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段亚平的红军情结

2016-08-17 13:52:18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0

  段亚平在江西于都长征渡口

  “巍峨群山绿映红,苏区历史有见证。长征胜利八十年,放歌井冈荡回声。”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67岁的段亚平在时隔15年之后再次登上井冈山。面对苍山翠竹,段亚平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即兴吟出了这首小诗。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段亚平多年来痴迷于红军文化研究,50年来,他循着红军足迹,搜集红军史料加以整理研究,走遍了大半个中国。

  踏上长征路,终生“红军结”

  1966年冬,陕北延水关寒风凛凛,黄河渡口惊涛拍岸。17岁的段亚平和20多位青年学生坐在东渡山西永和关的大木船上心潮澎湃:奔腾咆哮的黄河水,铿锵震撼的划船号子,红军东征时的浩荡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当年,从腊子口经六盘山到延安,再渡黄河,历时3个月、行程5000里的“重走长征路”活动,在年轻的段亚平心中播下一粒种子。此行中,他感佩于中国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投身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内心生发出一个深刻的问题:是何种力量锻造了他们视死如归、义无反顾的精神?

  有了这样的思考,段亚平此后的人生轨迹与红军长征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红军在甘肃的战斗生活岁月,在长征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长征中召开的俄界会议、哈达铺会议、榜罗镇会议、腊子口战斗等决定革命前途和命运的重要会议、战斗载入了中国革命史册;西路军血战河西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会宁县则是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的地方。作为甘肃人的段亚平对此并不陌生。

  1975年,段亚平从西北师范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文化局工作,走上文化工作岗位为他深入研究红军长征史和红军精神提供了便利条件。

  提及为何对红军历史如此着迷,段亚平表示,红军时期是中国共产党人最艰难曲折的一段历程。从南昌起义的星星之火,到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的燎原之势,红军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从建立革命根据地、成立苏维埃政权,到纠正党内错误路线的斗争,红军在挫折中不断发展壮大;历经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南方三年游击战等艰苦卓绝的岁月,红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

  越探索越激昂,愈深入愈豁然,这是段亚平多年研究红军文化的深刻体会。他认为,长征精神已成为中华民族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象征。

  为搜集整理红军歌曲不遗余力

  1999年,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段亚平南下深圳在罗湖区文化馆工作。置身这座思想活跃的改革开放前沿城市,段亚平更好地进行长征研究获得了更广阔的舞台。段亚平说,回首红军长征历程,自己脑海中经常浮现红军冲破敌人围追堵截、战天斗地的画面,一首首雄壮豪迈的军歌总在耳边回响。从红色歌曲入手研究红军和长征,在音律方面颇有研究的段亚平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红色歌谣万万千,一人唱过万人传。”红军时期产生了大量革命歌曲,这些歌曲不仅在革命时期发挥了宣传战斗作用,在今天唱来依旧催人奋进,富有教育意义。段亚平在走访中发现,由于当时苏区根据地擅长作曲的人很少,大部分歌曲采用“旧曲填新词”的办法,很多歌曲因缺乏记录面临失传。为留住这些珍贵的精神文化遗产,几十年来,段亚平入云贵川、行陕甘宁、踏湘鄂赣、访粤桂闽,为搜集整理流落在民间的红军歌曲不遗余力。

  2013年4月,为寻访川陕革命根据地时期的歌曲,段亚平沿着红军行军路线翻二郎山、过泸定桥,身临其境体悟当年的英雄壮举。在成都,他特意看望了92岁的老红军李琳,听她回忆红四方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李琳的儿女感慨地说,段老师关注关心老红军,为研究长征史付出很多,令人肃然起敬。

  寻访路上的艰难,段亚平不愿多提,多年奔走倾尽积蓄,他咬牙坚持。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他编著的《红军歌声纵横谈》由深圳海天出版社出版。该书分为“武装起义和建立红军的歌声”“东北抗联、南方游击队、陕北红军的歌声”“红军歌本和曲谱探源”等九章二十一节,计15万字。全书以评介红军歌谣为主线,从一个侧面再现了红军的战斗历程,详细论证了红军文艺在革命斗争中的宣传教育作用。专家认为,该书对传承红军精神、发扬革命传统、保持艰苦奋斗优良品质、推动红色文化研究传播具有重要价值。以书中收录的珍贵内容为纽带,段亚平与很多作家、红军后代、文史研究者成为了好朋友。

  近年来,网络上流传的一些恶搞革命歌曲、肆意丑化红军形象的视频,让段亚平痛心疾首。2014年,段亚平对收集的1000多首红军歌谣和300余首红军歌曲进行曲源考证,从中精选100首,与他有感而发的40余篇考察随笔结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专著《放歌长征路——红军歌曲100首》。该书与《红军歌声纵横谈》形成姊妹篇,使读者对红军时期的文艺工作特别是歌曲产生的时代背景,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情系文化事业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段亚平情系文化事业。50岁之前,他将青春和才华奉献于祖国西部地区文化建设——筹建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开掘红色文化遗产……来到深圳后,他投身火热的特区文化建设中,展现出一名老文化工作者的使命感、责任感。

  段亚平多才多艺,在音乐、书法、文学等方面颇有建树。在深圳10多年间,除了继续奔走于红色大地追寻红军足迹,他还积极参与特区群众文化建设,负责编撰了《罗湖区文化志》、《罗湖区文物志》等地方文献,创作了一些反映改革开放成就的优秀文艺作品;他的“音乐书法”将书法和工尺谱配在一起,能赏能唱;他谱曲的毛泽东诗词《清平乐·六盘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广为传唱……2014年4月,深圳图书馆发起了“深圳写作人作品典藏计划”,段亚平特地捐赠了《放歌长征路——红军歌曲100首》和《红军歌声纵横谈》两本专著。段亚平说:“深圳是个海纳百川的宝地,为每个人提供了施展才能的机遇。能为深圳文化建设出力是我的荣耀。”

  从甘南藏区到深圳特区,段亚平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一位文化工作者的坚定誓言。50年来,他不辞劳苦,前行路上的艰难险阻坦然面对,正如他在自己文集中的感言:“在工作之余进行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是精神的寄托,是生活的乐趣。所有困难,都为自己的人生经历留下了虽浅犹长的痕迹。”(陈建平 唐艳琴)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