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常德汉剧“好佬”彭玲

2016-09-08 17:41:52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有话说
0

  “好佬”是汉剧行话,是沅水流域老百姓对戏剧名角的爱称,有“行家里手”“本事过硬”“第一”等含义。《孟姜女传奇》的演出成功,无疑是她30多年学习、苦练、继承与弘扬所凝聚的舞台绽放。

  彭玲

  伴随着龙舟竞渡雄浑热烈的呐喊声,“湘戏晋京”展演活动优秀剧目——湖南常德汉剧高腔《孟姜女传奇》在北京长安大戏院拉开帷幕。满座的戏院里,在不时的掌声与叫好声中,看着舞台上精彩演绎孟姜女的梅花奖演员彭玲,不禁想起不久前对她采访时,她谈起的点点滴滴。

  彭玲出生梨园家庭,父亲彭家贵、母亲杨丽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常德汉剧生行、旦行的优秀演员。小彭玲在襁褓中就随父母演出,当时是父母谁不上台,谁就抱她。同时上场,他们就只能将彭玲放在后台的衣箱、案板上。在热闹的锣鼓声中,她经常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稍长一点,彭玲便趴在舞台上看戏了,环境熏陶下小姑娘热爱上了戏剧,然而父母却坚决反对她学戏,他们深知学戏的艰辛、苦累和清贫,不希望女儿再走这条路。1979年秋天,湖南省艺术学校在常德开设汉剧科,这是常德汉剧首次通过学校教育招生培养演员。彭玲背着父母偷偷报了名,父母得知后不让她去考,“不听话”的彭玲甚至挨了父亲的打,但她没有放弃梦想,悄悄地找母亲的徒弟学了《秦香莲》的四句唱,在剧团子弟的掩护下参加了考试得到了考官认可。但父母不答应,她不可能被录取。考官、老师都是彭玲父母的戏界前辈,在他们的劝说下,彭玲终于成为湖南艺校常德汉剧科的第一批学员。

  学戏的过程不是一帆风顺,坎坷磨难从进校就开始了。彭玲腰腿比较硬,胆子小,在毯功和腿功上远远落后其他学员。老师给她加课收效也不大,甚至要退她的学,把她父母也叫到了学校。“恨铁不成钢”的父母非常气愤,不听他们“这碗饭不好吃”的话的彭玲又挨了一顿狠打。学校给了彭玲观后效的机会,在彭玲的苦练追赶下,她终于完成了五年的艺校学习。1984年,彭玲被分配到常德市汉剧团工作。当时随着娱乐文化的逐渐兴起,戏曲舞台渐渐冷清,曾与彭玲同台的师兄、师姐们大多经不住外界的诱惑,纷纷跳槽、改行,唯有彭玲选择了留下。除了父母反对她改行,主要还是她对自己当年选择戏剧的一份坚守。

  所有的名角、大腕都是从跑龙套开始的,彭玲也不例外。她跟着父母、前辈下乡演出,一去就是一两个月,打地铺、睡稻草,条件艰苦却学了很多戏。对于那一段经历,彭玲不无感慨:“艺术的提高是一个不断磨炼的过程,我非常感谢曾经跑龙套的那段时光,这让我学会了处处留心,多看、多记、多想,对于以后传承前辈的戏有很大的帮助。 ”这时候,父母又引导彭玲转益多师,师从前辈万金红、向华兰等,对常德汉剧的传统艺术进行了系统学习,攻克自己的薄弱环节,甚至回到基本功重新“回炉” 。在基本功的再次学习中,彭玲领略到了戏曲的“规范”与“美” 。接着在师傅们的教导下,彭玲“以戏练功” ,通过一个个“文”“武”“做工”等侧重不同的折子戏的学习,全面吸收营养,扬长补短。常德市京剧团解散后,名角李玉桂被调入常德市汉剧团工作。彭玲打破剧种界限,拜京剧名家李玉桂为师,刻苦学习。

  勤学苦练是成功的基础,彭玲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在饰演《思凡》中的小尼姑时,单是一个抛佛珠的动作,彭玲练习不下几百遍,刚开始时,她常常被佛珠打成“熊猫眼” 。“疯眼”表演难度很大,在《宇宙锋》中,人物似疯非疯的情状下,能有特色地成功运用这一“疯眼”绝活是非常不容易的。彭玲对着镜子,对着蜡烛,没有空调、不开风扇,烟熏火燎中练习。只练得双眼肿胀充血,头晕目眩,走路不稳,她咬牙坚持。在母亲杨丽华的指导下,又请教其他师傅教诀窍,再就是自己不断地练习,彭玲成功地掌握了“疯眼”表演。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毓敏看了她的这一演出赞扬道:“她的眼睛会说出人物灵魂的话。 ”

  彭玲对戏剧的痴迷体现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勤奋苦练中,有时为了一段唱腔的琢磨,无论是吃饭,还是在睡梦中,都会情不自禁地哼上几句,丈夫称她为“戏疯子” 。在演出《断桥》 《魂诉》折子戏时,她怀有身孕,大家劝她小心腹内婴儿,她笑着说“我演的白素贞这时正是怀了孕,我正好体验生活哩! ”儿子从小学到中学,彭玲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这也是她常常感到愧对孩子的地方。生完孩子彭玲马上就恢复练功,她总是要自我挑战、自我超越。苦练、超越就难免受伤、受疼,彭玲却从没有退却。在排《百花公主》时,百花公主本是扎靠刀马旦,彭玲在师傅的帮助下,在一个场景中设计了一个很吃功夫的“转体僵尸”的动作。因为当时要领没掌握好,头磕在地毯外的水泥地上,头部受伤,留下后遗症。到现在有时头疼起来止疼药都不管用。在排《孟姜女传奇》过程中,彭玲因此几次晕倒。多年苦练和演出,彭玲左腿有伤,经常积水。医生从保住她的腿,将来免坐轮椅的角度让她放弃舞台演出工作,因为现在她的左膝半月板没有了,骨头磨骨头,积水经常要抽水,但是彭玲不是不“让台” ,而是根据团里的实际情况,为了带青年学员,为了常德汉剧的传承和荣誉,她咬牙担当起孟姜女这个角色。神奇的是只要一上台,彭玲就感觉不到腿的伤痛,一歇下来,她甚至就要让人扶了。

  数十载舞台历练,彭玲的技艺渐入佳境, 1995年荣获湖南省戏剧表演最高奖——芙蓉奖。1996年,湖南省文化厅与湖南省电视台联合举办电视戏剧大赛,彭玲以一出《宇宙锋》参赛,摘取金奖。1997年全省举行新剧目调演,彭玲第一次出演现代戏《山石情》中的女主角,又获得了田汉大奖。2002年,被评为湖南省德艺双馨中青年艺术家。戏剧梅花奖是中国戏剧表演的最高奖,是每个戏剧演员梦寐以求的奋斗目标。2004年10月,彭玲带着从马来西亚演出成功的喜悦,又经历了一个酷暑的强化训练,精心打磨了已经在省内获得大奖的《紫苏传》,随团晋京,参与了中国戏剧梅花奖角逐,她用精湛的表演,成功地塑造了紫苏(大戏)、赵艳蓉、刘玉莲(折子戏)三个身世不同、年龄悬殊、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赢得了戏剧界专家和广大观众的赞扬,荣获中国戏剧第22届梅花奖,成为常德汉剧获此奖的第一人。

  与此同时,彭玲并没有停止对艺术追求的脚步。2005年8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毓敏收彭玲为徒。至此,她向孙毓敏、张洵澎、岳美缇等京昆艺术家请教学习,使她的艺术视野更加开阔,艺术表演水平更加提高。她吸收其他剧种的艺术精华,在名师指点下主演的传统剧目《思凡》《穆桂英大破天门阵》 《魂诉》 《断桥》等戏,让观众耳目一新,人人赞其为“好佬” 。“好佬”是汉剧行话,是沅水流域老百姓对戏剧名角的爱称,有“行家里手”“本事过硬”“第一”等含义。《孟姜女传奇》的演出成功,无疑是她30多年的学习、苦练、继承与弘扬所凝聚的舞台绽放。(蒋晗玉)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