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曹文轩:不要赋予孩子绝对阅读权利

2016-08-05 13:55:40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我有话说
0

  嘉 宾:儿童文学作家、国际安徒生奖得主 曹文轩

  主 持:《光明日报》记者 李苑

  “包头很干净、不乱,规划得很好,城市绿化让人印象深刻。”之前就来过包头的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谈及对于这座城市的印象时表示:“这是一座很有现代感的城市。”一直很喜欢草原的曹文轩,其作品《火印》即是以张北的草原天路为背景展开的。目前,他正在构思另一部与内蒙古草原有关的作品。

  首次以访谈嘉宾身份做客“红沙发”系列访谈的曹文轩,被现场小读者们的热情所感染,他围绕“如何看待中国儿童文学作品”“童年阅读时光”“儿童的阅读该如何引领”等话题娓娓道来。

  不妄自菲薄

  中国优秀作品具有世界水准

  作为首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中国作家,曹文轩始终坚持认为,“中国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是世界水准的儿童文学作品”。这是他10年前提出的论断,并且在公开场合反复强调,“对于这个判断,今天我当然更要坚持。”

  在曹文轩看来,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无论是从题材的广泛性,还是形式的多样性,抑或是对于各个年龄层次读者群的覆盖面而言,其中最好的作品都可以进入世界上优秀作品的行列,“这点毫无疑问。”

  “我们之所以有人得出‘中国儿童文学不如世界儿童文学’的论断,是在比较方法上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你把全世界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堆在一起跟我们一个国家比,这个不科学、不公平。”他认为,若拿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和另外的一个国家单比,“这个时候就会发现没有什么差距。”

  对于中国当下的原创幻想作品,曹文轩认为,质量有待提高,“在我看来,文学性、艺术性很不够。”曹文轩曾在自己的幻想系列作品“大王书”的序言中,发表过这样的观点,即幻想必须放在文学的框架里来进行,“如果只有幻想,没有文学,这样的书肯定是不被看好的,而且我也相信这样的书是无法流传的。”在曹文轩看来,一本书能不能流传,凭的就是它是一部地地道道的艺术品,有很高的文学性。“只有文学性能够让作品长时间地存活,仅有幻想肯定是不够的。幻想文学的重心应该压在文学上,而不是幻想上,这是我根深蒂固的看法。”

  曹文轩认为,孩子不仅要阅读幻想类作品,也要读写实类作品。单独只偏爱某一方面、某一领域的阅读,都是有缺憾,不完整、不完善、不完美的,“两种作品都要看,这点毫无疑问。”同时,曹文轩建议当下的年轻作家,“最好是从写实练起,然后再写幻想作品。我以为这样的一种方式才是可能、可靠的。”曹文轩始终坚持这样一个观点,即“对于一个作家而言,他的记忆能力远比幻想能力更重要、更有价值”,“想象力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固然重要,但是记忆力更重要。而记忆力本身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想象力。”

  痴迷鲁迅作品 受其影响深远

  “我肯定没有现在的小孩幸福,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是图书非常匮乏的年代。”回忆起自己童年的阅读时光,曹文轩不无羡慕地说道:“我们那个时候的书只能用几十种来形容,能上百种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我想今天的小孩应该感到幸福。”

  与自己同龄的孩子相比,曹文轩无疑是幸运的。“好在我是一个小学校长的儿子,那个小学校有一些书,我的父亲也有几柜子书,所以肯定比村里那些孩子们看的书要多,可是那也就几柜子的书。”曹文轩坦承,虽然那时候读的书非常少,但是阅读的质量还是很高的。

  曹文轩至今仍记得,父亲的书柜里除了有几部中国古典名著之外,还有一套书就是鲁迅作品的单行本,有《呐喊》《彷徨》等等。“按理说,那时不是读鲁迅作品的年龄,因为没有什么书好看,所以只好看鲁迅的书。”等到念初中的时候,曹文轩对于鲁迅的作品已经相当痴迷,“甚至达到了疯狂的程度,鲁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曹文轩如是说。

  “很多朋友在看我作品的时候,也许能看到我和沈从文之间的关系,看不出我和鲁迅有什么关系。实际上,我受鲁迅的影响非常之大。”曹文轩举例说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提出“儿童文学作家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这一观点,就是深受鲁迅先生的影响。“鲁迅的作品对我的影响很大,如果不阅读他的作品,此时此刻我大概也不可能坐在这里。”他说。

  书有高下之分 需要引领和监督

  “今天这个时代是一个图书非常丰富的时代,但阅读质量怎么样,这是我表示怀疑的,而且是深刻地怀疑的。”作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作家,曹文轩始终保持着警醒,“我曾经无数次地对家长说,对老师讲,不要看到你的学生、你的孩子读书就高兴,应该把他手里的书拿过来看一看,看他读的是什么书。”

  在曹文轩看来,当下讲读不读书固然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读什么书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有一些书,与其读,还不如让孩子看看天空的太阳和月亮,因为太阳和月亮也许能告诉他们更多、更深刻、更美好的道理。”曹文轩表示,生活在当今时代,单从阅读的数量而言,大概我们都超过了我们的先哲,如孔子、老子、孟子、庄子等,“但他们读了一本大书,这本大书就是天、地、人间,成为他们思想的发源地。如果他们不去读这本大书,就不可能成为中国的先哲,成为伟大的思想家。而时下的我们已经忘记去读这本大书了。”

  曹文轩建议,家长们不要将孩子阅读的选择权利百分之百下放。“道理很简单,他们正在成长的过程中,其认知能力和审美判断能力,都需要老师和家长的引领、照料和监督,这是毫无疑问的。”近年来,每当遇到外国朋友,曹文轩都会做一个有关孩子阅读权利的调查,“问他们在其所在国家,孩子的图书选择权在哪里,百分之百的回答是在大人手里。由大人给孩子买书,或者说建议孩子看什么书。”

  对于当下的孩子该读哪些书?曹文轩并没有单独开列一份书单,而是推荐了由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创建的新阅读研究所推出的基础阅读书目。他说:“在我看来,这是一份比较可靠的书单,是我目前看到的比较认可的书单,分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各个阶段。虽然难免有遗珠之憾,但至少没有鱼龙混杂。”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