端艺术研究展”于当日开幕。

  “我有点激动,非常非常高兴,没想到那么多朋友、同学来……” 九十高寿的伍必端精神矍铄。到场的不仅有100岁的杨筠,还有他好几十年没见面的老朋友,看到当年一起在育才学校受教育、一起参加革命的老同学杜鸣心,伍老还现场哼起了由他作曲的《红色娘子军》旋律。

  浓缩70余年创作精华

  按照时间顺序和伍老从艺生涯的节点相互交织的分类法,此次展览分为7个学术板块,涵盖了从15岁公开发表第一件版画作品到今年的创作,时间跨度长达70余年,涉及版画、彩墨、油画、水粉、水彩、漫画连环画、文学插图、素描、速写等多种艺术类型,是迄今伍必端艺术实践与创作最为全面的一次综合呈现。

  伍必端此次还捐赠给中央美术学院大量重要作品,包括其版画所有版种代表性作品及彩墨、油画、水彩作品近百件,原版6套,以及速写作品102件,并入选了文化部“2016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对此,他谦虚地说:“我只是给中央美术学院送了一批资料。”早在10年前,他就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一批作品。

  伍必端擅长版画,对国画、水粉、插图均有涉猎。他的版画作品黑白层次分明,刀法古朴厚重。作为成长于革命队伍中的艺术家,他的创作与时代息息相关。其早期作品热情泼辣、机智幽默,中期作品发掘生活底蕴、揭示人心淳美,晚年作品艺术语言质朴厚重、艺术感染力强。植根于人民生活的沃土之中,坚定不移地走现实主义创作道路,是其艺术人生的主线。“为老百姓画画,画老百姓”,这句陶行知的教诲,他铭记于心并外化于创作之中。

  从育才学校,到战争前线

  1926年9月28日,伍必端出生在上海一个贫民家庭,幼年寄养在南京的三姑妈家。1937年南京大屠杀前夕随家人逃难至武汉,并加入“江苏青年抗日宣传队”。

  1939年7月,他作为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的第一批学生,开始了为期7年的“育才”学习生涯,跟随陈烟桥、张望、汪刃峰等老师初步学习了素描、色彩、木刻等课程。这期间,15岁的伍必端在重庆《新华日报》发表了第一幅木刻作品《血的仇恨》。伍必端回忆说:“1938年,我随‘战时儿童保育团’逃难到重庆,有一天看到被日寇飞机空袭过的街上尸体遍布,一个被炸死的孩子的惨状我永远也忘不掉,我痛恨日本鬼子的暴行。”

  毕业后,伍必端被选调到重庆上清寺中共代表团办事处,与周恩来、邓颖超朝夕相处。1946年,20岁的伍必端考取了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一面继续学习绘画,一面在大同、太原、张家口、石家庄等地的街头巷尾绘制宣传画。1949年春,伍必端随军进驻刚刚解放的天津市,参与创办《天津画报》。半年时间内,伍必端集中创作了大量漫画和宣传画, “一律”“晓阳”“晓雾”“任迪”等都是当时的笔名。

  朝鲜战争爆发后,刚刚入职中央美术学院的伍必端报名参加志愿军,并在几番争取后,成为该学院第一个赴朝鲜战场的战地记者。从1950年12月到次年3月的3个多月间,伍必端采访并画了大量战地写生,其反映美国战俘的《枪在这儿》的创作灵感就来源于前线战士亲口讲述的经历,后来这张速写发表在《人民日报》。

  曾经的革命经历让他对革命者的塑造有着更深入的理解。所以,他创作的《戴军帽的毛主席像》成为“文革”中最流行的毛主席像之一,并被广泛制作成像章。而他画的《周总理画像》,也因为曾在总理身边工作的经历而格外传神,被邓颖超挂在了总理生前的休息室,并称赞说“把总理的精神画出来了”。

  留学苏联,带回的不止是作品

  1956年8月,伍必端前往列宾美术学院学习版画。带着中央美院版画系首任主任李桦 “丰富版画系版种”的嘱托,伍必端在留苏的3年时间里,以进修教师的身份系统学习了素描、速写、水彩,课余时间画了大量反映苏联风土人情、优美风光的写生作品,重点学习铜版、石版、纸版、麻胶版等各个版种的制作技法,毕业创作麻胶版画《列宁与中国志愿军战士》发表在1959年10月1日苏联《真理报》上。

  “这是我在列宾美术学院的毕业创作。有一次,我们参观斯莫尔尼宫革命纪念馆,导游送我们出门时,指着大门说,1919年列宁在这里指挥十月革命,当他看到门前有几个中国志愿战士在站岗,就停下来与他们交谈。这个故事感动了我,于是产生了创作的意念。我前后画了好几张素描稿,共刻版9幅,终于完成了这件作品。”伍必端介绍。

  留苏归来,伍必端不仅带回各个版种的制作技术,还将列宾美术学院版画系全部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及课程设置、基本设施清单等资料,悉数交给版画系作为参考,同时将自己收集、苏联友人赠送的百余件苏联版画展示、出版,并捐赠给国家。

  这段经历使伍必端成为国内少有的全面掌握版画各个版种制作技术和创作能力的专家。学成归国后他担任版画系副主任一职,协助李桦先生,参照列宾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教学经验,推进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各个版种的设立、教学工作及人才培养。如实行木版、铜版和石版工作室制,引进和成立丝网版画工作室,推动全国版画学科化的发展。

  几十年来,伍必端培养了大批版画专业人才,同时,他也迎来了自己版画创作的黄金时期,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名作,几乎涉及所有版种,其中《惯于长夜过春时》、《朋友亲人领袖》、《悲剧——张志新》、《葵花地》等作品,都产生了很大影响。

  插图、彩墨,不一样的精彩

  除了广为人知的版画外,伍必端还创作有丰富的文学插图作品,合作连环画《新儿女英雄传》,《恰巴耶夫》插图、《铁流》插图等都影响深远。在他的倡议下,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还于1981年增设了插图专业,后扩展为插图工作室,成为中国艺术院校插图学科化的最早案例。

  此外,伍必端的彩墨画更是因为创作数量多、持续时间长、艺术成就高而令人惊叹。他在苏联留学时学习水彩画、版画的经历,以及上世纪70年代在历史博物馆、国宾馆与吴作人、李苦禅、白雪石、陆鸿年、田世光等国画家共同绘制历史画的经历,都对他的彩墨画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伍必端喜欢写生,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以彩墨描绘中华各民族风土人情、壮丽河山。在彩墨画领域,伍必端的艺术理想和人生信念得到了充分表达和全面体现。彩墨艺术,既反映了他在改革开放、社会转型后思想上的变化,又记录了他勤于思考、坚持探索、走出精神和艺术困境的不懈努力。

  在彩墨画作品《红艳的鸡冠》旁,伍必端写道:“我从小就喜欢鸡冠花。它太普通了,在我上小学的校园里、在我们慈幼院庙堂的后花园里,从小到大,从南到北,真是看得太多了。鸡冠花给我的感觉是红艳、厚实,它的籽藏在花冠子的下面,小小的黑籽,很多很多的,传到哪儿,很快就能生长出下一代。”这普通的鸡冠花,或许正呼应了他创作于1987年的水印木刻《播种者》,可谓是伍必端教书育人、播撒知识种子、培育艺术人才的真实写照。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