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叶恭绰:故宫博物院的守护者

2016-08-22 13:23:01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0

  叶恭绰(1881-1968),历任北洋政府路政司长、内阁交通次长、总长、交通银行总理、交通大学校长、全国铁路协会会长、广东军政府财政部部长和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部长等职。20世纪30年代退出政界后,他专心致力于文化活动,在民国文化史上的影响仅次于蔡元培,故一时有“民国第二导师”之誉。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中央文化馆副馆长、北京中国画院院长等职。

  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今对于叶恭绰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了。故宫博物院将景仁宫设立为文物捐赠专馆,在馆内专设有景仁榜,榜上镌刻着自1939年以来捐赠给故宫博物院文物的每一位捐赠者的名字,受到人们的敬仰。1960年和1962年,叶恭绰的名字两次出现在景仁榜上;在故宫博物院档案中也曾多次出现叶恭绰的名字,叶恭绰与故宫博物院又有什么渊源呢?

  保护故宫,不遗余力

  故宫博物院成立之时正值中国政局混乱,社会局势动荡和变化最为剧烈的时期,新制与旧统共存,建设与破坏同行,围绕故宫博物院发生的重大事件也正是这些现象的体现。建院初期的故宫博物院常常处于紧张与动荡之中,庆幸的是,故宫博物院在最困难的时期,得到了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鼎力支持和大力帮助,叶恭绰就是其中的一位。

  1926年10月,故宫博物院院务工作处于停顿与无人负责状态。10月13日,汪大燮等17人在南河沿欧美同学会发起组织“故宫博物院维持会”,商定了由叶恭绰在内的37人以私人资格担任维持会维持员,合力维护故宫。12月9日,维持会成立,江瀚为会长,庄蕴宽、王宠惠为副会长,顾维钧、叶恭绰、潘复、何煜、赵椿年、夏仁虎、胡若愚、汤铁樵八人为基金委员会委员。

  1927年4月,王宠惠辞去副会长职务,大家公推叶恭绰为副会长。8月,故宫博物院发生查办事件,事件原由是维持会开始工作后,发现经费短缺且筹措无方,不仅工作不能开展,员工的薪资也不能按时发放,为此,维持会经过研究决定,处理宫中旧存的、与历史文化无关的金砂、银锭、食品等,以筹集经费。却不想有人暗中向北洋军阀政府告密,诬称维持会这样做,表面是筹措经费,实际上是暗中筹款,准备资助北伐军和已经成立的南京政府。8月23日,内阁会议通过决议,派内务部总长沈瑞麟和农业部总长刘尚清查办故宫博物院,名义上是北洋政府彻查故宫历年清点及保管文物情况,实际是从彻查入手,寻找藉口,推翻各界人士以及私人资格组成的故宫博物院维持会掌权的现状,夺走管辖故宫博物院的大权。叶恭绰等人知道后,从中斡旋,调查结果最终以没有查到任何问题而结束。

  北平沦陷时,不少文化机关进驻了日本顾问,但故宫博物院却没有来过一个日本人,这是得到如叶恭绰、朱启钤、陈垣等社会名流的暗中保护和留守人员的尽力抵制。叶恭绰对故宫很有感情,私下里对故宫是非常关注的,所以当故宫遇到险境会毫不犹豫想尽办法通过一些关系,对它进行保护。

  积极推进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保护及学术研究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接管了故宫博物院,为顺利开展业务工作,于1929年设立各种专门委员会。叶恭绰以收藏书画甚富,鉴别亦精而被故宫博物院古物馆聘用。利用自身专业优势,叶恭绰每周工作若干次,为故宫博物院鉴别文物的名称与材质,考订文物的时代,判别文物的真伪。

  1934年6月,行政院批准故宫博物院对留平和存沪的文物进行点收。9月,叶恭绰被故宫博物院聘为通信专门委员,协助特约专门委员解决疑难问题,并自愿承担了书画、美术品、图书、史料、戏曲乐器、宗教经像法器审查及建筑物保存设计7个委员会的工作。

  1934年10月,在抗击日寇侵略的艰难时期,为了扩大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国民政府决定选派以故宫文物为主的展品,赴英国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并在上海举办预展会。叶恭绰被伦敦艺展上海预展会聘请为专门委员,对参展文物进行了审查复选,经过两个月的反复斟酌、研究,故宫博物院遴选出文物735件,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展品总数的77%。此项工作为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筹备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学术思考和专业意见,为展览在伦敦的成功举办奠定了重要基础。

  最让人感动的是在1954年,故宫博物院为了更有效地保护文物,开始对藏品进行清理整理工作,由于涉及清查的范围太广,出于慎重考虑,决定成立文物与非文物审查委员会,同时聘请院外专家指导工作。此时73岁的叶恭绰接到故宫博物院的聘函后,再次欣然接受,并不辞辛苦地参与各项工作。

  筹集资金,维修故宫

  1924年11月,溥仪被逐出清宫时,故宫内的建筑物,除了养心殿、储秀宫和长春宫等部分宫殿尚不破旧外,其余宫殿建筑大都已年久失修,破损不堪,有的甚至倾圮倒塌。故宫博物院成立初期,因为修缮经费短缺,只把开放地区的主要建筑物略加修葺、粉饰,而无力顾及其他宫殿建筑。

  1928年10月,国民政府接管故宫博物院,当时故宫博物院所需事业经费,主要依靠庚款基金会临时拨给的3万元,而用于维修古建筑的经费亦十分有限。

  1930年2月,在朱启钤、叶恭绰等人的共同努力下,以“研究中国固有之建筑术,协助创建将来之新建筑”为主旨的中国营造学社(以下简称学社)正式成立。最早,学社在故宫内废弃的一角,找了十几间西庑旧朝房作为研究所总部,开始制订故宫维修计划。为推动文物建筑的保护工作,时任中英庚款董事会董事的叶恭绰,四处为学社筹款,联络了一些大财团和金融界的首脑为学社赞助,为学社工作的正常开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无偿捐赠文物,公诸社会弘其益

  叶恭绰受其祖父和父亲的影响,酷爱收藏,一生收藏既富且类别颇广。他自述:“土、木、竹、骨、玉、石、漆之雕刻、抟塑、丝、棉、麻之织绣,音乐、戏剧、歌谣、金石、碑帖、建筑、营造、诗歌、词曲、篆、隶、真、草,虽未敢云悉有心得,亦庶几具体而微。”张伯驹在《北京清末以后之书画收藏家》一书中评价:“清末至民初北京的书画收藏家之中,清末重要藏家为景朴孙,其后民初则有杨寿枢、关冕钧、叶恭绰、颜世清、汪士元等人,而后尚有宝瑞臣、袁珏生、潘心畲、衡亮生、邵禾父、朱翼庵等。”

  叶恭绰最著名的收藏当属西周毛公鼎了。在回忆收藏生涯时,他感叹道:“余十年来迭遭变故,致藏物星散,其仅余之书籍、拓本、照片、文件、函札、稿本诸类之散存各地者,迄不能集中整理,而精神日短,体力复衰,势难从事,不得已乃思分散保存,将藏物寄赠认为较适宜处,所托其编目分类及管理流通,非敢自称旷达,殆亦计虑较周,以为人果宝爱其物,谊当如是,且与其私诸已而不能享,不如公诸社会之可弘其益也”。

  基于此方面考虑,叶恭绰多次将自己收藏的珍贵文物无偿捐献给公共图书馆或博物馆。1960年、1962年和1971年,叶恭绰或其家人先后三次将其所藏38件文物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王 霞 作者单位: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