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人物频道>> 讲述感悟

血染的丰碑——首个烈士纪念日感怀

2014-10-27 09:40:14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0

今年9月30日,我们迎来了全国首个“烈士纪念日”。

这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日子。正如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中指出的: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无数英雄义士为反对帝国主义入侵和封建王朝的统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自1919年“五四”运动至1949年,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无数革命先烈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而抛头颅洒热血;在三年的人民解放战争中,无数的英烈为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而血染沙场。同时,我们也不应忘记建国以来,在保卫祖国安全和人民生命财产而英勇牺牲的英雄们!

我是一名年过七旬的军人,也是一位烈士的后代,对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体会得尤为深刻。我的父亲黄祖炎,1926年参加革命,经历了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没有倒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却在建国后的1951年遭到暗藏在革命队伍内部的敌人暗害而牺牲,时任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年仅44岁。父亲一家兄弟5人与他们的伯父都参加了红军,最后幸存的只有时任24军70师师长的四叔黄祖煌。当时,在我的家乡江西南康龙回洋边村周围,有数千人参加了红军,但是到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幸存的不过数十人。仅在2万5千里长征中,平均每一公里就倒下2个赣南子弟兵!有多少家乡亲人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我也说不清。其中,留有姓名的更是少之又少。

我的母亲周泽,是一位新四军老战士,今年已99岁高龄。1941年夏,母亲的前夫在一次作战中不幸牺牲,当时她才25岁,而十年之后,她再婚的丈夫又为革命献出了生命。战争年代,千千万万个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1944年2月,我出生在江苏盱眙新四军军部,自幼跟随父母南征北战,从小就立志做一名革命军人。1963年,我考取了山东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后弃笔从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上个世纪80年代,我所在的部队受到祖国召唤,开赴云南老山地区,执行保卫南疆的作战任务。在50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们抗住了敌人45万余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敌人4次营团规模的进攻,155次连排规模的反扑,上千次偷袭,对敌盘踞的19个高地有计划地实施了出击作战,多次进行重点炮击、侦察、捕俘和破袭,歼敌8千余人,做到了攻必克,守必固,代价小,战果大,圆满完成了中央军委交给的作战任务,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气焰,维护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和边疆人民的安宁,保卫了国家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

有战争就会有牺牲,我的一千多位战友在作战中负伤,其中420多人把青春和热血永久洒在了南疆那片红土地上。近30年了,我一直不敢触碰这珍藏的过去。我知道一旦打开记忆,感情的潮水就会奔涌而出,眼泪便会湿透面前的稿纸,思念与崇敬之情便油然而起……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一个战士的名字,牺牲时刚刚在阵地上度过19岁生日,他叫王建洲。鲜血染红的笔记本上,写着一首给妈妈的诗:

当巡逻的脚步送走除夕,

妈妈,我送给你这本日记。

孩儿一年的征尘。

四季的足迹,

全都忠实地记在这里。

当灶前的火光映红了日记,

妈妈,妈妈,日记会给您带去幸福的回忆。

童年的天真,

少年的顽皮,

如今都化作庄严的军礼!

放心吧妈妈,

我已懂得了“战士”的含义。

当还击侵略者炮声震撼大地,

妈妈,请不要把儿惦记,

不付出代价怎能得到胜利。

孩儿的信念早已溶进枪膛,

为了祖国不惜血染战旗!

再见吧妈妈,

孩儿即使在九泉也千声万声呼唤您!

30多年了,那些年轻战友仍然群雕般伫立在我眼前。他们双目炯炯,脚步异常凝重列队向我走来:有“黄继光”式英雄张洪友、“邱少云”式英雄张华清、“王成”式英雄陆欣、“盘肠大战”式英雄赵佑清,还有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原明、韦昌进、花陈兵、童培友、都昌林……我已看不清后边还有谁,因为泪水模糊了眼睛。他们和后方的年轻人一样,家里也有妻儿老小,也都渴望和平宁静的生活。但是为了祖国人民的幸福,他们毫不犹豫地抛家舍业,甚至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他们不愧是年轻一代的优秀代表,不愧是时代的楷模和民族的脊梁。他们的英雄业绩值得我们学习,他们不朽的名字值得我们铭记!没有他们流血牺牲,就不会有我们幸福平安的今天。

首个烈士纪念日,又是一个久违的日子。这个日子,我与许多人一样盼望了多年。早在十多年前,我在全国人代会和政协会议上就与代表、委员们一起提过建议,要为英雄先烈们建立一个全国公祭日。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关于设立烈士纪念日的决定,真是众望所归,它对于缅怀烈士功绩,弘扬烈士精神,建设社会主义强国,实现中国梦,具有重大的现实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国家地位得到极大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很大改善,人们的精神面貌也有很多提高。但是,也应看到,有些人受到西方思想文化的侵蚀,追求享乐、害怕艰苦甚至贪污腐败;只要索取,不愿付出,甚至不分是非丑恶、充当冷漠看客,社会风气不尽人意。

由此及彼,静思致远。今天,我们以什么铭记、告慰先烈,就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别的且不说,烈士纪念设施作为公益性事业,作为褒扬烈士、教育群众的主要阵地,又坚守得怎么样呢?

据我了解,现在全国的烈士纪念设施大部分都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立起来的,经过60多年的风风雨雨,风化损坏比较严重,由于长期投入不足的状况没有根本转变,维修改造的任务十分艰巨。有的纪念设施早已成为濒危建筑;有的烈士墓碑残缺断裂,姓名难辨,成了无名烈士墓;有的烈士陵园杂草丛生,污水横流,无人管理;有的在烈士安息之地搞起了创收,建造商业甚至娱乐设施,与烈士陵园的环境气息极不协调;有的烈士雕像遭到人为破坏,群众反映强烈。

对此,国家民政部很重视,在大量调查论证的基础上,进一步建立健全了法规。修订后的《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把纪念设施管理保护问题纳入进来,明确了烈士纪念设施受国家保护的原则,全面规定了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的基本要求和法律责任。

有了好的政策,还要抓好落实,执行不力,等于一纸空文。而执行落实的关键在于地方领导对于此事的认识。我曾去过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感触颇深。随着经济和城市建设的发展,英雄山烈士陵园已不是过去荒山野郊,早成为济南市的中心区域,占地480亩的烈士陵园,尽管经费紧张,保养、维护、人员工资都需要钱;尽管不少开发商开出诱人的条件,但是陵园的党委坚持认为:这是烈士安息之地,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是栽摇钱树的地方,一寸土地也不能卖,一个商业展销活动也不能搞。他们在政府的支持下,积极克服困难,现在陵园内群山聚翠,松涛推浪,绿草茵茵,鸟语花香,而且还建起了千余平方米的济南战役纪念馆,逐渐扩大了教育功能,成为全国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们从内心里向革命烈士的忠诚守卫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再看国外,在纪念建筑物的维护管理上,他们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每个国家,都舍得拿出黄金地段设置纪念物,不是在市中心,就是在风景美丽的河旁或城市山上的最高处;都舍得投入巨额的资金,有的国家经济实力并不强,但烈士纪念馆、烈士纪念塔却建得十分宏伟、高大;都舍得精心维护,有些铜像石雕虽已百余年,但仍完好如初。

2006年,我到乌克兰访问,不管是在首都基辅,还是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雅尔塔,记录乌克兰人民英勇斗争历史的雕塑、博物馆、纪念碑随处可见。虽然乌克兰已从前苏联分离出来,独立成国,但是不少纪念馆中还陈列有列宁、斯大林的画像,还在介绍他们与前苏联人民并肩抗击德国法西斯的英雄业绩。

雅尔塔位于乌克兰南部克里米亚半岛,濒临黑海和亚速海,是一个旅游胜地,著名的“雅尔塔会议”曾在这里的白厅举行。厅里依照1945年2月开会时原样陈设,三国巨头座位前分别摆着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苏维埃主席斯大林的名签,墙上挂着他们开会时的照片,橱窗里摆着《雅尔塔协定》、《被解放的欧洲宣言》、《克里米亚宣言》等文件。我一边静静地听着介绍,一边四周环顾,发现桌椅、地板清洁无尘,油漆光亮如新,会议仿佛就如昨日一般。

到了首都基辅,更是令人震撼。远在几十公里以外,就可以看见在第聂伯河右岸的山顶上,矗立着一座高大无比的金属雕像。经介绍才知道,这尊名为“祖国·母亲”的雕像高达62米,是卫国战争纪念馆主体的一部分,专门为纪念卫国战争牺牲的英烈而建,现在也是首都标志性建筑。“母亲”左手高举着盾牌,右手擎着宝剑,象征着人民保卫祖国的决心和英雄业绩。

卫国战争纪念馆占地近200亩,紧邻第聂伯河,纪念馆周围山坡起伏,花草铺地,绿树成荫,风景秀丽。纪念馆正门外的广场上,建有高大的金属雕塑群,有表现战争激烈场面的,有表现人民支援前线的,也有表现庆祝胜利人们喜悦的,人物造型粗犷,表情丰富。馆内陈列有8000多件实物、照片,生动地记录了乌克兰人民在卫国战争中建立的不朽功勋。馆外露天展地还有许多二战时期抗击德国法西斯的大炮、坦克、飞机等大型武器装备。“祖国·母亲”意有同感,正义和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最令我感动的是,参观的人群中有大量成群结队的学生。他们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从年龄上看多是中小学生。在参观的过程中有序地听着讲解,表情严肃而庄重,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笔记本,不时用笔记录着。在大厅的休息室和广场的草地上,还有不少学生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我询问了一下陪同的翻译,他说,这些中小学生正在老师的组织下畅谈参观的体会,有的在谈心目中的英雄,有的在谈最感动的一件事,有的在谈应该向英雄学习什么,还有的触景生情在高声朗诵自己新创作的诗句。看到这些十分感慨,我已有多年没看到这样的场面了,爱国主义教育就应该从娃娃抓起!

国外对亵渎或破坏战争纪念场所的处罚是很严厉的。2008年1月28日,一对法国夫妇在法国北部参观一战纪念场所时,丈夫在复原的战壕内,为妻子拍摄了几张裸体照,被认为是对在此战死士兵的亵渎,不仅被处罚款,还被判处一个月监禁。

前几年,我在报刊上看到这样一则信息:

淮海战役双堆集烈士陵园成了喧闹的集市,陵墓被随意践踏,大小100多个摊位散布其中,车流人流穿梭于陵园墓地之间。而安葬着833名烈士的拉萨某烈士陵园,却是一片萧条,很少有人来此祭奠。无论热闹与萧条,都意味着:烈士被遗忘了、被践踏了。与此相反,有些地方却热衷造佛建庙,香火兴盛,甚至有的邪教陈渣泛起,骗钱骗色。

每当读到这些文字,我心里就有一种隐痛。当前社会对英雄有一些不正当的解构,不但表现在网络、影视作品中,而且还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对于英雄和先烈的捍卫,是我们幸存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是一条不可逾越的政治底线,也是良知底线,更是人性底线。

当前不论出现什么问题,人们总习惯于将问题归咎于市场化。其实不然,美国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然而,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却没有丝毫的“市场味”,而是宁静地成为美国表现爱国主义精神的圣地,每晚响起的熄灯号,叩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在法国,一具无名战士的遗体被安葬在凯旋门下,作为国家对牺牲将士致敬的象征;在英国,一具无名战士的遗体被安葬在西敏祠教堂,与历代先贤和民族英雄们长眠在一起。

一代伟人,共和国领袖毛泽东对待烈士的态度令人起敬。1944年,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在烧木炭时,因炭窑崩塌而牺牲。9月8日毛泽东不仅出席了追悼会,还亲自起草并致词,这就是著名的《为人民服务》。70年来它一直被奉行为我党我军的宗旨。还有一件事我至今铭记在心。我父亲1933年在瑞金任中央苏维埃人民政府秘书科长时,曾任毛泽东秘书。长征到达陕北后又再次到毛泽东身边工作,时任党中央机关总支副书记兼总务处长。1951年3月13日父亲在济南遇刺牺牲后,一个月内毛泽东作出三次重要批示。时隔一年,他第一次到山东视察,只在济南两天还专门抽出时间亲自到父亲墓前吊唁。毛泽东手抚摸着墓碑说:“祖炎同志,我来看你了”,两行热泪顺着脸颊而下……

2007年5月,在毛泽东当年祭扫我父亲的原墓址上,专门修建了一座“英雄亭”,依山的原陵墓挡水墙被改建成为纪念墙,上面镌刻着五行鎏金大字:“1952年10月27日上午,毛泽东主席在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陪同下,沿台阶拾级而上直至此处石亭前,向时葬于该处的山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黄祖炎烈士致哀,深切悼念为中国革命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尔后,当毛泽东主席得知此山之麓安葬着众多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革命烈士时,深情而感慨地说:‘真是青山处处埋忠骨,有这么多英烈长眠这里,四里山就成英雄山了……’”

这些文字是写给我父亲的,更是写给那些无名先烈的;这些文字写的是历史,更是写给后人的,其中深刻的内涵是永恒的;这些文字不仅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更是要我们继承、发扬光荣传统去开创未来。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无数先烈为祖国安宁,人民幸福,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在烈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我们每一个幸福生活着的人们,难道对他们不应该有起码的敬意吗?难道不应当共同来怀念他们吗?

烈士无所谓身后的寂寞。但我始终认为,为国家和人民利益而牺牲的人应该得到最大的敬重,而只有充分敬重那些英勇逝去的烈士,今人才会有一块圣洁的精神家园!

敬重死者,是为了激励生者。无论在战时,还是在平时,我们要让每一次牺牲的价值,都得到人民的认知和敬重,要让每一个牺牲都永垂不朽!

如果我们,特别是那些为官的和年轻一代都能以这样态度和行动来铭记先烈,我想我们的国家将可永葆繁荣昌盛,中华民族定能昂首阔步于世界之林。

这使我想到一位可敬的转业军人,他叫王艾甫。1996年春天,王艾甫在太原旧货市场发现4本《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还有一叠阵亡将士通知书,一种对烈士的情感与责任促使他找朋友凑了3000元钱,把这麻袋东西全部买了下来。回到家一看才知道,这4本登记册,记载了解放太原战役中阵亡的866名将士的基本情况,不知什么原因还有84份阵亡通知书没有送出去,其籍贯主要分布在四川、湖北、湖南、山西等地,还有远在香港的。

王艾甫是个收藏爱好者,军人之间特有的情感促使他由“收藏”变为“寻找”。从此,他走上了历时十余年,行走30余万公里的为烈士“寻亲”之路,期间变卖了自己多年的藏品、抵押了房产,先后跑了十几个省市却所获无多。后来,他的事迹感动了大家,媒体和大学生首先行动起来,172名华中科技大学的学生利用寒假找到了5位烈士的亲人。这些年,王艾甫在众人的帮助下,又在内蒙、河北、贵州等地陆续找到了29位烈士的亲属。如今他已70多岁了,仍执着地在“寻亲”的路上奔波,艰难地跋涉着……

我们以什么去铭记先烈,当然不仅仅是要把先烈的后事处理好,把纪念物维护好,更重要的是发扬光大他们的革命精神。

烈士纪念日是一个催人奋进的日子。我们在悼念缅怀烈士之际,不仅要铭记他们的姓名,更要铭记他们的英雄业绩;不仅要铭记他们伟大的革命精神,更要结合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小康社会的任务去践行。

人不能没有梦,没有梦就没有理想;一个民族也不能没有梦,没有梦就失去了奋斗的方向。实现中国梦,不能只停留在造梦的空间里。变梦想成真实就要脚踏实地的奋斗。前面的路还很曲折,还很遥远,这是前人从未走过的路,前进中必然会有困苦与艰险。我们热爱和平,希望和平崛起,但是世界并不太平,局部战争和冲突此起彼伏,前进路上既充满机遇也充满着挑战,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做好与艰难困苦作斗争的准备,甚至像先烈一样,为此不惜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到那时我们才能问心无愧地说:在振兴中华民族的路石上有我们深深的留印,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铁基上有我们深深的留痕!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丰碑上有我们书写的光辉!

(作者: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空军原副政委)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