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大家名家

病房里对改革研究的叮嘱——深切缅怀陈锦华同志

2016-08-11 13:34:47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陈锦华: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国经济建设战线的杰出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陈锦华同志长期担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改院”)董事局主席,是中改院的掌舵人。这么多年来,大家都习惯称他“锦华主席”。7月2日上午,得知锦华主席病情恶化、正在抢救的信息。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他老人家就离开了我们。听到哀讯后,我马上打电话给高尚全、魏礼群,几度哽咽说不出话来。我对锦华主席的这份深切情感,与他这20多年来对中改院的坚定支持、对我的不断教诲是分不开的。

  锦华主席是去年8月17日住进医院的。不知是经常思念还是心灵感应,锦华主席住院的当天夜里我梦到他得了一种难以治愈的怪症。第二天上午打电话才得知,锦华主席已住进北京医院。由于病情原因,尽管我多次联系要去医院看望,但都未能得到允许。去年底到今年初,在他的病情有所好转时,我曾几次到医院探望。让我感动的是,即便是病重,身体十分虚弱,但是一谈到改革,他老人家依然充满激情,思路仍然那么清晰。

  要紧紧把握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研究主线

  去年11月4日,我到病房看望锦华主席,按规定探视时间要短,但锦华主席与我谈了约半个小时。我汇报了中改院正在进行的改革研究课题和相关重要事项,也谈到了在国家发改委支持下筹备建立“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的情况。他再三叮嘱,“无论是中改院还是筹办中的东北振兴研究院,都要紧紧抓住政府与市场关系这个重点深入研究。”他认为,“东北问题的核心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东北振兴的关键是形成好的市场环境。”

  记得在2015年中改院董事局会议上,我对锦华主席关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一段讲话记忆深刻。他在讲话中提出,“中国的改革,什么是最核心的问题,始终是政府与市场关系。”“在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政府作用怎么到位,市场作用怎么到位,它的边界在哪儿,都值得研究总结……研究中国改革,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改革智库要敢于面对这些问题,不要王顾左右而言他。”

  锦华主席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关注,至少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人们对改革的关注与争论空前激烈。1990年2月22日,一家媒体公开发出疑问——“是推行资本主义改革,还是推行社会主义改革?”锦华主席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受命出任国家体改委主任。经过充分调研,他上任不久就提出,抓改革就是要抓“牛鼻子”。他组织调查撰写了两份关于计划与市场关系的翔实材料,促进了当时中央决策层的共识。

  锦华主席经历了我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初期政府与市场关系面临着的严峻考验。1993年3月,锦华主席调任国家计委主任。他曾经回忆说,“这个工作角色的转换,正赶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发生根本性转折的时期,也就是计划经济体制即将成为历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即将正式确立的时刻。我感到有点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味道。”

  在经济面临巨大通胀压力、物价上涨最厉害的1994年9月、10月间,锦华主席连续几个晚上梦到群众抢购粮食。为摸清实际情况,他不停地深入调研。“在物价上涨,特别是粮油上涨最迅猛、群众排队抢购最厉害的时候,我分别到西直门粮库、清华大学宿舍区粮店,以及灯市口居民街道粮店了解情况。粮店售货员告诉我,尽管一天要进3次货,把米袋、面袋在柜台后面堆得高高的,让群众看到货源充足,让群众放心,不要抢购。即使这样,群众还是成百斤地购买。”锦华主席为此四处奔走推行调控指令,并把主要精力放在价格机制改革上,为1996年实现经济“软着陆”立下功劳。

  从中改院建院之初,锦华主席就始终关注和指导着中改院对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的研究。1994年,中改院提交“在经济快速增长中有效地抑制通货膨胀的50条建议”,锦华主席邀请多个部委一同研究出台了稳定宏观经济的政策措施。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我国面临巨大的通缩压力时,锦华主席在北京亲自主持中改院学术委员会进行专题讨论,为中央决策部门提交决策建议。2004年,中改院主办以“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政府转型与中国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为主题的中国改革国际论坛,锦华主席还亲临论坛并发表了主旨演讲。他对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重视,深深影响着中改院的研究事业,也是中改院现在能够取得辉煌成绩的重要原因。

  要好好研究深化改革如何形成中央与地方两个积极性

  今年1月21日,我再次到医院探望锦华主席。他重点谈到如何形成全面深化改革的大环境。他认为,现在经济社会如此复杂,改革的确需要顶层设计、周全考虑。但顶层设计只是一个方面,基层创新和地方试点也很重要。中国改革最成功的、更重要的在于群众的实践,应该进一步鼓励基层在改革中的创新和创造。当前的改革研究应着重研究如何把地方改革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把地方与企业敢闯敢干的大环境创造出来。锦华主席在病房中提出的改革思路,与他长期领导改革实践中的深入调查研究是分不开的。

  股份制改革曾经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刚一开始有人认为,搞股份制就是搞资本主义、搞私有化。上世纪90年代初,海南探索股份制改革走在全国前列。1992年2月,锦华主席率领国家体改委几位同志与时任海南省省长刘剑锋同志一起到中改院视察。我当时还兼任海南省体改办的主要负责人,与海南部分企业一起汇报了股份制改革的情况。随后,国家体改委在深圳召开股份制试点会议,锦华主席主张积极地搞试点,要求各省体改委在这个问题上敢于碰硬。他曾回忆说,“我提出股份制应该试,试的当中有什么问题,可以研究,可以改进。邓小平都讲,不好可以关了,有些要关得快一点,有些要关得慢一点,还可以看一看嘛。”在锦华主席的关心支持下,上世纪90年代中改院率先举办了几期全国体改系统规模较大的股份制实践研讨班,培养了最早的一批股份制经济规范化运作人才,学员后来大都成为各省、市股份制改革中的骨干力量。

  企业改革一直是改革的关键环节。上世纪90年代初,国有企业改革陷入停滞。关于如何打破僵局,锦华主席在武汉召开的体改研究会年会上脱稿讲道,“这些问题不解决,你光砸了‘三铁’,企业一样没有自主权,一样成不了市场主体,一样不能走向市场。”这些观点引起了广泛关注。

  老人家回忆说,“1991年10月,我给李鹏和朱基写了一封信,建议搞一个《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实施细则》。为了起草《实施细则》,朱基主持国务院开会讨论了17次,国家体改委由我主持讨论了21次,大的修改有7次。这么多次讨论,翻来覆去研究,最重要的就是对企业经营自主权有个界定。”为了界定经营权,“我们找到了企业的‘婆婆’,商量找个具体办法把每个‘婆婆’的权力界定清楚。当时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啊,寸步不让,寸字不改。”1992年6月国务院通过了这个条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基评价说“这是历年最好的有关企业改革的文件之一”。

  要坚持以改革的办法建设一流高端智库

  我和中改院的同事几次去医院探望锦华主席,他每次都谈到中改院的建设,并一再叮嘱,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要坚定地以改革的办法办院,把中改院建成一流的中国改革高端智库。

  锦华主席是在我国较早提出探索软科学发展和注重发展软实力的专家型领导。早在1987年担任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总经理期间,锦华主席就在《中国软科学》上发表题为《软科学工作者应有的精神》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需要集中我国知识界的智慧,充分发挥软科学的积极作用。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国际形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我国面临着一个十分关键的时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91年11月1日,在锦华主席支持下,在海南特区成立了中改院,作为全国体改系统的研究、培训基地。

  作为中改院的创立者和掌舵人,锦华主席在建院之初就倡导用改革的办法办院。多年来他经常讲两句话,中改院是中国改革的产物,中改院要按改革的办法办院。2011年建院20周年时,锦华主席为中改院题词“以改革理念办院、用创新精神研究”,并题写“中国改革智库”。他指出,中改院20年所做的工作、进行的探索是有意义的,建立一个独立的软科学发展体制至关重要。可以说,中改院是社会智库的代表。中国需要这样的探索,需要探索发展软实力的改革路径,加强软实力的建设。

  近些年,锦华主席虽然不再担任中改院董事局主席,但直到逝世,他仍然继续担任中改院的名誉主席,对中改院每一步成长和发展,都给予了极大的关心、指导和支持。锦华主席曾经语重心长地说,我跟尚全这一代人年纪大了,你们这一代和你们的下一代,要适应中国大国战略的需要,把中国优秀的智库打造成世界级水平!锦华主席的这些谆谆教导,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激励我们继续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中国改革高端智库。

  利用中国的思想库为博鳌亚洲论坛提供智力支持

  7月4日下午,我与长期关心和支持中改院的部分老领导、老专家,包括海南省委原书记阮崇武同志、海南省原省长刘剑锋同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梦奎同志、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同志、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同志等,一起前往锦华主席家中灵堂吊唁。

  龙永图同志当场拿出一段手写的追思词用悲怆哽咽的声音念道,“在博鳌亚洲论坛初创十年中,锦华主席作为中方首席代表,以他的政治智慧和强大的凝聚力,团结国际国内人士,打造了一个立足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国际论坛。历史将不会忘记博鳌亚洲论坛的缔造者和领导人陈锦华。”正如龙永图说的那样,锦华主席为博鳌亚洲论坛倾注了极大心血。2011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成立10周年之际,胡锦涛同志专门约见锦华主席时说,“博鳌亚洲论坛成立10年,你管了8年,功不可没。”

  我记得,博鳌亚洲论坛2001年2月在博鳌镇召开大会正式宣布成立,决定一年后举办论坛首届年会。但时至当年9月中旬,论坛首届年会的主题议题、背景报告及组织方案等尚无着落。9月13日,我出国考察途径北京返回海口,正在登机时接到锦华主席办公室电话,通知我15日到北京见他。锦华主席作为论坛中方首席代表主持会议,安排中改院承担博鳌论坛的智力支持任务。我当天连夜飞回海口,组建了亚洲论坛首届年会主题议题研究设计小组,挑灯夜战,就论坛首届年会主题议题和背景报告框架提出了三个不同方案。9月20日,博鳌亚洲论坛秘书处原秘书长辛格率团访问中改院,以备忘录形式正式委托中改院为亚洲论坛的智力支持机构,承担设计主题议题、撰写年会背景报告等工作。

  根据锦华主席的要求和指导,中改院立即着手组建“亚洲问题研究所”和“亚洲问题专家委员会”。2001年9月29日,锦华主席亲自主持中改院亚洲问题研究所和亚洲问题专家委员会成立大会。他在讲话中说,“博鳌亚洲论坛设计的研究培训学院目前还没有成立,论坛自身还没有智力支持系统。我找过的其他单位都因为工作任务太重无力承担,最后决定由中改院牵头聘请各方面的专家,研究提出首届年会的主题、议题、各议题的讨论重点以及相关背景报告。我与辛格、中曾根、霍克、拉莫斯沟通,他们都表示赞同。”

  在锦华主席的直接指导下,2001年—2006年间,中改院作为博鳌亚洲论坛的智力支持机构,为博鳌亚洲论坛提供了来自中国思想库的巨大智力支持。这一切,都离不开锦华主席对如何发挥中国智库作用的高度重视和悉心指导。

  回首往事,沉痛万分。锦华主席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亲历者、领导者和推动者。老人家对自己的一生无怨无悔。他说:“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人的地方。对朋友、对家庭,对组织,对党、对政府我没有任何亏心的事情。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觉得是问心无愧的。”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宛在、高风亮节永存!(迟福林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