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功勋卓著垂千秋 英名不朽永世存——深切缅怀张震同志

2016-09-02 10:41:15 来源: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0

  2015年9月3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同志与世长辞,我们悲痛万分、哀思无尽。张震将军英雄盖世,一生横戈马上。他16岁参加红军,历任红军营长、团参谋长,八路军纵队参谋长,新四军师参谋长、旅长,华中野战军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华东军区暨第三野战军参谋长,总参作战部部长,志愿军代军长兼代政委,军事学院院长,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总后勤部部长,副总参谋长,国防大学校长兼政委,军委副主席等职,1955年授中将衔,1988年授上将衔,83岁脱下戎装,几十年如一日,把毕生精力全部奉献给了党和人民。

  信念坚定如磐 对党绝对忠诚

  张震同志1914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聪明好学,从高小开始接触进步思想,确立报国为民的远大志向,193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参加红军,10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80多年革命生涯中,对党和人民耿耿丹心,对革命事业鞠躬尽瘁,对军队建设呕心沥血,是党的忠诚战士。

  他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不论是战争年代面临生死考验,还是“文化大革命”蒙冤受屈,都始终不渝地相信党、听党话、跟党走。1932年,由于“左”倾错误领导所致,红军中推行“左”的反富农政策。他被妄断为富农成分,撤销连指导员职务,分配到师部当文书,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工作的积极性。他回忆说当时想法很简单,活着就跟着党干革命,战死就算革命到底,很多战友都牺牲了,自己还有什么好计较的。长征中,他负伤病倒,医院动员他留在川黔滇边打游击,他坚决表示不愿离开红军,凭借着对党无限忠诚的革命信念,拄着拐棍坚持长征。“文革”中,他蒙冤受屈,1970年初被下放到武汉钢铁公司机械总厂劳动,虽疾病缠身,但却认为有了为党工作的权利,从未动摇对党的忠诚。

  他党性原则坚强,一贯实事求是,敢于坚持真理,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经受住各种大风大浪的考验。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我们党在政治上还不够成熟,在部队中开始了错误的“肃反”,当时有人被冤枉为“AB团”分子,被用刑逼供,张震同志嫉恶如仇,但觉得不能冤枉同志,立即向领导报告:“要审你们自己去审,我是不参加了。”“文革”中,他在军事学院工作期间,虽身处逆境,但抱定的信念是,只要没被“彻底打倒”,就要尽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努力抓工作。

  他听从号令、服从指挥,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意志为意志、以党的使命为使命,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指到哪里就战斗到哪里。1970年底他兼任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指挥部政委,负责工程筹建工作,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但他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克服工作和生活重重困难,大力推进工程建设。粉碎“四人帮”后,他团结带领总后勤部广大官兵坚决拥护和贯彻党中央决策指示,与党委一班人开展揭批“四人帮”和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大力拨乱反正,很快恢复正常秩序。1985年他从副总参谋长岗位退下来,正准备过退休生活时,军委决定由他牵头负责筹建国防大学,他无条件服从,马不停蹄地展开筹建的各项艰巨工作。在他78岁准备卸任时,中央决定他参加军委领导工作,他立下“干实事、少出面、不越权”的“约法三章”,一直以此为戒,尽心竭力。

  文武集于一身 沙场屡建功勋

  文韬武略真儒将,胸中藏有百万兵。张震同志有着超人的智慧、非凡的胆略、卓越的才能,在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统帅下,协助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等指挥许多关系中国革命进程的重大战役行动,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他作战英勇果敢,不怕牺牲,能因时因地因事随机应变,敢于啃硬骨头,关键时刻过得硬,上得去,拿得下。他1931年起任连政治指导员、营长、团管理主任等职,每逢硬仗、恶仗,都身先士卒,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多次负伤。在第五次反“围剿”的广昌以南高虎垴蜡烛形防御战中,他指挥全营坚守阵地,顶住敌人一个师轮番进攻。在长征湘江战役中,他亲率全营坚决扼守光华铺要点,胜利掩护了党中央机关和军委纵队从界首渡过湘江。抗战全面爆发后,他任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参谋、总务科科长,积极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在太原即将失守的关键时刻,他高标准完成周恩来同志交办的侦察任务,并处乱不惊,周密部署,护送周恩来安全撤至临汾。1938年他任新四军第4支队第8团留守处参谋长、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参谋长期间,率一个班,“盛情宴请”豫鄂边土匪段永祥团,交杯换盏之际,便顺利解除该团七八百名土匪的武装。

  他能参善谋,缜思慎行,根据敌情变化和战争态势,适时提出作战方案,全程掌控作战进程,千方百计完成任务,是我军最优秀的参谋长之一。他任新四军游击支队、八路军第4纵队、新四军第4师参谋长期间,参与指挥山子头、西进、永城北部保安山等战役。1942年11月至12月,协助彭雪枫粉碎了日伪军对淮北抗日根据地的33天大“扫荡”。他担任华东野战军副参谋长、第三野战军参谋长期间,参与指挥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重大战役。在淮海战役中,他协助粟裕指挥着战役每一进程,与粟裕联名提出将南线国民党军主力抑留于徐州及其周围逐步歼灭的重要建议,对扩大淮海战役规模,使之发展成为南线的战略决战起到积极作用。在渡江作战中,他全程参与筹划,起草了两大野战军的渡江作战计划,得到邓小平同志肯定。他任总参作战部部长期间,适时就朝鲜战争、对台作战、国防筑城等重大问题向军委提供建议。朝鲜停战后,他提出先攻占大陈岛再攻金门的建议,受到毛泽东的重视和肯定。

  他胸怀全局,镇定自若,指挥艺术高超,无论承受什么样的压力,都能正确处置情况,决战决胜于对敌一线。他曾担任旅长、纵队司令员、军长等军政主官,指挥了一系列重要战役战斗,展现了独当一面的指挥才能。1945年5月,任旅长和军分区司令员期间,率部发起以歼灭伪军第15师为目标的宿南战役,解放20余万人民群众。解放战争时期,他任华中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率部参加了朝阳集、两淮、宿北等战役。在宿北战役中,当敌第69师师部被包围在人和圩,我军攻击受阻后,他立即建议,将2纵和9纵主力集中使用,特别注意破坏敌副防御设施,加强攻坚火力准备,最终成功突破敌人防御,全歼守敌。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他主动请战,被任命为志愿军第24军代军长兼代政委,在夏季反击战役第二次进攻作战和金城进攻战役中,准确判断敌情,灵活运用战法,取得重大战果。

  善把时代大势 治军带兵有方

  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战争形态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逐步演变,张震同志敏锐洞察时代转换的大变局,坚持从历史发展、政治高度和战略全局思考处理军事问题,为军队建设、改革和军事斗争准备贡献了全部心血和智慧。

  他眼界开阔,富有创新创造精神,积极参与筹划军队建设发展战略问题,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任总参作战部部长时,他参与起草与国家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相匹配的军事建设五年计划,为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军队和国防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绘制了第一幅蓝图。任副总参谋长期间,他参与筹办全军高级干部战略问题研究班,善于集中全军智慧,建议将“积极防御、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在表述上调整为“积极防御”;建议召开全军参谋长会议,这次会议明确了到1990年或更长一段时间军队建设目标。任军委副主席期间,他首先关注的问题就是确定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根据中央决策意图,深入调研思考,指导总参组织有关部门研究论证,1993年1月军委明确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转到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来。

  他始终把军事训练摆在中心位置来抓,紧紧围绕提升作战能力,大力强化实战化军事训练,探索推进军事训练改革创新。在革命战争年代,他非常注重在战争间隙开展军事整训,提升部队战斗力。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期间,他从抓教导队入手,把搞好干部在职训练作为一项经常性工作,有针对性地开展专业技术训练,加强军事演习,努力恢复部队军事训练水平。任副总参谋长期间,全面推进军事训练内容、方法、制度等方面改革,成效显著。任军委副主席期间,他大力深化训练改革,指出要从实战需要出发改进训法,下大力把战法研究引向深入。

  他积极致力于军队教育事业,对我军院校建设发展倾注大量心血,培养一大批高素质军事人才,不愧为我军的军事教育家。抗战初期,他与彭雪枫根据上级指示,创办八路军学兵大队,组织学习抗日游击战术。1941年秋,他兼任抗大第4分校副校长,编写教材,亲自任教,指导演习。任军事学院领导期间,坚持以教学为中心,大力加强教员队伍建设,积极推进教学改革,结合自身战争实践经验讲授课程。担任副总参谋长期间,积极推进军队院校改革,努力开创院校建设新局面。在国防大学工作期间,他贯彻军委意图,确立办校方针和教学指导思想,加强教学改革,推行开放式办学,为全军培养高级领导干部。任军委副主席期间,他重视院校教育,主张院校教学必须适应军队现代化建设和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需要。

  他特别关注现代战争发展的大趋势及其对后勤的影响,着力抓好全军后勤建设,不断开创后勤工作新局面,是新时期军队后勤现代化建设的开拓者。任总后勤部部长期间,他和党委一班人明确后勤建设指导思想及后勤现代化建设目标、步骤和措施。他提出后勤现代化的主要标志,即后勤组织指挥手段和管理工作实现电子化、自动化,后勤技术装备做到野战化、轻型化、机械化等。他不断探索三军联勤体制,认为要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向联勤方向发展,并进行三军联勤试点。他领导1980年军队工资制度改革工作,为后来工资制度全面改革创造了良好条件。他向军委建议军队应该吃“皇粮”,军委在1993年8月要求军以下作战部队一律不得从事经营性生产,他狠抓贯彻落实,顺利实现军委的战略意图。

  立德立功立言 党员楷模典范

  张震同志作为一名叱咤风云的开国将领,在波澜壮阔的百年人生中,既创造出彪炳史册的辉煌业绩,更留下来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为我们立起一座不朽丰碑。

  他夙夜在公,勤政敬业。他重视调查研究,任总后勤部部长期间,不顾年过六旬及高原缺氧风险,坚持去青藏高原调研,历时68天,行程8000公里,在军内外引起很大反响。他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一时一刻也不懈怠地为党和国家工作,1951年他劳累过度病倒,养病期间仍思考着部队的军事教育训练,撰写了一系列研究报告。他办事雷厉风行,从不让工作在手里耽搁,处理问题快速、具体、细致、周密。

  他心系官兵,尊老敬贤。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任国防大学校长期间,制定《尊师重教细则》,在政治待遇和生活保障方面向教研人员倾斜,营造了尊师重教良好氛围。他对战士关怀备至,任军委副主席时,要求部队保证战士一天必须吃一个煮鸡蛋,来提高营养。他对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从未忘记,几十年来,每年节假日都要去探望烈士遗孀和遗孤。他尊重老同志,尽力解决好离退休干部的工资、用车、住房、医疗等实际问题。

  他光明磊落,一身正气。他对历史高度负责,“文革”期间,他被强加了三条“罪状”,对此他忍辱负重,不诿过其他领导,不人云亦云,但针对造反派对彭雪枫的污蔑,无法容忍,毅然给周恩来写信,汇报了对彭雪枫历史功过的看法。他公道正派,在选拔领导干部时,强调要严格掌握选人用人标准,不能把那些吹牛拍马、不干实事的提拔到领导班子中来。他对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要求严格,教育后人“要无愧于先烈、无愧于历史”。

  苍天厚土,鉴百年忠贞之心;名山大川,蕴千古英灵之气。张震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光辉战斗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是共产党员“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典范。我们纪念张震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坚守共产主义理想高地,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终身的政治品格;学习他挑战面前从不畏惧,敢于排除万难夺取胜利的英雄气概;学习他善于按住时代脉搏,以创新创造精神推进建设发展的胆识魄力;学习他尊重科学尊重规律,一切从实际出发抓建设谋发展的求实意识;学习他永葆红色基因血脉,计利当计天下利的家国情怀。

  当前,我国进入由大向强发展关键阶段,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向纵深推进,军事斗争准备任务艰巨繁重。我们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按照“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引领,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更加坚定自觉地贯彻政治建军要求,更加坚定自觉地落实改革强军战略,更加坚定自觉地推进依法治军,保持人民军队优良传统,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而不懈奋斗。(房峰辉)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